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片】專訪《復古遊戲展覽》創辦人:惡劣天氣逼出港人收藏功力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九成新,齊件有盒,觀塘線面交,有意PM,不合完美主義者。」

無論閣下是波鞋、玩具以至影碟書籍收藏迷,還是以二手傢私電器為目標的環保一族,總會在各式各樣的二手網購平台看過類似句子。

確實,在網絡世界尋寶的滿足感有時候比外出購物更大,但在慳錢和快樂以外,二手網購更能將香港人的珍惜心態和收藏智慧發揚光大——香港復古遊戲展覽創辦人Dixon Wu在收購近100部CRT大牛龜電視後,得出這個結論。

攝影:高天弛

Dixon Wu,香港復古遊戲展覽創辦人兼搞手。以往參與“Retro Game Lover”聚會打機和交流收藏,隨着參加人數增長而萌生舉辦大型展覽的念頭。

香港復古遊戲展覽(RETRO.HK Gaming Expo)

2015年誕生的年度本地活動,由11位志同道合的復古遊戲愛好者以義務性質籌辦。除了展出多項懷舊主機和電子遊戲,更有即場試玩、經典電競、教育工作坊等項目與眾同樂。老一輩能夠重拾兒時打機回憶,年輕人亦能重新認識電玩歷史演進。今年將在8月10至13號於理工大學舉行,詳情可留意香港復古遊戲展覽Facebook專頁。

最喜歡的主機和遊戲是?

紅白機和世嘉Dreamcast,新款一點則會是Switch。我在外國長大,爸爸很早就買了紅白機給我,由5歲陪伴我至現在--那部紅白機至今仍能玩﹗ 至於遊戲,最喜歡和朋友一齊打《Power Stone 2》和《街霸》;獨自遊玩的話則會是《薩爾達》和《莎木》系列。

在80、90年代有什麼難忘的打機回憶?

由於日版紅白機和歐美版「灰機」(NES)制式不同,每一次爸爸從香港帶紅白機新遊戲回來,我回到學校就特別受歡迎﹗大家會相約回家一齊玩,房間擠滿了十多人,但你也知道手掣只得兩個,於是大家唯有不停地展開車輪戰。而外國的機舖有一半是遊戲機,另一半則像冒險樂園般有其他遊樂項目,所以基本上是玩足全日,很開心。

Dixon小時候隨家人到外國生活,父親送給他的紅白機則成為他的長年好友。

說回由你創辦的復古遊戲展覽,你們竟然從本地二手網購平台覓得70多部大牛龜CRT電視作為展品﹗當中有什麼難忘經歷?

凡是大呎吋的電視也很難忘,因為獨自搬一部29吋CRT電視實在十分吃力,有時甚至要敲門請陌生鄰居幫忙。CRT電視賣家通常也是老人家,他們放售時亦往往依依不捨。有次到某位婆婆的家交收,她把電視包裝得很漂亮,並且抹得乾乾淨淨。我向她道謝時順便表明是供展覽用途,她也很開心地道:「那就好了,要不是有人送了新電視給我,這部大牛龜也可以用多10年。」又叫我好好對待它,那一刻確實感受到婆婆對於舊事物的珍惜和回憶。

香港的1蚊跟機文化,令Dixon眼界大開。

有賣家會好奇你們的來意嗎?

有人肯買,賣家理論上會快快手手完成交易便算。但有幾位也忍不住會問:「買來有什麼用?」最後知道後更願意免費送贈給我們。其實不少賣家也沒想有人會需要這些舊電視,有些更說:「放上網但求試一試,因為試過免費送給收買佬,對方也不願上來搬。」當然也有些人不自為然,隨意放在某處叫你自己拿走;但有的則是包裝得非常漂亮,甚至在交收前細心修整好顯像管線路。

(左起)問Dixon最喜歡的電玩男角色,他幾經掙扎後選出《薩爾達傳說》系列主人公林克(Link)和《莎木》系列主角芭月涼。

不少賣家也是基於「土地問題」而放售曾經深愛的舊物。對於中古電玩收藏家來說,香港的環境似乎相當不利?

香港雖小,但收藏高手雲集。也許是惡劣天氣逼使大家扭盡六壬。大家常說天氣潮濕很難收藏,但有心儲的話就會法寶盡出:在原裝封套外加一個膠套,放進有防潮珠的膠箱,再把膠箱置於長年開着冷氣的書房……可說是嚴峻環境的功勞。

但在自宅以外,香港亦不像日本般有Super Potato、Mandarake等大型中古買取商店,亦鮮有歐美那種懷舊街機酒吧或Cafe。在一年一次的復古電玩展覽以外,有想過向電玩Cafe之類的方向發展嗎?

這種把電玩融入餐飲業的做法,在外國很盛行。如果有人有興趣的話歡迎他們找我商洽啦(笑)。始終自己並非以電玩業為正職,其他搞手也是義務性質,故此每年舉辦一次免費進場的復古遊戲展覽經已是極限。不過我認為香港有潛力做這回事,就算機舖式微,機迷也需要聚腳地。

位於美國布魯克林的Barcade乃是著名的復古街機酒吧,亦是電玩結合餐飲的成功例子之一。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