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村上和羅琳曾獲提名 英《文學評論》頒年度最差性描寫獎

最差性描寫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食色性也,為了推動故事情節、真實表現人性,不少嚴肅文學也會出現性描寫;不過大家都明白,「性」始終是私密之事,人人觀念有差,技巧有高低(寫作上),有些作品的段落看得令人尷尬癌發作,大嘆褲子都脫了給我看這個。

英國《文學評論》雜誌近日頒發年度「最差性描寫獎」(Bad Sex in Fiction Award),「得獎者」是美國作家Christopher Bollen的小說《The Destroyers》,話不多說,先睇睇得獎片段:

「她用泳衣蓋着乳房……她玉臂和香肩的皮膚是兩截深淺不一的曬痕,像浴缸裏的水漬。」 "She covers her breasts with her swimsuit... The skin along her arms and shoulders are different shades of tan like water stains in a bathtub."
《The Destroyers》Christopher Bollen

得獎作品。

得獎作家Christopher Bollen。

順帶一提,Bollen並沒有出席頒獎典禮。也難怪,各評委當日還不忘繼續追擊,表示該作品是從「激烈的競爭中脫穎而出」,根本是公開行刑啊……

《文學評論》雜誌這項「最差性描寫獎」猶如文學界遊街示眾,連村上春樹和J.K.羅琳亦曾慘被提名,究竟是誰那麼殘忍發明出來的呢?原來是由英國經典笑片《Carry On》影星Fenella Fielding提出,原本玩笑似的想法後來由記者兼作家Auberon Waugh於1993年正式確立,用意是引人們關注現代小說中一些「拙劣、敷衍或多餘」的性描寫段落,色情文學不包括在內;雖然官方用詞是「關注」,但說白了其實是懲罰吧。

當然,精采的絕不單止得獎作品,以下是今年其他候選作品:

(一名男性角色表示想「探索」他的愛人) 「像李文斯頓博士和斯坦利先生探索非洲那樣。」
《War Cry》by Wilbur Smith
(男主角向女主角求婚時說) 「讓我們建構一場集會吧。」
《The Seventh Function of Language》by Laurent Binet
(描述性交)「脈衝波」「神聖爆發」「奇妙的國會」
《 The Future Won't Be Long》by Jarett Kobek

其實對於性的想像和描寫絕對是作家的自由,說不定他們這樣的描述方式是刻意為之,用來鋪陳故事整體氣氛,特登製造尷尬感覺。不過「作者已死」,重要的不是作者想說什麼,而是讀者理解到什麼,有時候太另類的描寫確實會令大眾不明所以,連尷尬都沒有,直接彈出故事外。

對了,上文提到村上春樹都曾經獲得提名,他在2014年作品《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中,主角多崎作與兩名女性3P的一段,將體毛形容為「如熱帶雨林一般潮濕」

嗯……這裏不作闡述,下圖或是讀者的感受。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