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面情慾一】「豪爽女人」Miss WoW:AV真是害人不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到底我喜歡男抑或女?」

「不滿意性生活要怎麼辦?」

「我這樣做會不會很變態?」

Facebook的Sex Secret上有各種疑問,性傾向、性癖好、兩性相處等等,有人問也有人答。細看專頁留言的話,應該不會對這個名字陌生──Miss WoW。

「很多人都問我是不是招SP。」一本何春蕤的《豪爽女人》將Miss WoW帶到情慾世界,工作和工作以外的她都熱衷論性。除了留言,她也自設專頁講解性知識。但比起一般性疑問,更多人私訊問她是否性生活不理想。

「我很好,OK?」她反了個白眼,從前的經歷,再也傷不了她。

許佑生的《口愛》是Miss WoW早期接觸的性愛書籍。(潘宛沚攝)

Miss WoW的書櫃都是有關性的書籍。(照片由受訪者提供)

《豪爽女人》給予的啓蒙

咖啡店中,一個女子在看《豪爽女人:女性主義與性解放》。不用多想,就知道她是Miss WoW。俐落的短髮漂得很淺色,打扮中性爽朗,看不出她已為人妻。「一次舉辦性小眾講座,邀請了一名男同志,但大家都以為我是同志。」社會規範影響了我們對性的看法,中性等於女同志、穿短裙就是淫蕩、女人一定要化妝,Miss WoW都細細道來。

大學畢業後,在各機構任職社工,現今的服務範疇與性相關,專頁卻有更多空間讓她談論自己最關注的女性情慾。「這本書是我的啟蒙。」90年代出版的《豪爽女人》如今已泛黃,Miss WoW依然相當愛惜,輕撫微皺的封面。「書已經絕版了,我都捨不得借給人呢。」

爽朗的她在愛書前像個小女生,提起作者何春蕤教授也是一臉崇拜。「第一份工作是支援性工作者,會議不時邀請何教授演講,因此接觸到她的作品。」台灣女性運動的先驅何春蕤,在書中提到的賺蝕理論(女人永遠在性上蝕給男人),影響了涉獵性別議題的人,當然也包括Miss WoW。

Miss WoW欣賞《誘僧》表現的女性情慾。(網上圖片)

AV是情趣不是現實

《金瓶梅》改編電影也令Miss WoW印象深刻。(《金瓶風月》電影劇照)

如果說《豪爽女人》是理論,Miss WoW在中學時已實踐性教育。中六、七時於性工作者團體當義工,令她驚覺香港人性知識不足,從此走上性教育的路。當時社會風氣比現在保守,Miss WoW幫忙舉辦的性技巧堂只有「蘋果日報」報導,但來上課的也有不少。「男人將AV當真,學加藤鷹的指法,女人則很怕性。」事隔多年,開了專頁後,一樣很多男人以為AV誇張的情節是真的,「AV真是害人不淺。」

第一次看AV,Miss WoW記得女優的乳房十分大,甚至大得奇怪,令她無法投入。近年論及性與性別的熱門電影也難以滿足她,「《丹麥女孩》沒有講跨性別人士的心路歷程,《格雷的五十道陰影》又沒有帶出SM背後的文化和溝通。」經常閱讀性技巧書籍的她,在影像世界也追求真實的性愛。但在記憶中,小時候不時偷看成人台的電影,具體情節都已忘記,誰引誘誰,誰的身份是什麼她都搞不清,觀看時的感覺卻很清晰。「以前很多情慾片,《誘僧》、《金瓶梅》都帶出了女性的情慾流動,有幻想空間,不只是一味插。」

堅強的Miss WoW不怕向別人訴說過去的經歷。(潘宛沚攝)

很害怕但多謝那些經歷

小學的Miss WoW已對性十分好奇,睡覺之前會自慰,長大後才想到這是因為一位叔叔。

那年六歲。叔叔是父母的好友。

「可能是基於自我保護封印了這段記憶,但我從不覺得自己是受害者。」第一次讓別人撫摸下體,原來會濕,原來也挺舒服。後來自慰,令她了解身體的歡愉。在專頁上,她也鼓勵女生自慰,不用為此感到羞愧,其實陰道並不骯髒。結婚後,她同樣享受這個與自己相處的時間。

可是,她也曾害怕,有一次的對象是朋友的朋友。飲醉了的女生,受害過後也會被批評「活該」。她很害怕,對方壓在身上,推也推不開。她知道不應該叫對方帶自己上賓館,她知道有可能令對方誤會,後來她知道,無法了。但不代表她認輸。何況,輸了又如何,她一樣,過得很好。工作時面對年輕人,她不介意說出來。

「我會多謝這些經歷,會否很奇怪呢。」Miss WoW笑了一笑。看到這樣的她,我就覺得,一點都不奇怪。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