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人藝院長任鳴享年62歲 《甄嬛》瑾汐哀悼:您是最好的導演

撰文:梁子傑
出版:更新:

北京人民藝術劇院院長、著名導演、藝術委員會主任任鳴,6月19日因病在京去世,享年62歲。他的代表作包括話劇《阮玲玉》《北京大爺》《古玩》《全家福》《北街南院》等,曾三次獲得中國話劇最高獎「文華優秀導演獎」、兩次獲得話劇「金獅優秀導演獎」。

《中國新聞網》《紅星新聞》報道,19日深夜,北京人民藝術劇院發布訃告,任鳴因病醫治無效,於2022年6月19日19時29分在京逝世,享年62歲。

幾天前,北京人藝慶祝70歲華誕,任鳴表示討論眼中真正的藝術與藝術家、他説:「非凡的藝術家們,都是對生活認識最深刻,剖析最深刻,他們首先是生活的大師,然後才能是藝術的大師。」,任鳴如此講述自己眼中真正的藝術與藝術家。言猶在耳,竟溘然長逝。

任鳴於1960年2月生於北京,受從事文藝工作的父母熏陶,從小是戲迷的他很早就將舞台看作自己的理想,「從18歲立志當導演,想法從沒變過」。為了報考每隔三年才招生的中央戲劇學院導演系,任鳴高中畢業後曾主動「待業」三年。

2011年8月2日,北京人藝話劇《我們的荊軻》舉行媒體見面會。導演任鳴、主演王斑出席。(新京報)

以專業第一名考上中戲,在學校始終保持優異成績,畢業後全情投入北京人藝的舞台,任鳴以極強的行動力為自己的戲劇生涯啟幕。在北京人藝,一部京味兒十足的《北京大爺》讓31歲的任鳴嶄露頭角,其後更是一發不可收,從《蓮花》到《我們的荊軻》,從《日出》到《玩家》,從《我愛桃花》到《榆樹下的慾望》等,在三十多年的導演生涯中,任鳴以一部又一部「留得住」的戲劇作品為自己編年。

2014年,曾先後和曹禺、劉錦雲、張和平這三任人藝歷史上的院長一起工作過的任鳴,正式成為北京人藝第四任院長。在就職發言時,他表示:「我熱愛人藝,並且會用自己的一生去熱愛它,捍衛它。」

很早便參與劇院管理的任鳴始終保持著一個藝術家的純粹,他認為,「一個劇院應該有自己的思想性,而不是單純的藝術性。我希望人藝是一個有思想的劇院,把深刻的思想融入完美的藝術呈現當中。」

2012年7月5日,人藝話劇《甲子園》建組,任鳴導演組織藝術家們合影。(新京報)

在任鳴生前最後一次公開活動上,作家莫言也特意通過視頻發來祝福,「作為跟北京人藝有過一段合作關係的寫作者,看到人藝70年的成就,我與有榮焉。」莫言還透露,自己今年一直在構思幾個劇本,想要把它們寫出來。

莫言和北京人藝的合作,就是任鳴一手促成的。多年前,任鳴在一次活動中偶然認識了莫言,任鳴當時就問他有沒有機會給人藝寫戲。莫言說他也很高興能與人藝合作。後來莫言拿出的劇本是《我們的荊軻》。任鳴認為劇本很好,很快就決定排練,接著就與莫言商量劇本的修改。修改過2次之後,話劇上演。

演員孫茜在微博哀悼說:「頭疼欲裂,眼淚流的只有覺沒有知,才知道什麼是:心一下子空了呼呼往裏灌涼風,呼吸困難。從報考人藝您給我打的第一個電話到每一次見面每一次排練您的話您的歡笑,我都深深地留在心裏。您是最好的導演!最好的人!我最感恩的人,一路走好。」

任鳴曾經有個夢想是能導100部話劇,「我希望能排到100部。但是戲是越排越難,所以我在想,怎麼能去超越。給自己提出高一點的要求。我希望,10部戲裏面,我能排出一部優秀劇。100部裏面,能出10部優秀劇。但是出經典真的非常難,可能這10部優秀裏面,能出一部經典」他說。

6月20日晚,由林兆華、任鳴、韓清導演的話劇《阮玲玉》在首都劇場上演,這或許可以看作是任鳴以作品做最後告別。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