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如酒樓】丟空七年開閘大掃除 街坊執舊碟 負責人:有新方向

最後更新日期:

擁有近百年歷史、曾被稱為九龍最後一間老茶居的得如酒樓,自2012年拉下鐵閘結業後,七年來大門緊緊閉上,昔日輝煌畫面不復見,霓虹燈招牌何止熄滅,更被拆下。

近日酒樓鐵閘竟然倘開,但街坊聞不到大包、燒賣的香氣,反倒見着一個個裝修工人將上世紀典雅古舊的傢俱搬走,古舊的碗碟、餐牌隨處遺棄在門外的垃圾斗。有負責人表示,得如酒樓將重新裝修,農暦新年後或有新打算,但未肯透露日後是否經營酒樓。

百年老店換新顏,或許對該區帶來新景象。但近日舊式傢俱遭一一丟棄,令網民惋惜,直言「寶貝當垃圾」,老街坊駐足觀看,也不忍嘆道:「嘩!掉晒啲嘢好浪費啫。」

工人將大量傢俱運走。(陳諾希攝)

得如酒樓翻新的傳聞已非第一次,但都只聞樓梯響。位於油麻地上海街378號的得如酒樓,自上世紀20年代起營業,直至2012年11月尾結業。結業當日,黎姓老闆曾言花費數百萬裝修翻新,結果還是不了了之。

工人清理雜物 特式傢俱、餐牌一掃而空

今午記者再到現場視察,發現酒樓鐵閘打開,地下大堂殘破不堪,地面佈滿塵埃,多名工人在大堂推着手推車工作,忙個不停,並陸續在酒樓內搬出大量傢具,包括酒樓椅凳、多塊大型圓桌木板、屏風、木架等,一些具特色的傳統手寫餐牌、瓷器碗碟亦被丟棄,門外一個垃圾斗差不多被塞滿。裝修工人表示,將會在此清理兩星期,今日是第五日工作。工人指清理雜物後,會重新裝修。

負責人:官司了結重新打理 未透露是否經營酒樓

一名負責人表示,酒樓丟空多年,全因涉及家族爭產官司,現時官司已經了結,故再重新處理大廈的業務。他指,農暦新年前將會一至七樓打掃好,但不肯透露日後有何打算,只推說將有新方向:「好快你哋就知啦!」

工人將大量傢具運走,棄置在門外的垃圾斗中。(陳諾希攝)

酒樓鐵閘打開,地下大堂殘破不堪,地面佈滿塵埃,多名工人在大堂工作。(陳諾希攝)

老街坊門外緬懷舊時光 網民:「寶貝當垃圾」

而記者採訪期間,油麻地不少老街坊亦在門外駐足圍觀,似乎在緬懷昔日時光,有一名老伯眼見大量物件丟棄,直言:「嘩!掉晒啲嘢好浪費啫。」有網民表示,酒樓翻新,工人大量丟棄舊式酒樓的物件,直言是「寶貝當垃圾」。但民間亦不乏識貨之人,網民補充近日門外已雲集不少街坊及收藏家,在徘徊「尋寶」,一些完好無缺的傢具,更會被收賣佬取走。記者所見,垃圾斗內主要是一些木製傢具,以及一些點心紙,街坊直行直過,乏人問津。

舊式茶樓碩果僅存 得如酒樓機動遊戲讓小童趨之若騖

香港地舊式茶樓買少見少,九龍最後一間得如酒樓結業後,幾乎僅餘開業百年的蓮香樓依然屹立在港島。相比蓮香樓,得如酒樓走比較平民路線,顧客多為基層市民。以往油麻地的運輸工人、地盤散工上班之前,都會在得如酒樓飲早餐、食大包,叫個盅頭飯果腹。據知,得如酒樓在60年代大翻新,裝修後室內空間更為闊落, 添加了龍鳳雕塑等裝飾,其入口處供兒童玩耍的機動遊戲飛機,還有那部老爺升降機,也讓大人小童趨之若騖。老茶客憶述,以往到飲早茶,負責拎大水煲斟茶的「茶博士」還未上班時,茶客更可自行沖茶。

+3
+2

家族爭產官司糾纏多年 上海街三地舖涉7000萬

擁近百年歷史的得如酒樓由黎氏家族打理,惟自第三代少東黎浩楷因病去世後,便陷入家族爭產官司。翻查資料,1993年黎浩楷與黃愛琼結婚,當時黃帶着前夫所生的兒子蘇念祖入門。及後1996年黎浩楷逝世,黃愛琼取出一份遺囑,內容指黎浩楷生前承認繼子蘇念祖為合法繼承人,可享受親生兒子的一樣繼承分配。但黎浩楷的兄長黎浩栢及姊姊黎樂儀質疑遺囑有偽造成分,雙方一度興訟,及至2008年雙方和解,但就酒樓資產分配卻一直拖延至2016年仍未解決,當時涉及油麻地上海街378號3個地舖的資產達7000萬。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