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麵包師傅暈倒失救猝死 遺孀患癌恐擴散 憂家中老幼無人照顧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年2月4日,43歲麵包師傅曾先生清晨時分在啟德1號一間麵包店內獨自工作,其間突然暈倒地上,當時手上還拿着一枝茄汁樽,焗爐內尚有一盤麵包等待出爐……直到下一更同事上班到廚房察看始報警求助,惟曾先生已失救猝死。曾先生猝逝,遺下妻女及年邁母親無依無靠。豈知45歲遺孀曾太為丈夫辦畢喪事,卻又發現自己患上HER2型乳癌。

一個多月內遭逢喪夫、患癌等巨變,曾太飽受打擊,更擔心14歲女兒情緒不穩。醫生告知曾太要盡快接受治療,否則癌細胞恐會擴散,然而醫治惡疾花費甚鉅,第一期標靶藥共6針需要約52萬元。曾太一家只是基層公屋戶,倉惶間僅籌措到第一針的費用,故希望外界施以援手,曾太說:「最擔心係醫唔到嘅話,剩返個女自己無人照顧,我唔想有事走咗去佢哋(女兒及奶奶)個個無人理。」

工業傷亡權益會幹事林靜儀(左)、遺孀曾太及曾先生的母親(右)。(鄧栢良攝)

曾太與丈夫、女兒一家三口居住在公屋,夫婦平日出外工作,閒時與女兒行山、整麵包,盡享天倫之樂,生活與一般基層家庭無異。本年2月4日,曾先生在麵包店工作期間猝死,對家庭帶來沉重的打擊。

曾太表示,丈夫生前在涉事麵包店任職僅三個多月,月薪約2.3萬元,返朝5午3約10小時,每日凌晨3時許就要起身出門,有時工作至傍晚6時許仍未收工。入職首兩個月超時工作尤為嚴重,請假亦極其困難,丈夫要找到替工才可放假,曾試過連續上班十多日。直至第三個月情況才有所改善,每星期終可休息一日。曾太指,丈夫返新工後經常訴苦,「佢話過辛苦頂唔順,返新工未試過開心一日」,然而新工薪金較為優厚,所以丈夫繼續堅持,「(人工)可能多得兩千得兩千,想屋企生活好啲。」

曾先生清晨5時在店內開工,該更份只有他一人獨自工作。曾先生的母親指,這份工工作量大,「幾個人嫌辛苦,搵到替工又做唔嚟」。而事發當日曾先生如常在廚房獨自製作麵包,直至清晨5時50分,有同事上班到廚房取麵包時,卻發現曾先生倒臥地上毫無知覺。他當時手中仍拿着茄汁樽,芝士散落一地,焗爐內尚有一盤焗燶了的麵包。曾母哭訴:「如果當時廚房有人,佢就唔會死(暈)咗都無人知。」

曾先生生前為麵包師傅。(林振華攝)

曾太指,丈夫在2018年底發現患有高血壓及糖尿病,並在公立醫院排期接受專科診斷差不多3年,原定今年6月可看專科。過去3年,曾生一直到私家診所求診,並定時服食降血糖及降血壓藥,以及檢查相關指數。曾太形容,丈夫雖有長期病,但平時行山也不會氣喘,去年12月20日亦到私家診所覆診,事發前身體未有異樣,故對丈夫突然在公司猝死,感到非常意外。惟事發現場未有安裝閉路電視,曾太始終無法得知丈夫猝死的真相。

由於曾先生的死亡證上的死因為「糖尿病及高血壓併發症」,這宗事件初步被定性為「工作期間猝死」,未有列作工傷處理,家屬無法獲得任何工傷賠償或殮葬費。麵包店亦沒有發放恩恤金,僅將曾生的「尾糧」給予曾太。不過勞工處事後有接觸曾太,並跟進事件。

曾太喪夫後,四出為喪事奔波,3月6日終辦理丈夫的喪禮,其間卻因身體不適到醫院求醫,並於3月11日證實患有HER2型乳癌,「醫生話係最惡嗰隻,容易擴散,要盡快接受治療。」一個多月內遭逢喪夫、患癌等巨變,曾太坦言難以消化,其14歲女兒的情緒同樣出現變化,令曾太憂心不已,她指:「(女兒)沖涼聽到佢不停咁喊,對住家人又唔喊,好驚佢收收埋埋。」曾母亦哭道:「真係晴天霹靂,個仔走咗,個新抱又咁(患上乳癌),好淒涼啊依家。」

現階段曾太最擔心的是無法承擔治療癌症的費用,她指前期療程需打6枝標靶藥針,如腫瘤縮少則可考慮接受手術。但第1枝標靶藥針費用為12萬元,其後5枝每枝需8萬元,即前期開支至少需要52萬元。即使手術成功,曾太亦要繼續接受標靶藥及電療,每三星期打一針(每枝5萬元),為期一年。

曾太現任職文員,月入約1.4萬元,並無購買醫療保險,平日須照顧女兒、奶奶及家鄉的父親,儲蓄不多,數十萬醫療費對她來說已是天文數字。她期望外界能夠施以援手,坦言:「最擔心係醫唔到嘅話,剩下女兒無人照顧,仲有奶奶要照顧,我鄉下仲有個獨居父親要照顧,而家最後生係我,我唔想有事走咗去,佢哋個個沒人理。」

勞工處發言人表示,在得知事故發生後,已派員到現場展開調查,以確定事故原因,有關調查仍在進行中。

請即登入「01心意」,捐助曾太籌醫藥費渡難關。

善款在扣除第三方支付平台手續費後將直接落入「01心意」平台的慈善團體,《香港01》絕不向捐款者及慈善團體收取手續費及行政費。

立即捐款助曾太渡難關:https://bit.ly/3m3lADl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