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薑藝術】中港關係到全球政治 鄭哈雷《魔方》的超現實表達

撰文:楊文娟
出版:更新:

香港人對政治的敏感度愈來愈高,這個感覺也充斥藝術家鄭哈雷最新的個展《魔方》中。同樣在方由美術(Galerie Ora-Ora )舉辦,鄭哈雷在2010年個展《藍》,以藍色作為大部分畫作主調,取材於香港的學校、教堂,但7年後的個展,灰色的主調卻彌漫整個展覽,本土時事和國際戰爭成為鄭哈雷描寫的主角,超現實的畫面隱喻本地及全球政治局勢黑暗的一面。

以「魔方」喻中國 描繪千絲萬縷的中港關係

(左)鄭哈雷,中O,壓克力麻布,40x30cm,2017、(右)鄭哈雷,《H+》,壓克力麻布,40x30cm,2017(方由美術)

這次展覽展出自2012年至今的水彩、壓克力和多媒體作品,同樣突顯鄭哈雷的作品題材多變、媒介隨性及多元的創作特色。

今年在Art Basel展出「葉劉訓棺材」的《棺材裏的女人》和充氣坦克車的《恐懼泡沫1號》,已透露藝術家鄭哈雷的目光轉移到政治環境及戰爭,新個展《魔方》作品繼續有如「黑材料」的旋律,揭示現實背後隱藏的黑暗和荒誕。

談及本港的政治環境,必離不開中國因素。中港關係一直影響着鄭哈雷的創作,展覽主題《魔方》也從一直思考中港關係的作家陳冠中得到啓發。

鄭哈雷,《鏡像》,紙本水彩,86x86cm,2017(方由美術)
鄭哈雷,《VX》,紙本水彩,41x55cm,2017(方由美術)

陳曾在一個訪談中以「魔方」比喻當代中國,形容「魔方」中有個軸,是我們看不到也觸不到的重心,那個重心就是「黨」。魔方是內地用語,意即香港的「扭計骰」,在鄭哈雷眼中,香港有如一個魔方,經過不停的扭動,該歸位的還沒有歸位,一片混沌。鄭哈雷接受 art-news訪問時指出,「香港前所未有的難題並非表面的傀儡政府,而是背後的『最終大佬』。」

作品沒有開宗明義與中港治扯上關係,除了《投影博物館》無數個江澤民於回歸時發表演說的截圖。鄭哈雷通常隱去文本,留下少許線索讓觀者意會及解讀,如作品「H+」和《中O》就是把7月1日回歸的煙花匯演畫下來,本來完整的「HK」和「中國」的煙花設計,因天氣不佳而不能展現。《VX》則把網民流傳的飛機疑似相撞照片,指涉香港和深圳同時擴展機場航道的空域競爭,牽連熱議的機場第三條跑道議題。

平靜的戰爭 超現實的日常生活碎片

鄭哈雷,《運動》,壓克力麻布,40x30cm,2017。描繪巴黎示威者以球拍擋催淚彈。(方由美術)

在全球化的大環境下,荒誕的場面同樣無處不在,特別是戰爭中的場面。鄭哈雷擅長抓着一些日常生活個人和日常生活影像,經他的畫筆,放大或透視更荒謬或更底層的事實,引導觀者刨去一層層的顏色,了解事件最深層的意義。作品《MOAB》沒有任何血腥場面引起你的不安, 一片荒蕪,埋藏炸彈之母的「MOAB」的破壞,令人毛⻣悚然。《 Sport》則是另一層的驚慄,運動照片隱藏着戰爭的細節,十分超現實。

有黑暗的地方就有光

「好灰」基本上是展覽的主調,燈光陰暗、牆身燙灰,也令人情緒低落。幸好,灰到盡頭,在《鏡像》折射的複雜現實中,仍有一點點亮光。兩個多媒體《Tracing of Rain》雨中的光線和《1:27 》深夜的光,轉化了多重的黑暗,讓人感受到動力和力量。

鄭哈雷,《1:27》,三十五幅正片,幻燈片機,尺寸可變,2012(方由美術)

《魔方》—— 鄭哈雷個展

日期:即日至9月16日
地點:方由美術Ora-Ora(中環善慶街7號地下)

鄭哈雷,《Tracing of Rain》,燈箱,70x50cm (a set of 2),2014(方由美術)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