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大選外交戰 普京成焦點 希拉里特朗普對俄南轅北轍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民主共和兩黨候選人對俄政策可說是南轅北轍。希拉里與俄羅斯總統普京關係惡劣,而且主張比美國總統奧巴馬更強硬的對俄立場。特朗普則與普京互相吹捧,並主張親俄外交政策,甚至透露或會承認俄羅斯對克里米亞的主權。

在民主黨電郵外洩事件後,希拉里將特朗普塑造成危害國家安全的「普京爪牙」,將對俄政策變成重要的大選議題。特朗普公開叫俄羅斯黑客入侵希拉里電郵帳戶,引起共和黨內強烈反彈。若俄烏關係持續緊張,甚至爆發衝突,特朗普對俄政策勢將受到嚴重質疑。

俄羅斯總統普京在今屆美國大選中成為兩大候選人關注焦點。(路透社)

維基解密(WikiLeaks)在今年7月洩露近2萬封民主黨高層電郵,當中部分電郵暗示民主黨高層試圖插手初選壓制桑德斯。此事嚴重打擊民主黨黨內團結。希拉里迅速轉移視線,聲稱電郵外洩背後有俄羅斯的參與,部分民主黨人更公開表示是普京下令竊取電郵,以此幫助親俄的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

民主黨電郵外洩掀戰幔

特朗普的回應引發公關災難,並且正中希拉里下懷。在佛羅里達州一次造勢活動中,特朗普呼籲俄國黑客找出希拉里在「電郵門」中刪除的私人電郵。這番言論引起軒然大波,大批美國外交界人士指摘特朗普發言不當甚至大逆不道,希拉里更乘勢追擊,指特朗普的言論已經牽涉美國國家安全,證明他不適合當美國總統。即使特朗普其後表示這番言論只是諷刺玩笑,但事件已傷害到他的選情,一批共和黨外交專家公開與他打對台,更開始有陰謀論指他與普京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特朗普對政治強人有好感從來不是秘密,他曾讚揚伊拉克前總統薩達姆.侯賽及北韓領導人金正恩。對於普京,他亦不吝於讚美,多次公開表示普京睿智實幹。他的言論與美國外交精英常見的反俄言論有極大的衝突。自參選以來,他在不同場合表達親俄立場,包括不認為俄羅斯介入烏克蘭內戰,計劃在當選總統後取消對俄制裁,甚至不再支持烏克蘭,承認俄國在克里米亞的主權。每次發言,都可以說震驚美國外交界。

特朗普親俄言論惹非議

特朗普否認自己與普京有任何聯繫,更表示未見過普京,但陰謀論在電郵外洩事件後甚囂塵上,美國媒體也嘗試找出兩人可能的聯繫。雖然特朗普與俄國無明顯的生意來往,但是他原本的競選主任馬納福特(Paul Manafort)是烏克蘭親俄前總統亞努科維奇的長期顧問,特朗普的朋友及競選經費重要資金來源洛伯(Howard Lorber)在俄國有大量投資,就連特朗普長女伊萬卡與傳媒大亨梅鐸的前妻鄧文迪在外遊時的合照亦被拿來做文章,因為早前有美國八卦雜誌宣稱普京與鄧文迪正在蜜運。

單靠這些捕風捉影的消息,肯定無法斷言特朗普與普京有關係。若普京真的在背後支持特朗普,最大原因恐怕也不在於特朗普頻頻發出「友好」言論,而是他「不是」希拉里。美國前駐俄大使麥福爾(Michael McFaul)曾表示,俄國官員普遍討厭希拉里,普京尤其如此,而這一切,可以由兩人的私怨開始談起。

特朗普多次公開稱讚普京,不僅在美國國內引起非議,在東歐國家立陶宛亦有街頭藝術家創作諷刺壁畫。(Getty Images)

希拉里普京牙齒印深

希拉里就任國務卿後與普京的第一次會面就充滿火藥味。2010年3月,她到莫斯科出席一個關於保育俄國野生動物的活動時,時任總理的普京遲到,當他終於到場與希拉里合照時,卻突然批評奧巴馬制裁伊朗的政策,希拉里打算為奧巴馬辯護時,普京卻將所有記者都趕走了。其後普京邀請希拉里到西伯利亞考察,但對希拉里及部分美國媒體而言,普京的態度恍似想挾持。

2011年尾,希拉里高調抨擊俄羅斯國會選舉舞弊,與普京公開「決裂」。她認為俄羅斯人民的聲音值得被聆聽,選票應被計算,「應獲得公平公開的選舉及向他們負責的領袖」。這段言論當然的惹怒普京,他譴責希拉里煽動反政府人士上街示威,干涉俄國內政。美國外交界一直盛傳,此事令普京對希拉里非常憤怒痛恨,認為她企圖在俄國煽動顏色革命。最近一些美國輿論就以這段過節為由,猜測普京也許真有政治動機去派黑客入侵民主黨電腦,並洩露不利希拉里的電郵,儘管有美國專家懷疑電郵事件是否真與莫斯科有關。

2014年,俄羅斯佔領克里米亞,希拉里當年3月在加州一個籌款活動中將此比喻為希特拉在1938年吞併蘇台德地區。3個月後,普京接受法國傳媒訪問時回應:「最好不要和女人爭執。」

當然,私人恩怨不足以解釋普京與希拉里的對立,在克宮眼中,希拉里最危險之處是她代表了美國外交政策界長期對俄羅斯的錯誤看法。國際關係學者斯泰西(Jeffrey A. Stacey)曾在希拉里執掌的國務院任職,他早前在《外交事務》期刊撰文闡述希拉里的外交信條時指出,與現任總統奧巴馬相比,希拉里應對全球各種安全挑戰的政策主張遠為強硬,她堅信美國必須果斷利用自己在全球的領導力處理全球衝突,獲取對美國有利的結果,而不是像其大選對手特朗普那樣倡導孤立主義。

希拉里這套信念無可避免與俄羅斯的國家利益衝突。在歐洲事務上,希拉里便主張美國及其盟友在東歐永久部署較大規模的軍隊與武器,抗衡俄羅斯;在敍利亞內戰問題上,希拉里亦曾積極主張設立禁飛區,由北約負責空防,防止俄羅斯出兵助巴沙爾打擊反對派;至於烏克蘭危機,若白宮主人是希拉里而不是奧巴馬,美國也許一早已向基輔提供重型武器,協助其打擊親俄反對武裝了。

希拉里擔任美國國務卿期間多次與普京在美俄雙邊及國際事務上交鋒。(Getty Images)

克宮也想特朗普「改變」美國

希拉里並不掩飾自己對俄羅斯的戒心。奧巴馬上任初期主張名為「重新啟動」(reset)的溫和對俄政策,希拉里雖然是執行者,但對此一直不抱期望。
到了離開國務卿職位時,傳聞希拉里更留下三頁半的備忘錄給奧巴馬,警告他「重新啟動」政策已經死亡,普京重新成為總統後美俄關係必然轉差,美國應以強硬態度反擊。

在美國國內,奧巴馬的外交政策常被批評是軟弱,但在俄羅斯,情況截然相反——奧巴馬被抨擊是冒進擴張主義者,而希拉里肯定比奧巴馬更糟。克宮一直不滿美國外交精英對俄充滿敵意,拒絕承認俄羅斯的國家安全需要,制定打壓敵視俄國的政策,尤其是大力推動插足俄羅斯的地緣政治勢力範圍。俄方認為這令世界變得更加危險。

特朗普雖然缺乏明確穩定的外交政策,但至少公開質疑美國外交精英一直以來的主張,更曾表示美國不應無條件支持北約。普京不會天真地相信特朗普一上台美國外交政策就會改弦易轍,但至少有改變的希望。即使特朗普上台後重回對俄強硬的舊路,普京也會更樂於與這個外交新手交鋒。對於美國大選,俄羅斯與特朗普的許多支持者一樣在求變。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