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慾書寫四】寫下被虐幻想 表面純情內裏Open的M女自白

撰文:潘宛沚
出版:更新:

在小說的世界中,我是永遠的16歲。穿上名女校的短裙,你可以任意玩弄我,也歡迎你辱罵我。淫娃、蕩婦,沒錯,我就是個M女——在SM的關係裏,我是一個「奴隸」。只要是在網絡上,我不介意向你展示我最黑暗的一面;如果你不想閱讀這樣的故事,現在關閉瀏覽器還來得及。
(受訪者經常寫Blog,本文記者亦選以第一人稱撰寫;以下所有圖中均非受訪者本人。)

「我叫Fanny,係一個大家都認為靚嘅16歲妙齡女仔,身材都可以啦。三圍係36D、24、34。喺學校來講,人哋都當我係女神,好多男仔追㗎。」大部分的小說簡介,我都是這樣自我介紹。有讀者問是不是真的,其實開始寫小說時我已經升上大學,三圍也在努力中——多男仔追倒是真的。他們都以為我是純情學生妹,品學兼優,前途一片光明。

Fanny是一個M女,不時都會和主人和他的朋友玩SM。(視覺中國)

愛情太美好,不能滿足我

假如他們知道我的小說寫自己如何被凌辱,會覺得我自毀前途嗎?「佢對我咁無情,我覺得我更加要努力幫佢做功課,我就覺得自己越係下賤,我嘅快感就越來越多。」這篇《一路做功課一路俾人X》是我的處女作,也是我最喜歡的。名校校花主動送上門補習,被Band 3男學生集體性虐,又被迫公然在街上行為不檢,路人在罵「變態」、「臭雞」。光是想想已經令我很興奮。後來的《女生男校暴露日記》、《賣淫籌錢比男朋友去援交》,小說中的我被學生和校長凌辱,玩法也更瘋狂。我沒什麼社會經驗,學校就是靈感的來源。

跟住我不停係心裏面同我自己講,我要做個賤人,我要做啲冇女仔會做嘅野,俾所有女仔唾棄嘅人,比任何男仔都可以上嘅女仔,呢個就係我志願。
《一路做功課一路俾人X》

可是,我曾經也像其他女生,幻想過愛情。大概是因為迷戀明星,那時我會寫愛情小說,男女主角如何相愛、分開,再復合。但真正投入SM後,才發現愛情小說的完美男主角並不是我想要的。他們不及《賣淫籌錢比男朋友去援交》的串男賤格,又不夠《女生男校暴露日記》的學生頭領暴力,他們的好只會妨礙我滿足受虐的慾望,自自然然便不再想愛情。現實中有男生追我,看看電影,吃吃飯,開心一下就好了。

和愛情小說一樣,我寫的被虐幻想也難以實現。即使SM時曾模仿《一路做功課一路俾人X》的情境,大家都玩得很高興,我一邊寫文,一邊被性虐。被全男校的學生凌辱還是不可能的,要不然我已經上頭條了。這些東西,能夠寫下來娛人娛己,我已經很高興。

不像華文界的愛情小說女作家,Fanny從不公開自己的身份。但要說羅曼史和女性SM書寫有什麼共同之處,就在於受貶抑的陰性慾望。前者有高富帥男主角與天真無邪女主角,後者有虐待女性的渣男與甘願被虐的M女,在主流女性主義眼中這些都是父權的表現。可是,這也正是女性逃逸,展現慾望的空間。羅曼史的女主角不像女配角有強烈佔有慾,無知無慾反而令男主角招架不住,「歡喜冤家」橋段就是一典型例子。而Fanny情慾書寫表現的,卻是過多的慾望。要求被打、甘願被辱,女主角「我」的唯一價值就是令男性得到快感。強烈的被虐慾望威脅男性陽剛,他們無法控制她,更無法滿足她。因此「我」選擇了串男,只有他和「我」一樣變態。

Fanny以寫作滿足幻想,部分是真實經歷。(《格雷的五十道陰影》劇照)

純情學生墮落記

小六至中一那段時間已經知道自己比一般女生好色,看色情小說是滿足需要的途徑。有情節,有故事,小說的幻想空間比圖像更大。我看的大多是講述女生被虐的過程,《佩佩暴露經歷》、《自虐少女的惡夢》、《蕩婦經理私日記》等等,有時想看的沒有人寫,便想到自己來寫吧。

一個純情女學生墮落成男人玩物,小說逐步描寫我如何動搖,為了滿足慾望而甘願被玩弄。對我來說,這種心理變化就是最好的小說題材。「其實要我用自己朋友嘅筆做啲咁淫賤嘅嘢(自慰),令到我好大罪惡感。但係我嘅性欲望輕易戰勝我嘅道德理念。」《賣淫籌錢比男朋友去援交》中的我就是這樣被控制,愈壓抑,愈有慾望。就像現實SM中要按主人的指示,禁止自己得到快感。

「甜故」寫作角度以男性居多,多數講述男性征服女性的過程。Fanny的女性角度事實上沒有翻轉男女主角的地位,同樣是「男強女弱」的結構,只是她描述的是被虐者心理。同時過多的慾望又威脅了男性的控制地位,兩者的「男強女弱」有根本的不同。
對SM稍有認識的都能說出「主導的其實是M」的一番話,在Fanny小說中卻更傾向是M的身體探索。在被虐過程中,「我」會痛苦,試圖反抗,但後來「我」又會從中得到快感。正如Fanny所言,她寫的是一個純情女生如何被調較、被懲罰。因此SM並不能單以主動/被動劃分,而是一個互相磨合的慾望空間。

Fannu的家教嚴格,但她自認內心淫蕩。(《格雷的五十道陰影》劇照)
《痴女狂想曲(10)》配圖。(來自Fanny日記)

有人問我小說中學生妹表面純潔的形象是不是迎合了我的情慾想像,細心一想,其實可以這樣說。父母一直對我很嚴厲,能升上大學也全靠他們的管教。而且他們會教我女生應該怎樣怎樣,含蓄、矜持、高貴、保守,身體是女生最寶貴的東西。

但我無法控制。

初初接觸色情物品時會告訴自己不要再看,但很快又有下一次。我問身邊的朋友會不會經常看AV之類,她們都搖頭。當然我也不會讓別人知道我的慾望,畢竟男人寫自己如何征服女人,比女人寫自己如此低賤更容易理解。況且我寫的甚至比SM更誇張,只有在網上不用公開身分的情況下,我才可以抒發慾望。

「我看到未婚夫看着我的表情,已經知道他可能已經揭破了我的秘密,我已經知道很愛我的未婚夫將會離我而去,知道我不會有幸福,我流下了淚水,那一刻我高潮了。」在Blog上的《痴女狂想曲(10)》我如此寫道。但現實中,我受不了家人和朋友對我的失望。

慾望被禁止,卻引來更多的慾望。(視覺中國)
一次去酒吧,Fanny被強姦。(視覺中國)

那是寫小說之前的事

我慶幸主人一直為我保守秘密。還未寫色情小說之前,我已經遇上唯一一位主人,那是我被姦後的事。自小我已經偏好粗暴型的AV,被姦後我很害怕,但又想尋回那種感覺,一次差點再被強姦時,主人救了我,了解我的想法過後,便帶我踏入了SM的世界。我的小說世界可能很危險,但他教我SM最重要的是安全至上。

主人為免影響我的正常生活,會保護我,不讓其他人發現我的另一面。除了SM,他也教會我如何面對人生。為什麼不和主人一起?正如愛情小說中的男女主角,拍拖的話男人都會好好照顧他們的女人。我不想這樣,我暫時只想追求肉體的刺激。就算拍拖的對象是主人,我也不覺得他會像小說中的串男將女朋友供人玩樂。

在小說中,我安排男人如何虐待我,他們都相當殘忍地鞭打我,不准許我高潮。如同在我寫小說的時候,不斷用手挑逗自己,又讓落筆的理性打斷快感,如此下去,慾求不滿的感覺令我更能代入小說角色,寫起上來更色情。單是這個寫作的過程,已經令我不能擺脫慾望。

現在的我才剛上大學,還算青春,到了24歲,我應該不會再玩SM了。那時的我對男人來說算是老吧。但我會繼續寫色情小說,角色可能是20歲、30歲、40歲。只要想到男讀者一邊看我的小說,一邊幻想凌辱我,然後得到快感,我便非常興奮。你們渴望自由與解放,我不過是在壓迫之中,看見慾望。

後記:

看過這篇訪問,你或許會想這到底是不是真的。真的有女生如此「折墮」?這種思考的過程,反映了我們對於什麼是真、什麼是假,都有預設界限。正如甜故寫男性征服女性,作者應該會是個男性,這才是我們所認識的「真實」。Fanny的情慾書寫正超越了我們的認知,引起了真假的混亂。你當然可以認為小說純屬虛構,這方面Fanny也承認。但將一個人的慾望視為完全的幻想,又是否公平?羅曼史、BL、AV等,都被打壓成對性別政治無益的幻想物,這類事物的愛好者也隨之邊緣化。Fanny的情慾/書寫於香港實屬少數,但不是一個忽視它們存在的藉口。

「情慾書寫」專題有最常見的男性甜故和BL小說,也有小眾的SM小說。作者加入個人經歷,更多的是性幻想。而色情小說備受批評的一點,正是與現實不符,和攻擊AV的理據一樣。可是不論是「色情」抑或「小說」,兩者都離不開幻想,帶給讀者愉悅的也正正是幻想。或許不必再糾纏於不真實的問題,而是肯定大家的情慾。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