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丁真現象」看內地扶貧新思路 捧起地方素人勝官方文旅宣傳?

撰文:葉琪
出版:更新:

2020年是內地「決戰脫貧攻堅」之年,832個國家級貧困縣至今已全部「摘帽」。有趣的是,時下流行的抖音、微博等,除了是內地民眾的重要社交平台之外,近年也被用作「精準扶貧」,成效甚至遠較傳統旅遊推廣顯著。
四川甘孜州理塘縣的20歲藏族青年丁真近日意外爆紅,被封為「甜野男孩」,帶挈理塘縣在一夜之間聞名全國。
丁真爆紅並非偶然,事前事後均有所準備及配合。「丁真現象」也反映出內地已然轉變扶貧的思路及方法,其堪稱是「精準扶貧」的最佳範例,成功擺脫以往旅遊扶貧的「陳腔濫調」。

「丁真現象」帶挈家鄉得益

丁真原名「丁真珍珠」,「丁真現象」被認為是一場「美麗的意外」。事緣當時有攝影師前去四川藏區尋找「世界高城的微笑」,拍攝對象是丁真的弟弟。攝影師偶遇出門購買即食麵的丁真,結果該段不足10秒的短片令丁真意外爆紅,丁真亦因此獲得「甜野男孩」的稱號。短片中的丁真僅面向鏡頭靦腆一笑,看起來並無特別,但偏偏就是其清澈的眼神及陽光的笑容,短片在兩天內就登上抖音熱搜榜,在微博上的瀏覽量更是持續數以億計,並且一直周邊話題不斷。

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更一連三次在Twitter上轉發與丁真有關的帖文,大讚丁真以陽光燦爛、天真無邪的微笑在內地網上爆紅,是社交平台上的明星。

丁真「橫空出世」後帶挈家鄉得益,正處於旅遊淡季的甘孜州,酒店預訂量較去年同期激增89%,最高更一度達111%。此外,內地旅遊平台攜程網的數據顯示,「理塘」一詞的熱度從11月20日起急升,搜索量在11月最後一星期甚至增加620%。

值得一提是,位於甘孜州腹地的理塘縣曾經國家級貧困縣,2月時才被「摘帽」。當地依賴發展旅遊業脫貧,但由於交通不便、路況極差,加上一旦遇上大雪封山,物資運輸就會被切斷等先天因素,政府推廣旅遊成效一直不彰。

促進旅遊實是意料之內的「回報」

表面上看,甘孜州及理塘縣成為旅遊新寵是「丁真現象」造成的意外結果,但細加分析就會發現,所有後續發展都是意料之內的「回報」。《解放日報》的文章也直指丁真的爆紅並非偶然,「丁真現象背後,實際上有著種種歷史和現實的必然,這離不開當地『十年磨一劍』的準備」。

在丁真爆紅初期,各類社交平台上的官方帳號就已出手「推波助瀾」,與一眾網民有「接地氣」及高頻率的互動。有熟知內情的網民更發文披露,理塘縣的扶貧幹部早已完全熟悉互聯網操作,理塘縣實際上最遲在6月前後,就已經做好「直播帶貨」的全套基礎準備工作,特產有精美包裝之餘,亦已仔細思考過郵寄時間、成本等細節。例如濯桑鄉下汝村第一書記任敏,她在6月時已主動與「微博大V」聯繫,持續向對方介紹當地名勝風景、特產,亦會交流扶貧困難之處、如何提升向外寄送特產的速度等。

+3

甚至由於有充足準備,丁真爆紅後即獲四川省甘孜州理塘縣文旅體投資發展有限公司簽約成為「形象大使」,並且馬不停蹄推出以丁真第一人稱視角拍攝的甘孜州旅遊新宣傳片《丁真的世界》。另一方面,甘孜州亦「及時」推出超級旅遊大優惠,宣布自11月15日至明年2月1日期間,甘孜全州所有景區門票全部免費,並且酒店半價、機票一折。「組合拳」可說是一波緊接一波。

複製「丁真現象」

「丁真現象」並非個別例子,新疆似乎亦欲嘗試打造另一個「丁真」。昭蘇縣女副縣長賀嬌龍身披紅色斗篷颯爽策馬的短片,近日在網上也成為一時熱話。短片是在抖音帳號「賀縣長說昭蘇」上發布,內容主要是宣傳昭蘇縣旅遊,並有展示每年冬季該縣天馬文化園內上演的雪地萬馬奔騰壯觀景象。帳號內其他短片均與昭蘇縣旅遊有關,賀嬌龍在受訪時就表明,該賬號是縣政府委託,以便在抖音上宣傳昭蘇縣旅遊及推銷當地農產品。

昭蘇縣女副縣長賀嬌龍身披紅色斗篷颯爽策馬的短片,近日在網上成為一時熱話。
短片有展示每年冬季該縣天馬文化園內上演的雪地萬馬奔騰壯觀景象。

數據顯示,短短一個月時間,賀嬌龍在抖音上進行18場次「直播帶貨」,銷售超過2000張訂單、總值97萬元人民幣的農產品。短片大受歡迎的帶動下,前往昭蘇縣的旅遊團更已排期排到了元旦。

內地扶貧新思路新方法

丁真也好,賀嬌龍也好,內地扶貧工作中的「精準扶貧」,除了要求各省各地的「對口支援」外,如今顯然正努力要協助貧困地區發出自身的「熱」,讓丁真與賀嬌龍以「素人」身份,做到文旅部門常規行銷操作所無法比擬的宣傳效應。「丁真現象」反映內地的扶貧工作已然有了新的思路及方法,依靠「旅遊脫貧」之餘,更要擺脫以往的「陳腔濫調」。事實上,甘孜州早有網上推廣旅遊的經驗,其在2017年時曾經推出旅遊宣傳片,只是當時未能引起網民關注。

+2

正如,《解放日報》分析,「毋庸諱言,長期以來,不少地方政府的文旅宣傳,仍處在自說自話的狀態。以宣傳片為例,仍以大雜燴式的呈現為主,這是一種較為粗放的宣傳手段,『我只管說,你只管看』,效果大打折扣」。文章稱,「丁真現象」說明優秀的文旅行銷,可以基於不同傳播管道的特點,依託有血有肉的個人,講述個性化的故事,同時結合互聯網使用者年輕化的特點,仔細考量畫面的「顏值」,並有及時進行互動及解釋。

要發展旅遊業,推廣宣傳是極其重要,當今世代必須要依靠網絡熱度,才能夠迅速讓地方旅遊資源「出圈」。「直播帶貨」是其中一種嘗試,農戶及村民在網上開設「個人直播間」,借助智能手機讓滯銷變成直銷,解決特產「遠在深山人未識」的難題。不過,此種方法有利亦有弊,利好之處當然是「被更多人看見」,窮鄉僻壤能直接對接全國大市場,弊處就是依賴名人「直播帶貨」所花費的費用欠缺效益,得不償失。

「丁真現象」不乏官方「加持」的意味,華春瑩在Twitter轉發與丁真有關的帖文,連《人民日報》也有作出報道。顯然而見,官方一方面樂於為扶貧略盡綿力,另一方面亦是對扶貧新方法的一次大膽嘗試。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