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珠澳大橋意外、南丫海難 消防潛水組戰大海:喺水幾耐都盡力救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年3月底港珠澳大橋發生奪命工業意外,因吊着工作台的帆布帶斷裂,數名工人隨工作台墮海,造成2死悲劇,工人不幸被安全帶糾纏,沉於大海中,服務消防潛水組已23年的總隊目徐偉發當日是首位蛙人發現其中一名工人,他坦言海中伸手不見五指,只能不斷倚靠摸索搜尋工人,完全本著一顆「幫人的心」,「無論係水入面幾耐都一定盡全力救,對其家人有交代」。

另一宗港人難忘的南丫海難,隊目許家俊和消防員高穎其經歷潛水生涯中難忘一役,猶如電影場面的「南丫四號」沉沒,以及待救者無私和堅強一面,均令許家俊留下深刻印象,高穎其完成任務後,當日的畫面更令他「幾日都瞓唔到」。

消防隊目許家俊、總隊目徐偉發、消防員高穎其(右至左)均駐守昂船洲消防潛水基地。(倫星揚攝)

「水能見度好低,伸手不見五指,有風浪,工人位置亦唔清楚,只可以摸索。」駐守昂船洲消防潛水基地的徐偉發當日奉命到場,是第4位落水搜救的蛙人,他指救援遠比想像中困難,海水能見度極低,潛水壓力錶要放到眼前方能閱讀,而當日水流相當急促,假若有船拋錨,水流一過足以令錨移位,因此須把握短暫靜流下水救援。

港珠澳大橋工作台的帆布帶斷裂,造成2死3傷悲劇。(資料圖片)

倚靠同胞勘察拼出能見度低海底畫面

潛水組的團隊合作在救援中發揮極大作用,數位蛙人落水勘察,找尋目標工作台方向,上水後報告海底情況,各人努力拼出海底畫面。徐偉發帶著同袍提供的資訊,加上23年潛水組經驗,判斷工人配戴的安全帶緊扣工作台欄杆,因此集中摸索欄杆狀物體,最終成功在水深10米的海底找到一位工人,無奈工人被困在倒塌支架,遭安全帶和繩索糾纏,「反手刀也難割斷」,他在水底的時間亦到極限,只能協助固定工人位置,留待另一位蛙人營救。

唔理個人喺水底幾耐,都會盡力拯救,對於其家人有交代,這是同理心。
消防總隊目徐偉發

消防員的工作看盡生死,徐偉發指未有非常深刻的拯救經歷,須要跨越心理關口,因為每次救援皆純粹懷着「幫人的心」,第一時間竭盡全力救援,「唔理個人係水底幾耐,都會盡力拯救,對於其家人有交代,這是同理心,如果是自己屋企人有事,你都會希望有人會營救、尋回那個人」。

2012年國慶日南丫海難釀成39人死亡,是香港近年較罕見的嚴重傷亡意外。(資料圖片/美聯社)

南丫海難景象好似「拍緊戲」

不過,5年前國慶日發生的南丫海難,則成為同是駐守昂船洲消防潛水基地的隊目許家俊及消防員高穎其生涯中其中一次難忘的救援。已加入潛水組10年的許家俊形容,當日隨7號滅火輪到達距離沉沒的「南丫四號」約300米,眼前的景象只能以「拍緊戲」來形容,船身已有三分二沉於水中,海面全是待救的人,表現狼狽,不少更是不熟水性的小童和長者。

許家俊指,當刻的心情只有緊張,希望盡快救人上救生筏,然而救援結束後,看着那些救不活的人,則變得心酸,但當日感受到的人間溫暖令他難忘,「見到有人隻手甩咗骹,仍然協助其他人上救生筏,無爭先要被救,亦有5歲小朋友堅強地自行爬繩梯,收咗工嘅同事又主動嚟幫手,感到好溫暖」。

高穎其:「做完單野之後幾日瞓唔到」

當年僅加入潛水組2年的高穎其,負責船艙內的搜救工作,他憶述當時船窗以強化玻璃製成,須以圓嘴近距離擊碎,才可穿過很窄的窗口入內,並在上層發現眾多被困者,「環境真係好差,能見度又低,好多被困者被繩、救生衣、電線纏住,睇到個心唔好受。」惟高穎其當刻盡力救援,直至完成任務後才有一種難以解釋的難受感覺,「做完單野之後,有幾日都瞓唔到,唔知點解。」

徐偉發指每次拯救行動後都會與年資較淺的消防潛水員「傾下偈」。(倫星揚攝)

留意年資較淺的消防潛水員心理反應

對於年資較淺的消防潛水員心理反應,徐偉發表示,每次拯救行動後都會與他們「傾下偈」,留意有否出現心理壓力,對於去世的人會否感到不舒服、恐懼等,談話過程輕鬆,惟他強調,所有潛水員均經歷3年消防員實習期,不少場面實已感受過,只須在個別大型事故密切留意心理狀態已足夠。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