詞作家喬羽辭世享壽94歲 《我的祖國》《難忘今宵》傳唱多年

撰文:梁子傑
出版:更新:

據著名詞作家、劇作家喬羽之子喬方確認,6月20日,喬羽在京逝世,享壽95歲。喬羽的代表作《讓我們蕩起雙槳》、《我的祖國》、《人說山西好風光》、《劉三姐》、《難忘今宵》等曲傳唱多年。

官方媒體《新華社》報道,喬羽1927年出生於山東,幼時受其父文學熏陶。1946年春,經共產黨地下工作者的引薦,喬羽秘密進入晉冀魯豫邊區的北方大學就讀,開始在報刊發表詩歌和小說,還寫過秧歌劇。1949年,喬羽加入中國共產黨。

他曾擔任中國歌劇舞劇院院長、中國音樂文學學會主席、中國社會音樂研究會名譽會長、第八屆全國政協委員,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第十屆榮譽委員,也曾擔任北京大學歌劇研究院名譽院長。

+4

喬羽一生創作出多部經典作品,歌詞《讓我們蕩起雙槳》、《思念》、《牡丹之歌》、《難忘今宵》、《我的祖國》都是他的代表作,其中多首歌曲在中央電視台春節聯歡晚會上演唱,傳唱至今。2019年6月,《讓我們蕩起雙槳》入選中宣部「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優秀歌曲100首」。在劇作方面,他創作出《劉三姐》、《紅孩子》、《勝利列車》、《花開滿山頭》等多部作品。

他曾描述在創作《我的祖國》歌詞時,他作為一個歌詞創作者,在寫關於祖國的歌詞時,最先考慮的是大多數人的感情,讓大家唱著這支歌,享受美,創造美,珍惜美,同時就會產生一種情感:為了這美好的國家,為了讓河流改變模樣,自己得為她多做一些貢獻。

喬羽自幼就受到中華傳統文化的熏陶,文化的根深深地紮在他幼小的心裡。但他未曾排斥新事物,也願意與時俱進。他說:「我們應該去尋找一種可能,使我們文學藝術有可能做到這兩點:一既是繼承的,又是發展的;二既是民族的,又是時代的。」他曾在自己的文集最後寫下這樣一句話:不為積習所蔽,不為時尚所惑。

+3

據中央紀委監察部訪問喬羽,喬羽指《我的祖國》是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初期寫的。那時經過長期戰爭,建立了新中國,這是歷史的喜悅,喬羽就以詞作記錄了這種感覺和情緒。

喬羽提到,有一天,長春下大雨,喬羽在招待所散步,就突然想到不久前見到的長江。他是山東人,過去只看過黃河,小麥、高粱熟悉得不行,可從沒見過水稻。頭一次看到兩岸一片片稻田,長江滾滾的氣勢,既令喬羽驚嘆不已,於是,就有了「一條大河波浪寬,風吹稻花香兩岸」。

他稱,1984年,在中央電視台春節聯歡晚會排練時,當時的導演突然覺得缺少一首與整台晚會相映襯的歌曲,深夜匆匆趕來找喬羽,開口便直接要歌詞。喬羽當時很吃驚,看他急得不行,但是又沒法當場寫就,就讓他先回去,答應他說早上5點一定交稿。他就想大年三十家家團圓,人人都有美好的祝福,就有了「難忘今宵,難忘今宵,無論天涯與海角,神州大地同懷抱,共祝願祖國好,祖國好。」

說起作詞的心法,他說:「好歌之所以能經受住歲月的考驗,久唱不衰,關鍵在於它能表達一個時代大多數人的心願,和大多數人的心靈躍動合拍,能引起大多數人的感情共鳴。跟人民大眾的所思所想南轅北轍,定然不可能流行開來,也不可能廣為傳唱。如果我的歌詞還有可取之處,那就是我注意在不同時代寫人民群眾心裡的真實情感。不論在什麼時候,我都要去表達這個時代人民大眾心底最美好的感情。」

1956年以朝鮮戰爭為主題的愛國電影《上甘嶺》插曲《我的祖國》有著極高的傳唱度,歷久不衰,並曾被郭蘭英、李谷一、彭麗媛、張也、宋祖英等歌唱家多次傳唱和演繹。

《我的祖國》也曾經引發風波,2016年12月7日,台灣作家龍應台在香港大學發表題爲「一首歌,一個時代」的演講,香港浸會大學副校長周偉立被問到「啟蒙歌曲是什麼」時,以《我的祖國》為答。

龍應台問:「真的?《我的祖國》怎麼唱?頭一句是什麼?」,隨後場內觀眾一同合唱此歌。短片被上傳到網絡後,掀起内地熱烈的討論與爭議,批評龍應台忽略這首歌的時代意義,把歌歸入簡單美麗的旋律,缺陷國家認同和認識。

龍應台在演講後發表的文章〈大河就是大河〉中這樣描述她的感想:

當坐在第一排的周偉立教授回答說,他的啟蒙歌是「我的祖國」時,...我...第一個念頭就是,這是一首「紅歌」,身為大學副校長的周偉立在一千個師生面前不避諱地說自己的啟蒙歌曲是一首「紅歌」,需要勇氣。但我欣賞他的誠實。
七十年代的香港,尤其是七十年代的香港大學,所處的氛圍曾經被稱為「火紅的年代」,那時的港大學生,在英國帝國統治的陰影中,是多麼憧憬那個紅色的「祖國」可以帶來公平正義和民族自尊。
周偉立所說的「師兄們」,就是那「火紅的年代」裏擁抱著純真信仰的一整代年輕人。他的「啟蒙」來自那個年代對理想最熱切、最激情的追求,由一首歌來代表,在他脫口而出的那一個剎那,我就懂了。
大河就是大河,稻花就是稻花罷了。當一個半小時的演講被切出一個碎片,然後那純淨自然、敞開傾聽的片刻突然變成一個刀光劍影的東西,我只能說,這樣充滿猜疑地活著,不累嗎?

内地官媒《解放軍報》刊文《大河不只是大河》反駁龍應台稱「這條大河,記載著一場保家衛國的戰爭,蘊藏著一個民族的文化記憶。」

《環球時報》前總編輯胡錫進當時也以筆名單仁平批評龍應台,「她作為台灣曾經的『文化部長』,與大陸也有交流,卻沒聽說過《我的祖國》這首歌,反映了她眼界的局限性。台灣的經濟發展早了大陸一步,但不能不說,台灣作為一個「小社會」的很多東西難免會在那裡知識分子的身上留下烙印。」

2011年1月19日,時任國家主席胡錦濤到美國進行國事訪問,時任美國總統奧巴馬在歡迎胡錦濤的白宮國宴上邀請鋼琴家郎朗演奏《我的祖國》。鋼琴家郎朗表示,此歌為「中國人心目中『最美的歌』」,同時也希望「別把藝術的選擇泛政治化」。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