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院專家張明:美國大選攪動匯市 加息步伐難變

撰文:香港01記者
出版:更新:

本年度最重要的政治事件之一——美國大選的結果即將揭曉,可能對金融市場造成直接衝擊。中國社科院世界經濟與政治研究所國際投資研究室主任張明指出,儘管大選結果存在不確定性,除非金融市場出現過度動盪,否則受經濟基本面推動,美國聯儲局12月加息基本已成定局。

美國大選結果牽動與鄰國墨西哥的貿易關係,隨着兩大候選人支持率在選戰後期拉近,美元兌墨西哥披索匯價大幅波動。(路透社)

從政策立場來看,民主黨候選人希拉里和共和黨候選人特朗普各有偏好,兩者民調的相對態勢從美元兌幾類貨幣的走勢可見一斑。在張明看來,一是特朗普的「孤立主義」傾向,特別是對移民政策的強硬態度,給移民主要來源地之一的墨西哥披索帶來較大的壓力;二是特朗普在國際貿易政策方面出現「去全球化」趨勢,這對與美國貿易來往密切的國家(尤其是出口國)也影響較大,例如加拿大及拉美國家;三是大選結果的不確定性自兩位候選人開始公開辯論以來再次成為全球風險的重要來源之一,受避險需求的驅動,避險貨幣日元的匯率已經有所反映,選舉結果如果與市場預期有所差別(特朗普當選),避險情緒還將進一步加劇。

墨西哥披索成風向標

今年以來,全球相對寬鬆的流動性環境使得風險資產與避險資產齊漲,大部分新興市場貨幣也出現小幅升值或貶值放緩。但與之相反,墨西哥披索兌美元匯率自今年1月以來下跌了11.2%,成為新興市場表現最差的貨幣之一。除了國內經濟基本面因素之外,經濟高度依賴於美國使得墨西哥受美國大選的影響極大,這從披索匯率的劇烈波動中可見端倪。

一方面,墨西哥一直是美國移民的最大來源國,而移民政策涉及美國社會的敏感問題,是兩黨之爭的關鍵分歧點之一。另一方面,美國是墨西哥的第一大貿易夥伴,第一大出口國及第一大進口國,墨西哥超過四分之一的GDP來自於和美國的貿易;對美國來說,墨西哥是第三大貿易夥伴,第二大出口國及第三大進口國,可以說貿易和關稅政策的調整對兩國經濟都影響深遠。

每美元兌墨西哥披索匯價(藍線)與特朗普對希拉里的民望平均差距(橙線,百分點)有很大關連性。

今年以來,墨西哥披索的走勢反映了希拉里特朗普彼此支持率的消長,這背後的原因就在於二者對墨西哥移民及雙邊關稅協定抱有不同態度。比起希拉里相對溫和的態度,特朗普多次聲稱墨西哥移民是「強姦犯」和「毒販」,許諾當選總統後將驅逐非法移民並在美墨邊界修建隔離牆。特朗普還反對墨西哥與美國的關稅貿易協定,稱將重新談判北美自由貿易區協定,向墨西哥商品徵收高額關稅。特朗普的激進立場使得其選情與墨西哥比索兌美元的匯率同步,形成了所謂的「Trump effect」。隨着美國大選臨近,特別自2016年9月首場辯論開啟之後,墨西哥披索兌美元匯率與兩位候選人的民調相對結果的相關性愈加明顯,披索也成為市場上押注美國大選的主要投資品種之一。

隨着美國大選選戰進入高潮,美元兌日圓匯價(藍線)與特朗普對希拉里民望差距(橙線,百分點)呈負相關性。

避險情緒抑制風險偏好

美國大選歷來是全球重要的政治事件。雖然希拉里佔據優勢,但黑天鵝事件並非不可能,今年夏天的英國脫歐公投就是前車之鑑。黑天鵝事件一旦發生,全球避險情緒也將急劇攀升,這在FBI早前宣稱重新展開針對希拉里「電郵門」的調查之後尤其明顯。英國脫歐公投後,日圓、黃金等避險資產受全球避險者追逐。避險貨幣之間有一定的輪動規律,儘管美元本身是一種避險貨幣,但是在風險事件發生在美國的情況下,其他避險貨幣將更受青睞。

我們注意到,從9月份開始,美元對日圓走勢與特朗普民調的相對支持率呈明顯的負相關。

美元兌加元走勢(藍色)與特朗普相對民望變化(橙線)沒有明顯關係。

對主要交易夥伴國的影響

在全球貿易失速的情況下,去全球化的加劇可能導致貿易保護主義盛行。比如,特朗普和希拉里為了爭取美國藍領工人和中產階級,都曾公開反對「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議」(TPP),其中特朗普的表態尤為強硬。另外,特朗普也曾建議對中國和墨西哥進口商品徵收45%的關稅。一旦特朗普當選,其更加保守的貿易政策可能對美國的主要交易夥伴國中國、加拿大、墨西哥等產生負面影響。但由於這些潛在影響都是中長期因素,而且特朗普上台後是否兌現承諾也存在一定不確定性,所以短期來看,該影響尚未完全表現。比如,從美元對加元的匯率走勢與兩位候選人的支持率對比來看,二者之間並沒有明顯的短期相關關係。

聯儲局年底加息成定局

11月3日,聯儲局公布11月議息決議,保持0.25%-0.50%基準利率不變,基本符合市場預期。儘管大選結果存在不確定性,但除非金融市場出現過度動盪,12月加息基本已成定局。聯儲局加息主要是由基本面推動:從三季度GDP初值來看,年化季率增長2.9%,超過預期;從勞動力市場來看,9月份的非農就業增長從15.6萬人大幅上修至19.1萬人,儘管10月新增非農就業為16.1萬人,但平均小時工資同比增長和環比增長分別為2.8%和0.4%,大幅好於預期;從前瞻性指標來看,10月ISM製造業PMI和新訂單分項指數均創2015年10月以來的新高,也超出市場預期。在此情形下,市場對加息的預期接近80%,除非出現黑天鵝事件並對市場產生重大衝擊,12月加息仍然是符合美聯儲前瞻性指引的基準選擇。

從美元指數的走勢來看,加息仍將推動其上升,這意味着人民幣匯率仍有貶值壓力,一旦特朗普當選,短期內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可能呈現較大波動,而從中長期來看,雙邊匯率取決於基本面和特朗普執政的具體措施。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