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例風波一周年|中槍後重返校園惹評擊 通識教師:課堂保持中立

撰文:邵沛琳 黃偉民
出版:更新:

政府去年初提出修訂《逃犯條例》,其後反對修例的氣氛逐漸升溫,至6月開始陸續爆發嚴重警民衝突,反修例風暴延續1年仍未平息,曾走上前線的人,今天又有何變化?
連場反修例示威中,有數以千計學生被捕,坊間有聲音質疑部份教師,以個人政治立場影響學生參與社會運動,甚至做出違法行為,認為教育局應嚴懲有關教師,甚至終止其教席。
其中去年6.12金鐘示威現場,遭射爆右眼的拔萃女書院通識科教師楊子俊(Raymond)已重返校園執教,他強調教師在課堂時要中立持平,即使討論社會議題,亦需向學生解釋正反兩面立場。
他表示,明白公眾對教師工作有期望及擔憂,而教師亦要向自己及社會交代。至於有聲音指部份教師違反職業操守,Raymond指教師均有個人政治選擇,不應因個人立場而遭受打壓。

Raymond強調,教師在課堂的角色要中立及持平,有責任將事件的正面、負面均告知學生。(黃偉民攝)
如果有教師在課堂上說出一些不負責任,或者是嘗試去煽動學生,令學生「諗埋一邊」的言論,我覺得此情況需要去探討。
楊子俊 通識科教師、右眼中槍示威者

參與集會公開發言 巿民向教育局投訴

1年過去,已重返校園執教的Raymond稱,事發後校方體諒其情況,曾公開向學生說明,盡量不要打擾他。他指去年6月時是學校考試期,校方關注其傷勢而作出工作調動,安排其他教師代他改卷,「係我個人及政治參與行動,都係有一個後果,唔想影響其他同事」。

Raymond表示,就自己於去年6月12日被捕一事及其傷勢,教育局未有作出任何回應。至今年1月,他參與由教協舉辦的集會,當時他集會上作出一些有關警員的言論,其後有數名市民向教育局作出投訴,局方將事件轉交予校方處理。「由於言論屬於我於公開場合,以個人身份發表,我想還自己清白,主動要求校方以自己機制去處理」。

對於有教師發表個人言論時遭受打壓,Raymond認為每個人都有政治權力,當教師在私人時間發表想法,不應該受到干擾或打壓。(黃偉民攝)
公眾對教師工作有期望、擔憂,這是絕對正常。我們嘅工作並非只對自己負責任,亦需向社會負責任。
楊子俊 通識科教師、右眼中槍示威者

拒背負「黑教師」之名 雙方該理性討論

坊間有聲音要求教育局全面追究違規教師,又質疑教師違反職業操守,Raymond指出,如果有人認為因教師本身有政治立場,而令他們的工作上有轉變或會教壞學生,甚至斥責教師是「黑教師」,這些說法都不公平。他認為,雙方可作出理性討論,而非針對教師立場。

對於有教師發表個人言論時稱遭受打壓,Raymond認為每個人都有政治權力,教師在私人時間發表想法,不應該受到干擾或打壓,「教師是非常專業的,我們是可以分辨何時是工作、私人時間」。

+11

放下個人立場 教師課堂角色中立

Raymond指,其個人立場是支持示威者表達訴求,但強調不會把個人立場帶到教學上,更指教師在課堂上的角色是要中立及持平,「我相信絕大部分通識科教師,對教學工作態度都是一樣,發生任何社會事件,我們都需要中立持平」,他指教師有責任將事件的正面、負面均告知學生,讓學生思考判斷。

社會目前有不同陣營及看法,該如何向學生解釋?Raymond指,有一堂學生需進行小組新聞匯報,以解述目前社會狀況,「當時我的角色會有點抽離,我不是示威者,亦不是支持示威者的人,而是一個專業的教師。」他表示,在課堂上作為教師,其工作是向學生解釋,為何警方需向示威者使用武力?當時警方的目的及執法原因?不同陣營的說法亦有提及,讓學生思考而得出看法。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