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微軟AI小冰出詩集 本地詩人阮文略:它還未懂得悲傷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AI(Artificial Intelligence,人工智能)發展一日千里,連最古老的智慧結晶之一圍棋也被攻陷。據說,十年後將會有不少職業被取代。不過也有人說,AI沒有感情,沒有創造力,不知何謂「美」。進入AI年代,藝術創作仍然無法被複製--果真如此?上個月由人工智能「微軟小冰」創作的詩集《陽光失去了玻璃窗》正式出版,這位「師從」519位中國現代詩人的小冰引發了極大討論。為此我們與修讀生物化學出身的本地詩人阮文略(筆名熒惑)談談「AI寫詩」的可能性與意義。

上個月由微軟聯合圖書出版商湛瀘文化出版的詩集《陽光失了玻璃窗》,收錄了139首由AI小冰創作的詩。(湛瀘文化)

519位中國詩人的「弟子」

上個月由微軟聯合圖書出版商湛瀘文化出版的詩集《陽光失了玻璃窗》,收錄了139首由AI小冰創作的詩。小冰是2014年由微軟亞洲研究院推出的人工智能,最初是AI聊天機械人,後來亦曾做過天氣預報的主播。這位小冰有「看圖創作」的本事,看到圖片就可以產生靈感及寫詩。

負責研發的專家表示小冰向1920後的519位中國詩人反覆學習了超過一萬次,接近100小時。小冰曾以化名在內地報刊和網站中刊登作品,大部份人都不知道原來這位新晉詩人實際上並非人類。

關於小冰向519位詩人「學習」的這個經驗,本地詩人阮文略認為這種「學詩」經驗人類無法做到,他提到「創作意義」的問題:「它的創作意義是由讀者賦予的,若沒有讀者它的創作將毫無意義。我不會說它是抄襲,也不想說這完全就是創作,因為創作總得有自發的元素,而不是無自我意識的拼貼,即使讀者不一定能發覺。其實兩者之別是不言而喻。」

《幸福的人生的逼迫》

作者:小冰

這是一個詩人的教堂上

太陽向西方走去我被拋棄

可信的蛇會做雲層魚的聲音

聽不見聲音的天氣

若近是語言文字的藝術為自然的國人

待從我的心靈

幸福的人生的逼迫

這就是人類生活的意義

不是詩歌怎樣被改變 而是詩歌怎樣改變AI

阮文略,筆名熒惑,1986年生,香港中文大學生物化學(醫學院)哲學博士,中學生物及化學科教師。著有詩集《突觸間隙》和《香港夜雪》。

阮文略提到,小冰的寫作速度在於「電腦有多快」以及「選詩的人能力有多大」。他坦言在網上讀過的小冰創作都一般:「意象連結不夠緊密,也沒有充足的實驗性,碰撞不出生氣。」他說這個「程式」尚未寫好,裏面一些明亮的意象及句構風格在小冰閱讀的那個年代較為普遍。

「它是集了個大成,但是探得不夠深,還沒有超越任何一個前人。可以帶起一時風潮,可以憑亮眼的詩句感動大眾,它寫的當然是詩,很多人覺得足夠了,我覺得還差得遠。」他續說,小冰「還未懂得悲傷」。

有人說讀詩是很主觀的事,阮文略認為儘管如此,詩歌仍然有優劣之分,詩人是獨立的,有些詩歌會演變成流派,「但是小冰不會,因為你無法真正模仿它。它的面目模糊。」他認為與其探討「AI寫詩」對詩歌發展的意義,詩歌對人工智能的「訓練」可能更有意思。「用詩歌訓練人工智能若真能理解詩歌,獲取詩歌所盛載的人類情感將會是人工智能的一次飛耀。」他表示也不抗拒人工智能寫作,甚至期待它可以寫出甚麼給人類閱讀。不過阮文略認為小冰的詩集未必適合作為讀詩的入門「可能會對詩有錯誤反感,不認識詩的會因此看輕詩歌,但認識的會明白他的優劣,反而更有興趣。」他建議讀詩還是先從名家入手,小冰三年後再讀也未遲。

《一支燭光》

作者:小冰

我又躺在自己的床上

還不是珍奇甜蜜的感覺

一支燭光

忽變為寂寞之鄉

我又躺在自己的床

發出甜蜜的歌兒

是少婦在做夢

已經是大陽出山的時候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