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節限定】刺上囚犯編號34902 一眼情定終身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生於動蕩的年代,紋身師Lale Sokolov在有「死亡工廠」之稱的奧斯威辛集中營目擊到人性最醜惡的一面,更在此邂逅了他一生的最愛。奧斯威辛是唯一一座會為囚犯刺上編號的納粹集中營,因為營中的死亡率太高,爲了方便管理,囚犯在入營之時會被賦予全新的身份——一個五位數字編號。Lale為營中的紋身師,每天為新入營的囚犯紋身,度日如年的工作、隨時被處決的恐懼使他每天如同活在地獄一樣,直至他遇到編號34902的女囚犯Gita。

奧斯威辛的刺青師Lale Sokolov

被任命紋身師一職

1942年,Lale Sokolov被押上火車貨物車廂,車門用木條牢牢封死,途中沒有提供這批人質任何的食物,一路來到奧斯威辛集中營,入營的時候軍官會將囚犯分類,有勞動能力或有特殊技能的人可留在營中服務,至於那些沒有價值的人,會被直接送往毒氣室處決。Lale被烙下「32407」的編號。起初是被分配到工地擴建牢房,後來憑着他的語言才能,被獲派一些更舒適的工作,更成爲了集中營的首席紋身師,得到額外的配給,允許在行政大樓吃飯,也有自己單獨的房間。相比起其它被送入集中營的人來説,Lale算是較安全與幸運的一批。

二戰期間奧斯威辛集中營的俯瞰圖

奧斯威辛是唯一一座會為囚犯刺上編號的納粹集中營,因為營中的死亡率太高,爲了方便管理,囚犯在入營之時會被刺上編碼以辨識他們的身分。

有一天,我遇見一個名為Gita 的女囚犯,將編號紋在她的左臂上,從那天起,這個編號也紋進了我的心裡,直到現在。
Lale Sokolov

患難見真情 

日復日為囚犯刻上編號,生活沉悶乏味,Lale看不到未來。直至一天,他遇上Gita,在她的潔白的手臂上刺上那羞辱的編號,二人自始結下不解之緣。Lale每天想念Gita,更犯險將自己所得的補給品偷偷送至Gita手上,以書信表明自己對她的愛慕之情。只是當時Gita選擇了回絕他的心意,身處於此等險境,連性命也難保,更何況是談起奢侈的戀愛?雖然Lale被拒絕,但他從沒覺得灰心,一直想盡辦法找人照顧Gita的處境,他堅信上帝自有安排,終會讓兩人走在一起。

奧斯威辛集中營中的女囚,生活環境非常差劣。

有工作技能的女囚才可留下,她們在營中過着戰戰兢兢的生活。

此生認定一個人 

後來蘇聯紅軍攻佔奧斯威辛,部分囚犯被納粹轉移到不同的地方,而Lale則與其他囚犯被解放,二人因而失散。信念堅定的Lale如當初一樣,從沒想過放棄,他流浪到當時捷克的首都布拉提斯拉瓦 (Bratislava),一直在火車站探問經過的人是否認識一位名為Gita Fuhrmannova的女孩。在這麽大的地方找一個人如同大海撈針,過了足足幾個星期Lale也問不到任何消息,於是他聽從火車站職員的建議,到當地的紅十字會碰碰運氣。就在路上,他重遇這位讓他朝思暮想的女孩,二人相擁而泣,緊抱着對方,再也不會輕易放手。

接下來,囚犯32407和囚犯34902結婚了,兩人移民到澳洲墨爾本做生意,生下一個寶貝兒子,故事完滿結束。歷史書告訴我們戰爭爲人民的生活帶來影響,但像這種親身經歷,在集中營裏埋藏的愛情故事,你永遠無法在歷史書中學習得到。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