【大埔公路翻九巴】夫只可眨眼未能動 父痛入骨 家人壓力爆煲

最後更新日期:

戊戌年正月快要完結,然而上月10日(年廿五),發生在大埔的一場九巴翻側大車禍,奪去19人性命,多名傷者現仍需留院,躺臥在病床,康復道路漫長,傷者與家人均身心俱疲。香港01找到多名劫後餘生的車禍傷者,他們與家屬一起講述怎樣面對車禍後的日子,當中有傷者因傷及頸椎,及斷了數條肋骨,現仍動彈不得,只能眨眼回應家人的提問。

大埔公路車禍,多名重創傷者需留醫治療,康復之路漫長。(資料圖片/鄧詠中攝)

姓黃傷者的外母由貴州趕來港,憶述指見女婿浴血卧床。(賴俊傑攝)

59歲男傷者逃鬼門關 卧床四肢乏力 僅能眨眼回應

大埔奪命車禍,截至上月末,仍有4人傷勢嚴重,多名傷者更獲安排在不同的公立醫院,進行康復治療。當中一名在九龍區醫院留醫的59歲姓黃傷者,經過一個月的治療,仍需卧病在床。黃的外母接受香港01訪問時指,其女婿目前仍動彈不得,家人稱呼其名字時,黃只能「眨眼」回應,其四肢暫未有活動能力及說話。

外母貴州趕來港 女婿浴血卧床

黃的外母表示,事發當日,身在貴州寓所的她接到女兒電話,稱女婿遇到嚴重車禍,當時生死未卜。她指,立即購買機票來港,抵達醫院時,發現女婿身上有血迹、動彈不得,癱瘓在床上。外母憂心忡忡地說:「我只是知道他(女婿)出了車禍,我到醫院說『媽媽來了』他都沒有反應!」

身體多處嚴重受傷 現肺積水內出血

另一名仍留醫沙田一醫院的蔡先生(61歲),雖然沒有生命危險,但車禍令他身體多處嚴重受傷,現時可以起床,惟頸部仍需由頸箍固定。蔡太太邊餵丈夫進膳,邊說:「依家(丈夫)有內出血及肺積水情況,情況都唔係咁好,之後都要再檢查。」在旁的蔡先生流露無奈的眼神,對於車禍的經過詳情,他則不想多提,暫時想專心養傷,早日出院。

當時傷者獲送院搶救。(資料圖片/王譯揚攝)

七旬男傷者頸椎撕裂 骨折男一咳就痛 出院無期

戴頸箍不能轉身 男傷者仍在病榻

而留醫九龍區一醫院,現年73歲的傷者李先生,亦因頸椎有撕裂,現仍要戴頸箍,並不能輕易轉身。他躺在病榻,向記者訴苦地指,「依家周身痛,行都行唔到!」

有乘客頭破血流。(資料圖片/余睿菁攝)

父仍與病魔搏鬥 女兒指出院無期

63歲的姓李傷者,曾留醫ICU三日,雖然逃出死神魔掌,但每日仍需與病魔搏鬥。李伯的女兒向記者指出,父親這把年紀,以前只曾入過一次醫院,「佢係去那打素醫院醫腎結石,佢講過『呢世唔入醫院』」詎料,父親卻因今次的車禍,被送入醫院,更要出院無期。

「佢無咗自由,依家連我都無咗自由!」為了照顧父親,李小姐要經常出入醫院,更因擔心父親的病情,在訪問時一度語帶哽咽,「我一定要睇住我爸爸先。」

女哭訴「爸爸肋骨折斷,好淒涼!」

徹骨的痛楚如影隨形,扭個頸、舉個手已不是往常般靈便,換來的是如玫瑰粗枝緊纏着、揮之不去的刺痛感。李小姐指,父親現時每咳一回,就痛一回,看着也難受。「好淒涼,爸爸腰骨、肋骨折斷,唔可以食甜嘢,因為一咳就會標晒眼淚!」

消防當時一度使用探測器搜索。(資料圖片/梁銘康攝)

在家休養 慢慢撫平傷痛

至於多名出院的傷者,只是轉換了環境,毋需躺在沉悶的病床上,但亦未敢貿然出街。在寓所療養的蘇先生指,自己右手及背部至今仍穩穩作痛,在新年時節,需每日呆在家中。當問及該宗車禍,蘇先生一度皺起眉頭,不願再提,只盼隨着年月的消逝,慢慢將傷痛撫平。

警方曾協助將乘客的個人物件分類。(資料圖片/陳永武攝)

翻側的九巴嚴重損毀。(資料圖片/陳永武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