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展】為報紙畫九龍寨城、雨傘運動 移民畫家展出香港街頭寫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伊索寓言有一個故事:從前有一頭驢,供遊客借來代步。大熱天下,一名遊客打算借驢的影子遮蔭,卻遭其主人拒絕,因為他出租的是驢而不是驢的影子。到底驢的影子屬於誰,沒有人知道。

就像畫家Adolfo Arranz,離開西班牙家鄉,遊走香港、新加坡,他從不屬於一個地方。於南華早報任職的他,畫過無數新聞資訊圖像(infographic)和插畫,今次舉辦的畫展卻展出他的日常寫生。展覽正命名為「The Donkey's Shadow」,或許在呼應伊索寓言「驢的影子」。

九龍寨城作品獲新聞大獎 畫家用畫觀察城市

Adolfo Arranz的得獎作品。(SCMP)

報紙主要用文字來傳遞資訊,但美術也是重要一環。正所謂「一圖勝千言」,好的插圖可以道出故事,也豐富了報導。Adolfo Arranz多年來負責新聞美術,從西班牙的世界報(El Mundo)到香港的南華早報。2011年移居香港,在南華早報工作時,他畫的資訊圖像多次獲獎,其中介紹九龍寨城的作品獲得國際信息圖表設計大賽(Malofiej)和世界報業協會亞太地區(WAN-IFRA Asia Pacific)兩大新聞獎的金獎。一次到九龍寨城公園的經歷,令Adolfo Arranz認識了舊日的「罪惡城」,正值寨城清拆的周年紀念,為時一個月的創作歷程就此展開。

Adolfo Arranz於南華早報上畫的雨傘運動。(SCMP)

那時Adolfo Arranz大概沒想到日常的遊歷會為他帶來眾多獎項,這不過是他的畫畫習慣。「閒暇時我會到戶外畫畫、寫筆記,身上帶備水彩、鉛筆等工具。這就令九龍寨城成為我的靈感。」透過畫畫,他才能看到更多,這也是他看香港的方法。雨傘運動期間,示威者以佔領表達訴求,Adolfo Arranz則用畫筆記錄所見所聞。和平的示威者、建臨時自修室的義工、閱讀中的年輕人,他都在他們身旁。

北角街市街。(Adolfo Arranz)

在北角街市街的作畫過程。(Adolfo Arranz)

「一張凳、一本簿、一支筆」,Adolfo Arranz公餘時就坐在香港的橫街窄巷中,畫下我們熟悉的街市和後巷。這次展出的街頭寫生,包括香港、新加坡和西班牙的風光。身處在香港,Adolfo Arranz畫下一人一物,「只有畫畫才能令你看到你不曾發現的事物。」沒有人知道他最後所歸何處,但他會繼續發掘城市不為人知的角落,就像伊索寓言最後的驢子,頭也不回地前進。

+5
+4
+3

Adolfo Arranz寫生的場景。(The Donkey's Shadow)

The Donkey's Shadow:水彩速寫及插畫個人展

日期:12月2日至12月31日

地點:Swing A Cat(土瓜灣道241號地下後座,珍珍珠寶行側巷入)

時間:逄星期三至日,下午三時至八時

Sketching in To Kwa Wan with Adolfo Arranz

內容:Adolfo Arranz將與參加者到土瓜灣寫生

日期:12月9日

地點:Swing A Cat(土瓜灣道241號地下後座,珍珍珠寶行側巷入)

時間:下午一時至四時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