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詐騙審查員】屢破騙案 女版金田一:查案最緊要make sense!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我以爺爺的名字作為賭注,一定要找出兇手!」

殺人、誤殺、設局陷害……在漫畫世界中,IQ 180的金田一以天才之資屢破奇案,然而把推理懸疑搬到現實,奇案不一定要「見血」,智慧型數字犯案一樣比比皆是等待偵探拆解。想查案?唔一定要係漫畫入面。

位居「管數」的職位,定力不夠可能便會起貪念,在公司帳目上動手腳。(視覺中國)

「那是難度最高的一次調查,那間公司2年內被2名職員盜取了6,000萬人民幣,直到主犯被公安拉,公司才『知醒』。」作為安永糾紛協調及審查服務香港區唯一女合夥人,李敏(Miang)就是商業世界中調查詐騙事故的「金田一」。

日防夜防,家賊難防,Miang的工作除了調查商業洗黑錢及協調商務糾紛外,更多時間是要為已發生或可能發生內部詐騙的公司進行調查及「把脈」。「當企業懷疑或收到內部舉報後,我們便會以獨立身分進行調查及搜證;至於未有詐騙發生,仍然財務健康的企業,我們就會做『身體檢查』,為發生內部詐騙的機會進行風險評估,讓它們及早堵塞漏洞。」商業詐騙審查的工作雖起源於會計和審計,但Miang卻覺得工作比前兩者刺激得多,並透露要入行,有Common Sense緊要過有硬知識!

李敏稱,商業詐騙可發生在各行各業,因此工作所需知識亦較廣泛。(仲欐因攝)

求職市場充斥奇人奇事 獵頭專家:有河國榮都當不了的英文老師 (按即瀏覽)

2年呃6000萬  全因公司信錯人?

Miang說最難忘的工作經驗,要數一宗內地外資公司員工「穿櫃桶底」的事故:曾有一名「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財務部資深員工,利用外籍上司新官上任不熟悉公司運作的機會,在2年間聯同出納員向無需找數的公司開出多張支票,累計騙取公司6,000萬人民幣,直至主犯被捕,公司才知出事。「那次的困難在於公安已經介入調查,『阿公』當然是最大的,而因他們查的同時我們又要查,所以許多調查程序要問得公安批准才可進行,亦因為主犯已經被捕,所以我們不能與他溝通,從而在他身上獲得到任何線索。」

在1個月內,Miang集合會計、銀行事務以及IT專才的團隊在當地進行調查,她直言過程像電視劇一樣,大家每天分頭到銀行、公司及稅局等不同地方搜證,晚上再在酒店會合,討論當日調查進展,將大家查到的線索互相比對佐證。Miang解釋,調查人員雖然懂得「睇數」,但思維與一般的會計、審計大不同。「除了看一張invoice有沒有簽名和蓋印外,我們會問:『這張單由這個職位的人簽合理嗎?這一頁紙出現在這份文件中合理嗎?』」許多「合理嗎」的疑問浮現,因此在歸納工作心法時,Miang認為common sense才是調查員的必備條件,邏輯思維遠比硬知識重要得多。

【WannaCry】鍊成防Hack之身 前FBI教你點改密碼先安全 (按此瀏覽)

「我是不會輕易信人的,我會聆聽你的說話,但那只是你的陳述,我信的是我查到的事實。」
安永糾紛協調及審查服務香港區合夥人李敏

一般情況下,先是公司有懷疑或收到內部舉報,才會找獨立顧問查數,但若然事件已經進入官方調查程序,調查員便較難向涉事人員套取資料。(視覺中國)

經過層層搜證,團隊要像電腦按「undo」鍵一樣,step by step undo一盤有問題的帳目,從而回到事發前狀態,抽出詐騙的過程,最重要的是給予企業有用的意見,杜絕詐騙再生。

「事後我們發現,犯案人原來與所有關聯單位混得爛熟,不論是公司內部負責開支票的出納員,還是兌支票的銀行櫃位,甚或負責查帳的審計員,都因為長年合作而疏於防範,加上新到任外籍上司不熟悉運作,造就了可讓犯案人利用的漏洞,這是多方面疏忽造成的例子。」

想知商界「金田一」嘅工作日常係點?
相關文章:
話飛就飛 不怕污糟搵證據 女仔入行原來有優勢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