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鞋子與孩子】HK-Kicks主理人H:波鞋承載着我與兒子的共同語言

撰文:曾柏熊
出版:更新:

無論是汽車、名酒、手錶、相機或是波鞋也好,每個男人總會有一種屬於個人的浪漫,願意投資大量金錢與時間,只求盡享心頭好。或許有人會覺得這是男人幼稚的情懷,是玩物喪志,但如果同時能夠將這份興趣化為事業,又會是多幸福的事呢?
欲認識本地波鞋文化,那麼Horace(H)絕對是當中一個不得不提的人物,作為香港「教父級」Sneakerhead,H大所創立的本地波鞋權威網站HK-Kicks多年來都是香港波鞋潮流的指標;要跟他談論波鞋經的話,我想談過一日一夜都未必完,今回不如轉轉口味,訪談一下H大「鞋子與孩子」的關係與經歷,見證一個由男生變成男人的波鞋故事。

每一個年代的人都有自己祟拜的事物,正如父輩跟我說Wilt Chamberlain有多厲害、我又跟兒子說Michael Jordan有多偉大,大家生活的時空都不同,自然很難理解;波鞋都一樣,孩子未必會理解我喜歡波鞋的情懷,但這肯定已成為我們之間的共同語言和回憶。
HK-Kicks主理人H
90年代是Michael Jordan風頭最狂熱的時候,影響了無數年輕人的行為和視野。(網上圖片)

人唔做我做 殺出一條新血路

「有沒有想過,如果將你所有珍藏變賣,大約值多少價錢?對了,其實你總共有幾多對波鞋?」我以一句看來有點勢利的問題作為這次訪問的開場白,用一個「量化」的數字了解他的珍藏,即將H大本人都不喜歡以金額作為波鞋價值的單位,卻是最簡單地評核一個「大男孩」究竟可以為一種心愛的事物付出多少的方法。「800多對收藏,大約都花了7位數字的金錢吧。其實有些波鞋買的時候都不太值錢,只是後來被炒起來罷了。話說回來其實我儲波鞋從來都不是看價錢,正如早前推出的CLOT Air VaporMax,大紅的配色真的不是『我杯茶』,卻炒得很貴。這對我來說便純粹數字一個,沒有感覺;但差不多時間,最近我找到一雙Air Ship,它是Michael Jordan穿Air Jordan前的波鞋型號,即使是一雙完成破爛的舊鞋,要價亦很貴,我都決定入手了。因為我從來都不是一個『潮鞋』的收藏家,我追求的更多是籃球故事。」H解釋。

1993年讀大學的時候,H才買了人生第一雙真正的波鞋「Air Max CB2」,在此之前只能穿着稱為「韓國版Reebok」的假波鞋。(龔嘉盛攝)

H大的波鞋故事可追溯他的童年,成長於NBA與Michael Jordan風頭皆最狂熱的80年代未至90年代初,另加上經典動畫《Slam Dunk》的助力,令他早已沉迷研究各種NBA籃球資訊,當中自然少不免波鞋的範疇。要知道籃球鞋在90年代中葉前其實尚未成為主流時尚,這種興趣在當時香港已屬小眾的前衛。卻又由於H大的父母都是非常勤儉的人,即使他已沉迷波鞋,卻從未求過父母買他貴價波鞋,最多因為有家中認識一個行船的叔叔,而拜託他偶爾從南韓帶些「韓國版Reebok」回來。

「什麼是韓國版Reebok? 」我問。

「其實就是假波鞋!當時的南韓就跟今日中國一樣充斥侵權假貨嘛!」H笑逐顏開地答。

最終及至1993年讀大學的時候,H大終憑兼職補習的收入加上新年利是錢,買了人生第一雙真正的波鞋「Air Max CB2」,也就是Charles Barkley大戰哥斯拉經典電視廣告中的那雙,至於為什麼不是偶像的AJ呢?原因不過是當時普遍流行外露Air中底的波鞋才「夠威」,但從此以後,H便展開了他的波鞋收藏家之路。

H喜歡的是波鞋的籃球故事,一雙破爛的Air Ship,卻是他鍾愛的珍品。(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要知道在90年代,NBA與波鞋在香港作為一種流行文化,愛好者與相關物品的收藏家當然不少,卻由於互聯網未發達,多數只可靠日本雜誌接觸新資訊,又不像美日等國般在社區間早已發展出健全的文化脈絡,令這種香港的小眾難以交流,多數只能以「獨行俠」的形式當作自我娛樂。故H於2003年決定效法外國的做法成立香港第一個波鞋討論區網站HK-Kicks,除了聚集本身很難接觸的波鞋同好外,更重要是令波鞋的資訊更流通,直接令波鞋文化、時尚皆在香港與各個華文地區更趨普及,影響了香港波鞋文化發展;2010年,隨着互聯網科技成熟之初,網站流量更容易量化並受廣告商重視,H更決定辭去本身的工作全職營運HK-Kicks,將本來純粹的興趣化為事業,並成功創出一條新血路,教父的尊稱絕非誇張。

H希望兒子Rex健康快樂地探索自己喜歡的事物,但擁有一個籃球迷兼Sneakerhead父親,籃球始終是他們的共同語言。(龔嘉盛攝)
每一代人的追求和祟拜的事物都不同,H跟兒子說Michael Jordan有多偉大,他卻認為Stephen Curry最強,大家成長的時空不同,未來的發展和決擇當然也不同。(龔嘉盛攝)

下一代的發展 就讓他們自己決定吧

或許多數人都會認為,波鞋純粹是「玩物喪志」的玩意,是種只屬於「男孩」的浪漫吧。曾經H的父親亦是這樣認為,經常勸他不要再儲波鞋,不如將金錢投資在有回報的事物上,這情況一直至H成功將夢想化為事業後才有改變,然而說實話,對於一個普通家庭來說,H父的疑惑亦非太難理解,始終波鞋是一個「無底洞」,我很有興趣當H這種「教父級」的Sneakerhead本身也由「男孩」變成「男人」之後,他又會怎樣跟兒子Rex演繹「興趣」這回事。

「現在來說還是太早吧,始終兒子年紀尚輕,不會明白那些波鞋背後的歷史與吸引力。對他來說一雙Air Jordan甚至他最祟拜的Stephen Curry穿的款式,都不會及得上一雙印上Iron Man等超級英雄的卡通鞋子。他亦常說家中太多波鞋了,不如留多點空間來放玩具吧。每一代人的追求和祟拜的事物都不同,正如父輩跟我說Wilt Chamberlain有多厲害、我又跟兒子說Michael Jordan有多偉大,大家生活的時空都不同,自然很難理解。所以我不會教他刻意教他什麼波鞋的知識,現階段還是讓孩子自己探索和感受,未來的路要怎樣發展,到時候他們自有自己的方法吧。」H說。

波鞋承載的不止是傳奇球星的創舉和歷史,而是親子間難忘的美好回憶。(龔嘉盛攝)
爺孫三代一起穿Air Max 95,用一款鞋子聯繫了家族。(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話雖如此,擁有一個籃球迷兼Sneakerhead的父親,Rex接觸到最容易的事物始終是籃球,漸漸地波鞋與籃球便已成為親子間的共同話題,亦令H對親子鞋好像有一種特別的情懷。包括他曾經為自己、父親與兒子買入3雙復刻的Air Max 95,一方面分享這款象徵波鞋首次進入時尚領域的經典作,亦可作為三代人間的聯繫;日常H與Rex兩仔爺經常都會穿起同款同色的波鞋出入球場與各種假日活動,但今次波鞋承載的不止是傳奇球星的創舉和歷史,而是親子間難忘的美好回憶,H說:「現在的他肯跟我一起穿親子鞋,再過多幾年卻肯定會嫌跟老豆穿一樣的鞋老土,但起碼當他未來長大了回想過來,經歷過的時光,一切一切都是只有我們之間才能溝通的話題,回憶與感情寄存在鞋子之中,永遠都不會改變。」

父子最親密的時候不會太長,但這段回憶埋藏心中,卻是一生難忘。(龔嘉盛攝)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