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寵主心聲】狗狗住西貢不開心? 寵主寧搬返屯門日花四小時上班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對很多人來說,通勤確是累人,甚至恨不得居住地方離公司愈近愈好,好把車費與時間都省下來。偏偏Boni與Webby這對新婚夫婦卻「反行其道」,明明分別要到將軍澳及西貢上班,卻竟特意從西貢搬入屯門生活,每天平均要用上四小時在往返公司與家上。

很傻吧?不,對他倆而言,這決定並不是自討苦吃,反而是一個經深思才做的決定,因為他們發現,屯門才是能令他們三隻愛犬生活得開心的地方。

左起:箱仔(3歲)、貝貝(4歲)和豬仔(3歲)。貝貝是Boni與Webby媽媽在領養活動中收養,而箱仔與豬仔則是被人遺棄的同胞兄弟,被Boni發現後帶回家飼養。(黃舒慧攝)

每天要花四小時在通勤上,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從事銷售工作的Boni,工作地點在將軍澳,由屯門的家出發,要轉四程車,花約兩小時上抵達公司,連同來回計算就要四小時;Webby從事運動行業,工作地點在西貢近郊,縱然他會駕駛私家車返工,但每天來回都要接近三小時,如遇上要早上班的日子,更可能早於清晨六點前已出門口。

要將一天接近六份一的時間用在交通上,對很多人來說是很難接受,但了解過他們的故事後,卻發覺這對寵主的決定竟是這樣窩心。

方便自己的代價:狗狗感失落

據Boni分享指,整件事其實得從數年前說起。「我們在幾年前其實是住在屯門,那時舊居樓下有一個狗公園,我們每天都會帶同三狗到那裏活動,牠們在那裏結識了很多狗朋友。及後Webby因在西貢找到新的工作,有時得在清晨六時許便出門,加上我們覺得狗狗應該需要更多活動空間,於是我們便一家五口從屯門搬到西貢,一住便住了兩年。」

不少人覺得西貢是一個適合養狗的地方,但二人在那裏住了一段時間後,卻逐漸發現狗狗們有點不妥。「那時在西貢的家是有天台的,我們本意是讓牠們有多點活動的地方,但當我們不在家,以鏡頭觀察三隻狗狗的狀況時,卻發現他們竟都死氣沉沉的。看着牠們走上天台,就如見到那些住在老人院的長者在放風時間般漫無目的地走走一樣,而且牠們明明沒怎麼活動,但卻似是『冇晒電』般,一見我倆回家,走過來跟我們打了一分鐘招呼便像一個阿伯般『歸位』,繼續呆呆地在天台呆着看外。」

牠們的時間有限,我們要讓牠們此生不枉過,壯年能夠盡情跑、盡情開心。
Boni

更令他們在意的,是當他們每逢帶同三狗返鄉下,讓牠們跟自己的狗朋友見面時,卻竟如以往般跑跳起來,兩者之間的反差教他們明白到,西貢環境再好,其實也不是三狗最喜歡的地方,而每一周或兩周才返回屯門一次,顯然也是不足夠。於是Boni有天便跟Webby說:「唐狗的生命或許在十二至十三歲時就走到盡頭,他們能跑能跳的時間,但我們已經犧牲了牠們兩年,即壯年的日子已過了一半,我們再不能等下去了。」同樣愛錫三狗的Webby也有同感,加上工作已穩定下來,於是二人馬上取得共識:決定搬回屯門生活。

Boni指愛犬們給生命帶來的意義數也數不清:「例如簡單的快樂,返工壓力大,現在社會又那麼亂,看到牠們傻跑就會很開心平靜。雖然狗狗不會出聲,但牠們要的很簡單 。」而且,二人也因狗狗們識到一班寵主好朋友。「容易拉近距離,友誼會較單純,多麼凶神惡煞的人,只要只要有養狗,你都會覺得他有同情心、有愛心。」(黃舒慧攝)

立即「返老還童」

但見貝貝、箱仔與豬仔現在如此活潑,很難相信牠們曾是如「阿伯」般的生活。Boni笑言,當他們重返屯門後,牠們馬上「返老還童」,每天和熟識的狗朋友們玩樂(二人笑指牠們當了小學生,去狗公園是返學,回家即是放學),不過當牠們重拾歡樂時,也代表二人從始便得每天展開「長征」。

Boni坦言,每天搭車上班的過程都很煎熬,但卻從未對搬回屯門的決定感後悔。「我會好阿Q地覺得,幸好可以車上補眠呢!始終,人是有選擇的權利,可以控制自己的生活時間,但狗狗們卻只可按我們的選擇生活。所以我們寧願自己辛苦點,都希望讓牠們盡情跑盡情玩。搬回屯門的決定,對我們來說是值得的。」

雖然甘願為寵物而捱四小時交通在外界眼中十分瘋狂,但Boni和Webby強調自己不是狗癡,只是因為愛和責任心而行。「養了之後慢慢培養起對牠們深刻的愛和責任。好像打乒乓波,習慣成自然。」(黃舒慧攝)

身邊人也諒解

說實話,難道夫婦二人沒想過轉工嗎?由於行業關係,Webby轉工的機會並不容易;Boni則指由於目前的工作安排較有彈性,有時會整天外出工作,不用返回公司,加上同事們都很諒解她住得遠,所以都願意作出配合。「我的公司非常Pet-friendly,記得那天救回箱仔與豬仔等六兄弟時(另外四隻現已由其他人收養),老闆容許我們先把牠們放在公司等待領養。能夠在這樣善待寵物的公司工作,我沒想過要轉工。」

Boni與Webby表示他們並不是那種人家認為的「狗癡」,不過當天既決定要照顧這三隻狗狗,今天自然要奉上應該需要的愛與責任。Boni指,她的家人本也有點擔心她的生活,「我家從來沒養過寵物,所以當爸媽一聽到我每天要用四小時上班時,都覺得很匪夷所思,不過他們現在都很明白我的心態,而年屆八旬的嫲嫲更是窩心,還跟我說:『那就要辛苦你了,養了牠們就要盡責』。現在家人都會自動把我與三隻狗劃上等號,除會不時問候牠們,更會抽空探望前來探望。」

Boni和Webby因為毛孩們五年沒有去旅行,直到去年度蜜月才離港,因為「兩人去一次日本就等於要多準備一筆去台灣的錢。」因為三隻狗狗們住數天寵物酒店的費用足夠他們去次台灣了。(黃舒慧攝)

人犬融合生活時間表

除了超長通勤外,Boni和Webby於其他生活細節上都以三隻毛孩兒為先:五年不去旅行、買車會考慮愛犬們能否跳上去、租屋要在狗公園附近及選購智能電器以確保牠們安全和舒適等。另外,他倆也調整了生活作息時間,每天早睡早起不在說,更減少了應酬外出的次數。Webby說:「搬回屯門後,我們的生活變得更自律了。貝貝、箱仔和豬仔都屬於大型犬隻,一定要外出活動,如我們的生活沒規律的話,根本無法撥出時間帶牠們出去玩。此外,以前住得離公司近,就會晚睡;現在迫自己一定要11點前睡著,這樣反而令我變得更精神。」Boni也笑指自己原本是睡到自然醒的「堅定支持者」,但養了貝貝後就習慣六點(被三隻狗狗弄醒而)起床。

Boni和Webby在家中安裝了鏡頭、智能電燈、冷氣風扇等等,方便於外出工作期間察看愛犬們的狀況,並隨時控制電器開關保證牠們的舒適。Boni笑指牠們自從明白了鏡頭(可出聲)就是自己後,便裝作聽不見。(黃舒慧攝)

在工作與寵物之間的Work Life Balance

說到底,是否犧牲視乎寵主用甚麼視角理解,Boni有所感悟地說:「如果把個人時間和照顧狗狗的時間分開,那麼大家自然覺得我們的狗狗佔了我們太多生活時間,但是,如把工作與狗狗都融入生活時間表,視兩件事都一樣重要,其實就舒服多了。」

Boni坦言,在初為狗主時並沒有如此投入照顧三隻狗狗。「不是不愛牠們,只是我從小便非常重視『me time』,以前會覺得我做了我應做的部分就是好主人了。」但及後他倆發現,「做夠」其實原來是並不足夠,夫妻二人也曾因此而有點爭執,然而當吵得厲害時,他們卻看到三隻狗狗是害怕得安靜坐在一旁,於是便停止吵架;有時看到牠們的慌張,更會由怒轉喜,繃緊的情緒瞬間煙消雲散。Webby也笑着回應,指三隻狗狗令Boni改變了很多,也成為了彼此一個很好的溝通橋樑。

Webby是獨生子,深明長期單獨在家的孤獨感,所以一開始就堅持要多陪寵物,「牠們一整天困在家中,就是等你回來陪伴一小時,足夠嗎?」(黃舒慧攝)

說到最後,他倆認為每天四小時通勤好,應酬玩樂時間減少也好,只要能讓貝貝、箱仔與豬仔快樂,一切決定也不算是什麼犧牲。Boni一席話獲Webby點頭附和,也可能說中了很多寵主的心聲:「現在三份快樂,將來三份傷心,我們不斷做心理建設,讓自己接受牠們一定會走得比我們快。既然牠們把一生交託了給我們,我們就一定要珍惜,也應盡我們所能讓牠們有玩過,有跑過,讓牠們此生不枉過。」

立即下載《香港01》,緊貼公務員職位空缺、勞工處筍工推介,了解CV、面試致勝技巧!
下載網址:
https://hk01.app.link/bkbJyY5t4O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