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記者會】稱警有責任守中大二號橋 謝振中:校方承諾落空

撰文:鄧栢良 魯嘉裕 孔繁栩
出版:更新:

市民於本周一(11月11日)「和平紀念日」發起的三罷行動,持續至今日仍然繼續,多區爆發示威衝突,警方進入多間大學校園,發射催淚彈驅散,其中於中文大學昨日衝突情況激烈,警方與示威者於二號橋上,汽油彈及催淚彈、橡膠子彈不斷往還,多人受傷,至今示威者仍然佔據二號橋,吐露港公路來回線全封。
警方於記者會中指,警方於二號橋佈防的目的是防止有人向橋下掟雜物,形容行為非常危險,又否認警方昨晚不撤退令衝突升溫,指即使校方代表指學生不會再掟汽油彈,但在場「暴徒」未有停止攻擊。對於中大屬私人土地問題,警方指二號橋是公眾通道,橋的前後是有中大業權,中大有責任讓任何人使用通道,警方進入是為救人及保障各人安全,相信中大對通道公眾使用權會同意。

警方舉行記者會,交代昨日中文大學衝突情況。(林振華攝)
中大昨晚發生激烈警民衝突,示威者於二號橋向警方掟汽油彈及磚頭等,警方發射多枚催淚彈。(資料圖片)

指投雜物吐露港公路 會引致嚴重意外

警方今日舉行例行記者會,行動部高級警司汪威遜簡介連日來中大行動,汪指出中大面積達134公頃,連日行動集中在300至400米路段的二號橋,二號橋橫跨吐露港及東鐵綫,公路每日有十萬架次車輛使用,最適合時速100公里,如有雜物投擲落去會引致嚴重交通意外,甚至傷亡,而吐露港是新界區往北、南主要通道,整個中大非只得一個入口分布大埔公路。

汪表示,警方行動目的只有一個,就是防止有人向橋下掟雜物,警方在11日發現有人在二號橋投雜物往高速公路,形容非常危險,造成生命威脅,警方曾上橋驅趕,使用武力盡快制止,及驅離示威者,警方決定要即時在二號橋佈防。早上對峙時,有示威者多次向防線攻擊、投石、投雜物及汽油彈,警方遂武力驅散。

段崇智到場溝通 警:有人持電鋸前進,非討論時間

11日晚上,眼見情況冷靜,警方一度離開現場,但到12日清晨,食環署人員清理現場遭受攻擊,警方需到場處理,及時制止,才令吐露港公路全日暢順運作。昨午約2時,校方曾有代表聯繫警方討論撤橋,協議只要示威者不上橋掟雜物可撤離,但校方代表回去時,示威者違諾進逼,警方惟有用催淚煙,不過示威者未有停止,警方主動作出拘捕,數人被捕。

至下時5時許,中大校長段崇智與警方溝通,警方稱只要示威者不再掟雜物,警方可以退防線到橋尾,但當時有人持電鋸及未燃汽油彈前進,警方認為當時非討論時間,同時有人在山坡向警方掟雜物,故向山坡射催淚彈。至晚上9時,警方承諾不再掟汽油彈可撤退,警方邊退邊有汽油彈掟過去,在無可選擇下射催淚煙驅散,水炮車亦到場協助,約晚上10時離開。對於有人疑惑為何警方不主動撤走,汪表示,正因二號橋下面是吐露港,亦是本港重要幹道。

汪威遜:警員面對生命威脅 非過分使用武力應得的風險

汪威遜指,警方防線內非如報章及網上所指濫用武力,而是不斷給予警告,什至最初只用了一粒彈,但指面對「大量火掟埋嚟,唔知幾時有箭飛埋嚟」,其中展示三支箭,指有人以箭離遠射向同事,但射不中,汪指對箭藝有經驗人士,50米至80米距離已可穿透任何裝備,稱警員面對生命安全威脅,非過分使用武力應得到及面對的風險。

謝振中指, 公眾對警方昨日於中大的行動有不同意見,如為何警方要進入校園,謝指校園從來非無法可依地方,不斷有「暴徒」衝擊警方防線,掟磚、雜物及汽油彈,警方警告無效,無選擇下要作相關反應制止事件,警方為保護新界區一條非常重要通道不被堵塞,及道路使用者安全,警方有責任守相關地點;另外謝指有人質疑警方不撤退令衝突升溫,謝稱警方一直與校方溝通,亦曾撤離,但暴徒步步進逼令衝突升溫。謝指昨晚7時許,中大校長突然與一大批蒙面人向警防線走近,可清楚見到旁邊有人拿大型電鋸、汽油彈,山上有人掟雜物,即使校方代表指學生不會再掟汽油彈,但在場暴徒未有停止攻擊。

謝振中指,警方離開前題是暴徒不要向橋下掟雜物,但反口的非警方而是暴徒,校方作出擔保,警方亦給空間校方兌現承諾,但最後一一落空。

指二號橋是公眾通道 進入為救人及保障安全

被問中文大學是私人土地,警方進入前有否得到校方同意,以後為何警方於昨日行動中撤退而未有拘捕人士,汪威遜昨日行動目的是不希望有人將雜物拋向高速公路,又指明白每個地方都有其文化及運作,警方設立防線後只要無人攻擊,不會有衝突發生,又指警方如退後,隨即會受傷害的是無辜市民,指警方昨日最重要目的不是衝上將有關人士拘捕而是堅守防線。汪威遜又指二號橋是公眾通道,前後是有中大業權,中大有責任讓任何人使用通道,警方進入是為救人及保障各人安全,相信中大對通道公眾使用權會同意,昨日行動中亦有與中大人員溝通相信他們會了解。

記者會持續更新內容

【1740】對於警方會如何面對三罷的部署及安排,汪威遜指警方於任何時刻都會盡力,透過任何形式包括情報、現場堪察及部署處理不同挑戰。而對於警方有否支援在港讀者內地生,江永祥指不同大學內地生有其網絡及協會,警方一直有與他們溝通及聯繫,包括傳遞防罪訊息,呼籲如任何人需要警方協助警方樂意提供,又指警方對暴力事件一視同仁。

【1735】城大昨日有指揮官開咪叫警員向橋上示威者的頭部開槍,汪威遜解釋,警方昨在天橋40米外位置,使用橡膠彈槍,是一種涵蓋式非致命武器,非瞄住一個人來打,當時有警員問「橋上半身突出來點打?」指揮官就話:「打頭上面啦。」相信其意思是打上半身。

謝振中稱警方執法非針對非何一個地方,警方執法不會有另一把尺,不是看地方,而是視乎有否人犯法,必須說警方不是要針對大學。而近日有很多示威者在不同大學外進行示威活動,選擇在高位掟硬物落高公路,對道路使用者構成影響。謝指出,警方拘捕逾4,000人中,超過39.3%,約1,500人是學生,4000人中850人是大專生,超過25%。 

至於會否入校園搜查,李桂華表示,不是針對任何地方或任何人,如有情報會入場所突擊搜查,第一,要有準確資料,第二,要向法庭申請手令,灣仔搗破一個汽油彈工具,4人被暫控製造爆炸品。

至於會否承諾不會在校園開真槍?汪表示,用何種武器,目的都是要保護市民,例如用催淚煙是要保護橋下市民,警方會因應不同情況,採用必須而又最低武力達到目的,就能否承諾不開真槍,「我答你唔到,外地被射箭都已經開咗槍喇」。

【1730】被問到仍有防暴警員未有展示行動呼號,汪威遜指現時正積極處理「點樣做好啲」,於現時繁忙環境下,「唔會突然一日24小時多咗四五個鐘頭畀我做」,汪指每日有訓示同事進行,但對於有同事擔憂,至為何行動呼號被人看見「會唔會係調轉咗,或者其他原因」,汪拍情況是因暴力升級,同事面對壓力及工作上困難而成的情況。汪指會與前線同事及指揮官於優化計劃推出前盡量做好。

被問中文大學是私人土地,警方進入前有否得到校方同意,以後為何警方於昨日行動中撤退而未有拘捕人士,汪威遜昨日行動目的是不希望有人將雜物拋向高速公路,又指明白每個地方都有其文化及運作,警方設立防線後只要無人攻擊,不會有衝突發生,又指警方如退後,隨即會受傷害的是無辜市民,指警方昨日最重要目的不是衝上將有關人士拘捕而是堅守防線。汪威遜又指二號橋是公眾通道,前後是有中大業權,中大有責任讓任何人使用通道,警方進入是為救人及保障各人安全,相信中大對通道公眾使用權會同意,亦有與中大人員溝通相信他們會了解。

被追問有關警方協助中大內地生登水警輪離開,江永祥指內地生嘗試離開,但於學校出入口見到有黑衣暴徒,警方於是對「人生路不熟、有少少無助」的內地學生提供協助,於是安排水警輪接載到附近安全地點,然後他們自行安排陸路交通。江永祥又重申警方是收到中大內地生的求助,對事件無補充。

被問到有報導指港府安排懲教署職員自願出任「特務警察」,謝振中指根據公安條例,行政長官可以隨時授權警務處處長以書面委任任何願意任「特務警察」的人士擔任「特務警察」,謝指對於有關報導並無資料在手未能回應,但警方對任何可協助警隊於艱難及面對香港混亂時候的措施表示歡迎,重點是保障香港法治及維持治安。

【1720】就馬鞍山男子被人火燒安件,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高級警司李桂華指出,傷者現時仍留院,皮膚四成二級燒傷,仍然危殆,案件由由商罪科跟進,不便公開調查細節。

就警方使用槍械準則,汪威遜表示,警方有使用武力原則,如果可以下會作出警告,及用最低武力,汪指出,就周一西灣河開槍事件,警員因感受到生命安全受威脅,發覺用槍是必須而又最低武力,當最後無人再搶槍,警員已經就收槍,並作出拘捕,認為做法配合警方用槍原則。

汪表示,就中大行進,警方要堅守防線,催淚煙是最低武力,昨午2時許,有學生不斷靠近警方,所以才不斷發射催淚煙,但學生不斷進逼,警方別無選擇下進攻作出拘捕,至於是否硬碰硬,警方面對汽油彈、硬物、射箭、信號號等襲擊,相信如果外地,有人用弓箭射擊,警察已經開了槍,如果說是硬碰硬,是邏輯顛倒。汪又表示,示威者與警員工作不能相對,示威者武力是非法,法例不容許,但警方的武力是執法,如果將兩者武力衡量是否對等,邏輯上不會有人認同。至於為何警方邊退邊射催淚彈及出動水炮車,江解釋是要製造安全距離,讓警員離開,但當時高位有汽油彈及箭來襲。

陳偉權表示,昨日不少傷者眼受傷,呼吸困難,不適,燒傷及擦傷,送院時間因道路阻塞,送院時間由10至46分鐘不等。由接報到送院,過程由一至兩、三小時不等。

就西灣河開槍警,李桂華指,已向相關警員完成初步口供,他仍在休假中,並根據內部指引與心理服務科面見。至於兩名犯人,分別以企圖搶劫及非法集結拘捕,其中一人加控協助逃犯,因被捕人大部分時間仍留院,暫時給予擔保,約十日後再調查。

【1650】警察公共關係科高級警司(媒體聯絡及傳訊)江永祥表示,昨日共拘捕142人,包括97男45女,年齡14至50歲,,涉及非法集結、藏有攻擊性武器、藏工具可作非法用途、刑事毀壞、襲警、公眾地方行為不檢、身處非集結時使用蒙面物品。法庭案件方面,今日有9案涉8男1女上庭,1男涉襲警,4男1女涉藏有攻擊性武器, 1男涉刑毀,2男涉藏有工具可作非法用途。

江永祥指警方昨共發射1567發催淚彈,,1312橡膠彈,380布袋彈, 126海綿彈。另外昨共12警受傷,其中4人處理中大衝突時受傷,其一警司被信號彈打傷腳部。就有謠言指,警今早截載有學生的校巴,江指,今早6時50分左右,將軍澳寶順路及唐明街有人堵路,有人用噴漆噴玻風玻璃,警方到場後協助清潔噴漆。對於有指水警輪接載中大內地生離境,江稱,今早有中大內地生打算離開校園,但附近道路被阻,曾聯絡警方求助,故安排水警輪接載到安全地點,內地生其後自行安排交通工具離開。

消防處副消防總長(總部)陳慶勇表示,與示威及聚眾活動有關的數,周一180宗火警,148宗緊急救援服務,周二有158宗火,72宗緊急救援服務,由於多區火警及堵路,兩日召達僅64.08%及58.46%達召達時間,遠低服務承諾92.5%,兩日合共103宗火警未能6分鐘內到場。而緊急救援服務,分別77.2%及84.13%即12分鐘內到場,合共856宗未及到場。

陳又表示,昨日有港鐵車站縱火,葵芳站有乘客緊急疏敵,有人向行駛中列車、加油站附近掟汽油彈,罔顧人命。亦有電箱、大型聖誔樹及電錶房被縱火,銅鑼灣怡和街有地舖縱火,及波樓上居民。陳指,留意到社交媒體呼籲明日聲稱支持消防和救護集會,無論有否不反對通知書,最後都好有機會演變暴力事件,明白市民支持,請留在安全地方,不要參加有關活動,或用任何形式堵路。

消防處助理救護總長(新界南)陳偉權表示,昨9時50分至零時51分,在中大接獲22宗緊急救援服務,有10名傷者需送院,全日緊急救護服務受交通擠塞影響,仍曾有示威者查問救護身份,阻礙救援,情況不理想。昨日新界區共920宗緊急救護召喚,當中166宗未能在12分鐘內到場,而全港有2092宗,332未能在召達時間內到場。

【1640】謝振中又指昨晚多區受到破壞及出現暴力違法行為,暴徒以罷工罷課的名義,目的為令全香港癱瘓,不論想法是否相同的人都要「被罷工被罷課」。謝又指昨日有當值及休班警員被襲,兩間宿舍及九個警區及行動基力受襲,當中天水圍警署,謝指有暴徒向報案室掟多枚汽油彈,謝指同事當時緊守崗位,因明白報案室失守,羈留人士或不能逃走,重要資料或被盜及搶走,另外警署同有槍房,如被搶走彈藥等不堪設想。

【1630】汪威遜指,警方防線內非如報章及網上所指濫用武力,而是不斷給予警告,什至最初只用了一粒彈,但指面對「大量火掟埋嚟,唔知幾時有箭飛埋嚟」,其中展示三支箭,指有人以箭離遠射向同事,但射不中,汪指對箭藝有經驗人士,50米至80米距離已可穿透任何裝備,稱警員面對生命安全威脅,非過分使用武力應得到及面對的風險。

謝振中指, 公眾對警方昨日於中大的行動有不同意見,如為何警方要進入校園,謝指校園從來非無法可依地方,不斷有「暴徒」衝擊警方防線,掟磚、雜物及汽油彈,警方警告無效,無選擇下要作相關反應制止事件,警方為保護新界區一條非常重要通道不被堵塞,及道路使用者安全,警方有責任守相關地點;另外謝指有人質疑警方不撤退令衝突升溫,謝稱警方一直與校方溝通,亦曾撤離,但暴徒步步進逼令衝突升溫。謝指昨晚7時許,中大校長突然與一大批蒙面人向警防線走近,可清楚見到旁邊有人拿大型電鋸、汽油彈,山上有人掟雜物,即使校方代表指學生不會再掟汽油彈,但在場暴徒未有停止攻擊。

謝振中指,警方離開前題是暴徒不要向橋下掟雜物,但反口的非警方而是暴徒,校方作出擔保,警方亦給空間校方兌現承諾,但最後一一落空。

【1615】行動部高級警司汪威遜簡介連日來中大行動,汪指出中大面積達134公頃,連日行動集中在300至400米路段的二號橋,二號橋橫跨吐露港及東鐵綫,公路每日有十萬架次車輛使用,最適合時速100公里,如有雜物投擲落去會引致嚴重交通意外,甚至傷亡,而吐露港是新界區往北、南主要通道,整個中大非只得一個入口分布大埔公路。

汪表示,警方行動目的只有一個,就是防止有人向橋下掟雜物,警方在11日發現有人在二號橋投雜物往高速公路,形容非常危險,造成生命威脅,警方曾上橋驅趕,使用武力盡快制止,及驅離示威者,警方決定要即時在二號橋佈防。早上對峙時,有示威者多次向防線攻擊、投石、投雜物及汽油彈,警方遂武力驅散。

11日晚上,眼見情況冷靜,警方一度離開現場,但到12日清晨,食環署人員清理現場遭受攻擊,警方需到場處理,及時制止,才令吐露港公路全日暢順運作。昨午約2時,校方曾有代表聯繫警方討論撤橋,協議只要示威者不上橋掟雜物可撤離,但校方代表回去時,示威者違諾進逼,警方惟有用催淚煙,不過示威者未有停止,警方主動作出拘捕,數人被捕。

至下時5時許,中大校長段崇智與警方溝通,警方稱只要示威者不再掟雜物,警方可以退防線到橋尾,但當時有人持電鋸及未燃汽油彈前進,警方認為當時非討論時間,同時有人在山坡向警方掟雜物,故向山坡射催淚彈。至晚上9時,警方承諾不再掟汽油彈可撤退,警方邊退邊有汽油彈掟過去,在無可選擇下射催淚煙驅散,水炮車亦到場協助,約晚上10時離開。

對方有人疑惑為何警方不主動撤走,汪表示,正因二號橋下面是吐露港,亦是本港重要幹道。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