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遞員.有片】17年送餐自言「卑微」 見盡食客呃食方法

撰文:陳彥婷
出版:更新:

開工OT,懶出門口,或是深夜飢腸轆轆,叫外賣應該是大家的首選。一通電話或在網上按幾個鍵便可繼續打機的打機,工作的工作。大半小時後,那個手持熱騰騰食物的速遞員登訪,他們只與我們有一面之緣,說的話不外乎「外賣到」與「多謝」。
速遞員是多勞多得的行業,縱然是凌晨2點的時間,在港島區一所麥當勞,2名速遞員仍然很勤快,剛下車回來進店,逗留短短5分鐘後,又手持4、5個外賣盒急步走出。記者上前想多問幾句,司機以「客人不可以吃凍」為由,便快步走開。沒有什麼保護工具,頂著一個頭盔去送餐,賺取數十元時薪,他們承受著的是風吹雨打,還有分秒的壓力來拯救一隻隻餓鬼。

昌哥說保險、汽油連維修保養,每月約2000多元,佔上每月2萬多元收入的10%。(鍾偉德攝)

每份工都有精彩位, 按此發掘更多本地行業的獨特人與事!

無形壓力 來自滿枱訂單

入行17年,由兼職到全職,笑言是「專業送餐員」的袁劍昌(昌哥),曾在各大型連鎖外送餐廳工作過,現為網上叫餐平台的速遞員。坊間常指速遞員的壓力來自送餐時限,昌哥自言未曾經歷過這壓力,反指「無形的壓力」是來自餐廳堆積的訂單,「你返回店舖,已放著幾張(單),你自然有壓力。」要與時間競賽,還有動輒如「取消order」、「客人嘈了」的警告,容易觸動速遞員的神經,「有時這張單送遲了,下1張單又遲。當到了第3、4張單,便開始有人客的面口給你看。」

雖然餐廳並沒有設定不合理的送餐時限,亦無遲到要扣錢的規則,但昌哥為求節省時間,尤其在中環這些長時間交通擠塞的地區,他很多時候會關掉引擎,在行人路、行人斑馬線甚至雙白線等不能調頭的地方推車,「9點到6點都塞車,警察炒牌多,斜路又多,所以要下電單車推車。熄匙不會觸犯交通規則,最多畀差人鬧。」

風馳電掣十數年,昔日平均1小時要做5單外賣,港島區除了石澳,遠至赤柱與大潭,大大小小的路昌哥也駛過,但這亦算不上是他送餐生涯的最遠。最遠反而是今年1月,因公司分店有工程,導致他要從灣仔送訂單到柴灣,結果用上1個半小時。「唉,那晚就辛苦,大風大雨,當晚真是做到病。」速遞員工作風雨不改,除遇上黑雨、8號風球外,他們都要工作,昌哥表示下雨天時的訂單會較平常多,「沒什麼,開慢點。盡自己能力做,公司都會體諒。」

如何防止飲料漏,昌哥在食物箱抽出他的秘密武器:塑膠袋。「倒瀉極都是那杯,不會弄髒其他食品。」(鍾偉德攝)

最難送的食物是什麼呢?竟然不是雪糕,是奶昔。
「冬天送還好,夏天天氣熱,很容易起泡。那趟我真是頭痕,因那杯奶昔有半杯起了泡。」昌哥憶起亦覺可笑,「跟住咪洗車廂囉。」隨後,公司亦沒有再送奶昔,但卻另有難度,「那些好靚的蛋糕仔!因為上面的裝飾是重,下面是輕的。所以,到達客人手未必會爛,但個個會『瞓覺』。因為好老實,我們的手很骯髒,所以我們不可以為客人放正,寧願送給他們的時候他們睡了,我亦不會掂它。」

相關文章:祈禱當保險 毋懼自僱 巴籍速遞員信生死有命

客人走數自己啃

速遞員一邊廂要在街頭上左閃右避,另一邊廂腦內已經要盤算到下一個地點的路線,還要處理其他零星事項,如在網上付費盛行前,得兼當收銀員的工作,昌哥說自己常備塑膠袋裝著「神沙」,還不時補貼外賣欠10多元的學生,亦有司機曾誤刷信用卡而要自掏腰包,「餐廳不接受某種信用卡,司機忙起上來都不理你是不是刷對了,簽了就走,然後回到公司,負責人便要你跟客人聯絡,聯絡不上或人家不肯認數,你便自己啃。」

破財以外,昌哥說還要面對麻煩的客人,曾有客人挑剔說薄餅上的番茄是酸的,要求更換,又有客人說他不幫忙關鐵閘,甚至有人會投訴食物冷了,要求更換來欺騙食品,但昌哥說要收回舊食物時,他卻以輕佻語氣說:「食完了,吹呀。」走過港島多處,昌哥說柴灣區的客人較麻煩,「人客貪心,說沒有收過來欺騙食物,在柴灣見不少,但公司會明白,因為那些客人不是1、2次,經常是在同一個客人上發生。」

每天面對不同客人,承受不同嘴臉,但客人亦不全是麻煩,昌哥指有1年的年初一,他在花園道大型豪宅送餐時,「個囝已經好好人,有40多元貼士,我想離開之際,聽到有腳步聲走出來,原來是他的母親,她給我一封利是,說:『出入平安,今年賺多點。』」昌哥現回想起,由衷地說:「我心想自己的地位好卑微,但1個客人可以走出來跟我說這話,我真是很開心。」,說到這裏,外表不羈,54歲的昌哥亦展露窩心的笑容。

昌哥解釋行業興起是有兼職制度,「香港人很勤力,早上1份工作不夠,晚上要做多份,變了適宜當時我們這些要努力找錢的男人去做。」(鍾偉德攝)

全年無休 有事自定假期

據網上外賣員招聘廣告顯示,各大型鎖鏈餐廳給予速遞員的時薪不一,平均有40至50元,外送網站公司所設的時薪甚至可以高達75元,但最低的卻只得38元,僅高於現時法定最低時薪工資的32.5元。人工尚可,但在公司內是底層,走到街上亦為下人,雖然有些公司另設每單只是3數元的佣金,但昌哥坦然行內人士仍保留著「做多幾張多廿蚊」這心態。吃得鹹魚抵得渴,跑單追佣金的要承受一次多單在手的壓力,昌哥現時的工作是一次一單,自己亦較享受現在的節奏,「以前做到眼淚水都標出來」。

社會仍未能就標準工時達成共息,在法例未有監管的情況下,行內人為求賺錢,多勞多得。昌哥透露業界有公司容許員工每天工作長達15小時,亦不會強制休息。在現行法例下,僱主在這情況亦不會觸犯法例。現時,勞工處只要求僱主在每7 天讓連續性合約受僱的員工休息1天。若僱主強迫僱員在休息日工作,可被罰款 5 萬元,但若僱員自願工作,則未有規管。昌哥說自己亦曾經歷每日工作12小時的日子,天天工作,2個月不曾放假。休息放假,這普遍打工仔認為基本的待遇,對速遞員行業卻是奢侈的事。「其實我們所謂的休息日,便是有事就休息。」換句話說,昌哥除與家人、朋友聚會及與太太旅行外,不會另外放假讓自己休息。記者問昌哥未來聖誕會放假嗎?他搖頭。初一都無得放?「沒有的。」

工作時間長,休息時間少,還要承受皮包鐵的風險,昌哥說3、4年一次損手爛腳亦在所難免,他亦因現為自僱人士而買了2份保險。被問到為何如何辛苦還要繼續做,昌哥二話不說:「搵食,要養家。」那不轉行的原因?「因為普遍揸車賺的錢較多,而且休息少,變相用來賺錢時間便多了。」

有不願出鏡的兼職司機表示,全職的同事可以從晚上7時工作至早上7時。(資料圖片)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