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客互罵】運輸署拒批流動廁所 工會憤怒不排除按章工作 

最後更新日期:

「垃圾袋公廁」是如何煉成的?巴士車長人有三急,苦無流動廁所可用,只好落手落腳自製。距離蒲飛路巴士總站十餘米、隔一條馬路的山坡樓梯旁,車長們用尼龍繩吊起黑色膠袋及紙皮,向街一面搭建「膠袋廁所」的外牆,山坡一面則「坦盪盪」極開揚,全無遮掩。廁所內以嬰兒沐浴盆當尿兜、水桶充作洗水盤。「膠袋廁所」傳出濃烈尿騷味,蒼蠅亂舞,衛生情況惡劣。

「膠袋廁所」建在巴士總站旁的山坡邊,用尼龍繩拉起黑色膠袋及紙布作外牆,與行人路僅距離約一米,旁邊放有一個裝滿清水的水桶。(魯嘉裕攝)

記者今日(22日)下午到中西區薄扶林道的蒲飛路巴士總站觀察,發現不論城巴、新巴或九巴皆無設置流動廁所,總站旁兩個油站則有供客人使用的廁所。巴士車長埋站後,需把握數分鐘的時間如廁,為免打擾油站做生意,大多會到山邊解決。半小時內,幾乎全部埋站的巴士車長都會如廁,其中四分之三的車長會使用以黑色垃圾膠袋搭建的臨時路邊廁所。

「膠袋廁所」以嬰兒沐浴盆充當「尿兜」,並無水渠排污。(王譯揚攝)

嬰兒沐浴盆當尿兜  蒼蠅亂舞

惟該「膠袋廁所」衛生情況極為惡劣,記者尚未走近,已聞到一股強烈異味,且有大量疑似蒼蠅的昆蟲飛來飛去。該廁所以尼龍繩掛起多個黑色膠袋及紙皮,建成一個約四米闊及兩米高的外牆。不過,靠山坡一面卻沒有任何遮掩,若有人站在高處俯視,車長如廁畫面便一覽無遺。

廁所面積約兩米乘一米,空間尚算寬敞,地面濕滑,放有一個充當「尿兜」的嬰兒沐浴盆,無水渠排污。廁所外擺有一個裝滿清水的水桶,疑供車長洗手之用。

廁所只有半幅外牆,面向山上一面無任何遮掩,車長如廁毫無私隱可言。(王譯揚攝)

屢遭路人投訴不衛生 公司搬走流動廁所

新巴23號路線的姓胡男車長指出,過往公司在此巴士總站設有流動廁所,惟有外籍市民投訴廁所衛生差,且清理排洩物時影響環境,公司遂將臨時廁所搬移至山坡上,但仍被人投訴,公司竟「一刀切」不再設立流動廁所。

半小時內只有一名巴士車長租用油站廁所。(王譯揚攝)

每當司機人有三急,只能借用油站廁所,或使用「垃圾袋廁所」解決。「(流動廁所)沒有了八個月,非常不方便,每次埋站後時間很緊逼,一落車就趕快去廁所。即使向公司反映,公司亦不體諒我們,一句污染環境就算。」據了解,公司正申請重設流動廁所。

另一新巴車長表示,油站廁所近在咫尺,職員亦樂意借出廁所,但「始終他們要做生意,擔心會弄髒油站廁所,打擾人家不太好意思。」所以內急都到「膠袋廁所」解決,若有便意且難以忍耐時,才會借用。

很多市民想屋企附近,有巴士路線覆蓋,但無人想屋企附近有流動廁所
汽車交通運輸業總工會第一副主席張子琦

運輸署拒批流動廁所 工會或發起工業行動

汽車交通運輸業總工會第一副主席張子琦表示, 「很多市民想屋企附近,有巴士路線覆蓋,但無人想屋企附近有流動廁所」,很多巴士路線的站頭均沒有休息室和廁所,例如沙田水泉澳邨站、元朗山水樓站、蒲飛路總站等,均不獲運輸署批准加設流動廁所。他舉例,巴士司機「埋站」 水泉澳邨站 ,僅有約8分鐘休息時間,司機卻要步行5分鐘至附近商場,但商場廁所的開放時間亦有局限。

他指業界對此已忍無可忍,因此將於下周五(29日)約見運輸署,爭取加建流動廁所,否則不排除連同5個巴士分會發起工業行動,例如按章工作。

「膠袋廁所」距離巴士總站十餘米,設在行人路旁的山坡上。(魯嘉裕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