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主心聲】為愛貓租近屋企工作室 貓奴趙詠瑤:凌晨都要執貓毛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今時今日的香港,要養活自己不難,但要活得開心卻不容易,特別是埋每天都得埋首工作的打工仔,要尋找屬於自己的Work Life Balance更似是天方夜談。不過有時候,「忙」只不過是借口,因為當你遇上喜愛的或珍惜的事情,再忙再累你也會擠出時間逗自己開心,就如一眾貓奴般,為着爭取與主子有更多相處時間,真是會願意付出無窮盡的時間與精神的。

就如兼任YouTuber、KOL和模特兒的趙詠瑤(Kimi)吧,身兼多職的她為好好照料兩隻貓貓,不僅得經常晚睡早起,更因牠倆而得在工作上作種種遷就,如此費心及費錢,為的其實很簡單,就是希望能在忙碌的生活中爭取更多人貓相處的機會。

Kimi指兩隻愛貓不愛黐人,平時都是自己跟自己玩。這次訪問能抱起牠們幾分鐘來拍照,已是非常難得。(歐嘉樂攝)

卡比(一歲半)性格百厭,較黐人,但最主要的興趣還是和Maru打架兼玩耍。(歐嘉樂攝)

全職打工仔想養寵物,就必須學會兼顧工時和寵物的需要,加班長了便要無奈地減少對毛孩的投入。雖然不乏打工仔為愛犬甘願捱四小時車程的例子,但畢竟並非人人可以做到。換個角度想,Freelancer可以自由調整工作時間和地點,甚至開設工作室以給予寵物更多空間活動,這樣想必會較容易投入心機照顧牠們吧,但對於Kimi和Kalf卻不然,投入精力和時間一點也不少。

時間自由? 為貓早返晏走、分工合作

他們現時主力經營個人YouTube頻道和兼職模特兒、代言工作,並租借了工作室作辦公用途。和很多擁有Studio的人一樣,都在其中養了兩隻貓:懶散膽小的Maru(兩歲)和百厭的卡比(一歲半)。工作一天後人都想快快回家休息,但Maru剛來,Kimi和Kalf甘願晚睡早起,晚走早回,長時間待在工作室陪伴年僅半歲的小貓。Kimi表示:「那時我們怕牠悶,日日9點到、凌晨1、2點走留在工作室的時間比在家長,回家只是睡覺,後來卡比來了,才減少逗留時間。」

而現在,身處工作室一天,Kalf和Kmi的確能夠靈活安排時間,要拍片就拍片,想陪貓咪們玩就玩,但不像他人想像中那麼自由。他們堅持每天至少有一人留在工作室照顧貓咪們,多數由Kalf負責,Kimi也較少接外地工作,以免離貓太久;二人必須都外出工作時,那天無論多晚,他們都會回到工作室作清潔。Kimi笑言:「真的回去執貓毛和貓屎。」

Kimi暢談在香港飼養寵物的好壞之處:

Kimi認同Freelance的工作模式給養寵物帶來很大好處:「牠們要玩,我們可以放下工作陪玩,沒有趕死線或被老闆罵的壓力。換作打工仔朝九晚五,真的無法隨時照看牠們。貓還好,狗要外出散步,全職人士一旦加班就好難Balance。」(歐嘉樂攝)

工作室距離、搬遷、裝修都要平衡人與貓

此外,工作室的選址、搬遷和裝修都考慮到兩隻貓咪的需要。Kimi指工作室離家僅僅兩個地鐵站的距離,一來方便工作,二來貓咪們有事可以馬上趕過去,三來要避免「太遠了不想回去」而置貓不顧的情況。「相比之下,有些打工仔工時長,通勤時間又長,回到家只想睡覺,真的損失了很和寵物相處的時間。」同時,一年前他們曾搬遷把工作室很搞笑地搬到同一大廈的另一層,過程亦繁複緩慢。「我們留下很多舊傢私,也寧願走多數趟,逐點兒把東西搬到樓上,目的都是為了不讓Maru和卡比感到過於劇烈的改變。」

她繼續補充:「新工作室又特地選擇有窗的兩房單位,雖然比無窗的租貴成倍,但可以讓牠們看到陽光和外界,不會太悶。工作室的客廳到房間再到廁所的路線是一條常開的直路,方便牠們有足夠的活動空間。而兩房則確保我們要剪片、拍片時,牠們能在隔壁暢快玩耍。」如此種種,再加上大量玩具、自動餵食器和監控鏡頭,這應該算得上貓咪們的安樂窩吧?

但在Kimi和Kalf眼中,還要完成最後、最重要的一點——乾淨!入屋除鞋、空氣清新機只是基本,他們還尤其避免傢俱擺設太多窿窿罅罅,儘管這不符合貓咪們喜愛狹小空間的天性,為的只是不讓牠們過於骯髒。Kimi解釋:「卡比剛來時患有金錢癬,家中太多窿罅,容易積塵,乾淨有限,在工作室我們更能控制衛生程度。」滿足了這一條件,夫婦二人才認為這算得上合格的貓窩。

由於衛生原因,工作室只有梳化底和床底兩個窿罅位供貓咪們捐窿捐罅,梳化底為牠們最愛。(歐嘉樂攝)

傷心往事塑觀念:盡量不給貓做絕育

為甚麼Kimi和Kalf會對乾淨如此執著呢?因為一段傷心欲絕的往事。在Maru和卡比之前,自小愛貓的Kimi已養了三隻貓,有次帶其中一隻貓做絕育手術,沒想到手術後患上腹膜炎(一種無藥可醫的貓咪絕症),更傳染給其餘兩隻,短時間內三隻貓咪相繼逝去,對Kimi和Kalf打擊很大。這場惡夢令二人產生一個與眾不同的觀念:如非逼不得已,絕對不給貓咪進行絕育手術。Kalf認為:「雖然給貓絕育有健康好處,但也聽過因此性情大變的例子。而且要在陌生的地方被陌生人切除身體一部分,醒來沒熟識的人在身邊,對貓來說真的好嗎?」

出於這種觀念,他們沒有為Maru進行絕育手術。但卡比由於健康和行為緣故,無奈下必須去絕育。(歐嘉樂攝)

「更重要的是,雖然貓做了絕育會更長命,但牠們天生注定那麼短命,長了一、兩年命在牠們主觀上會有所不同嗎?為此而犧牲繁衍的天性又值得嗎?任何物種被切了這部分都不會開心吧。因為人類覺得絕育對貓好,就切除牠們的繁殖器官,我覺得這是不對的。」Kalf表示:「放在人身上,我絕對不想因為可以由70歲命變成120歲而被閹。」

Kalf認為養寵物是一個很好的情侶考驗和磨合機會,「可看到對方的耐性和處理問題的方式。牠們容易過照顧小朋友,但一樣要負起生命的責任。」(歐嘉樂攝)

「收入穩定才能養貓」 喚起養家動力

正因這一段傷心往事,Kimi和Kalf之後很長時間都對養貓心灰意冷。直至租借第一個工作室,二人才再起念頭。在他們眼中,擁有工作室具重要意義,象徵收入穩定下來了。「如果當初收入不穩定,絕對不會養貓。」Kimi堅決地說,「說實話,養貓的日常開支不大,貓糧玩具加起來每月不到一千,但牠們的醫療費很貴,感冒三四百,大病要開刀則須花六萬以上。你作為主人當然想給他們最好的治療,卻因收入不夠穩定而無法給牠們治病,太無助了。」

有時卡比太過百厭,Kimi和Kalf相當激氣,就會罰牠回籠不能玩耍。可惜,卡比完全不怕,牠深知沒多久貓奴們就會放牠出來。而Maru不喜歡卡比,卡比在籠中時牠都不願意入去。(歐嘉樂攝)

為了維持穩定的收入,Kimi和Kalf自動從「自由自在」模式轉到「養家責任」模式,這也是貓咪們給其生活態度帶來最大的改變。「我們以前四處玩,四處吃,又因為年輕,不急於儲蓄,甚麼都玩了先,體驗一番;養貓之後有一種養家的責任感,會迫自己儲錢,要租工作室給牠們住,要給牠們最好的治療,都會產生動力去賺更多錢,儲更多錢。」

在平衡工作和照顧寵物上,做自由人確實比全職打工仔享有更大的自由、更多的靈活,卻並不意味可以花更少的心思。畢竟,香港的吊詭之處是工作、生活環境越不適合飼養寵物,打工仔便越需要毛孩們,於是乎,在這座寵物友善程度未如理想的城市做一名寵主,人們便要花費更多的心思。歸根究柢,不論你是一名打工仔、Freelancer、做老闆還是退休,都要承起對毛孩兒的愛和責任。

Kimi指兩隻貓咪對她的意義不知如何形容是好,但無疑十分重要:「以前未有YouTuber,單做model工作不多,收入不穩定,情緒好抑鬱,整天都哭,不想出街。但只要有貓,再傷心都會少少地被哄好。」現在看到朋友抑鬱,她都會邀請他們過來看貓療癒。(歐嘉樂攝)

立即下載《香港01》,緊貼公務員職位空缺、勞工處筍工推介,了解CV、面試致勝技巧!
下載網址:
https://hk01.app.link/bkbJyY5t4O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