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國際電影節】黃新滿沿用幾何設計 海報中拼貼出火鳥獎座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王家衛的《春光乍洩》(1997)總是瀰漫淡淡的黃與綠,最經典的一款天台主題海報亦然──那是屬於《春光乍洩》的綠。這款海報出自設計師黃新滿,過往兩屆備受讚賞的香港國際電影節海報亦是出自他手。

黃新滿於今年香港國際電影節海報上,再次展現極簡幾何美學。「我設計的幾何構圖非常簡單,意義才能豐富且自由。」去年他接受01文化專訪時說道。今年在海報加上火鳥飛翔,亦體現了藝術創作的自由。

黃新滿設計《春光乍洩》的海報,上面是屬於《春光乍洩》的綠色。(黃寶瑩 攝)

今年的香港國際電影節海報加上火鳥圖案,來自電影節的火鳥大獎。(港國際電影節)

愈簡約愈富意義

前年是香港國際電影節40周年,黃新滿首次為電影節設計海報。幾何圖形和花碼是海報的主角,當年廣受業內業外人士好評。往後兩年他沿用幾何圖形和花碼,是電影節海報的標記。今年加上的火鳥圖案,也是用幾何圖形拼貼而成,有點七巧板的感覺。黃新滿曾解釋世上的事物都離不開幾何:「所謂美麗也無非是一個幾何的黃金比例。」對他來說,幾何正因為「無」才能承載更多意義。

幾何簡約,亦能變化多端。從上年開始,黃新滿就為幾何加上色彩、陰影等元素。而且他為電影節的火鳥大獎重新設計獎座,同樣以摺紙的幾何概念設計出火鳥振翅的姿態。可見他不斷開發以幾何設計的可能性。今年的海報加上這個火鳥圖案,呼應電影節。背景則用上三角形、正方形和圓形。透過光暗和用色令幾何層次更豐富,與白色的火鳥相得益彰。

第四十一屆香港國際電影節海報。(香港國際電影節)

花碼代表香港

同樣不可忽視的是海報上的花碼。花碼是明代蘇杭一帶使用的數字,書寫便捷且能配合算盤使用,在舊香港廣泛用作標示價格,小巴、茶餐廳和街市都能看到花碼。黃新滿小時候就經常看到花碼,「我覺得這是一種華南文化,也是香港的城市符號。」到底花碼能否代表香港,很多人都討論過。而黃新滿認為花碼是構成香港視覺元素的一部分,應該被看見、被延續。

電影節的屆數以花碼表示,三年來都沒有改變。近兩年,他在花碼外圍加上圓框,像中國的圖章。黃新滿曾說過日本電影節的海報一定會用日文,而香港也有屬於自己的數字,那就是花碼。幾何和花碼,本是互不相干的事物,在黃新滿的海報上卻融和在一起。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