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三月】「蛙王」郭孟浩 即興與偏鋒的本地藝壇老頑童

撰文:黃正軒
出版:更新:

出生於1947年的「蛙王」,原名郭孟浩,從事多媒體藝術逾半世紀,作品超過三千項(本人自稱九百萬件),由即興行為藝術到水墨畫、書法、塗鴉、雕塑、媒合媒介和廢物裝置包羅萬有,用破格前衛來形容絕不為過。

蛙王全身掛滿獨家製作的服飾,訪問時會摘下招牌眼鏡,但拍照或進行藝術活動時必不離身。(龔嘉盛攝)
我是下一個世紀的藝術家,因為我的藝術走在時代前端,現在的人無法理解。
「蛙王」郭孟浩
創立於2001年的個人工作室兼藝術倉庫「蛙王博物館」,數十年作品堆積如山,滿溢的,也有回憶。(官網Frogkingkwok)

蛙王身心完全浸淫藝術作品中,身體力行演活大膽概念,不拘一格。年逾古稀仍孜孜不倦、我行我素,常穿上沉重悶熱的青蛙眼鏡、頭飾及盔甲,誇張裝扮儼如人肉流動裝置。他稱之為「一秒鐘人體裝置」,更會邀請公眾互動。

別人笑我太瘋癲 我笑他人看不穿

2017年首次將自己不同類型的創作結合於車身,蛙王自言是一個新嘗試,蛙王車曾於中環PMQ展出。(龔嘉盛攝)
2005年在上環西港城"Habitus Summer Market"進行即興行為藝術。(官網Frogkingkwok)

「蛙王」外號來自郭孟浩自小鍾愛的青蛙。常人甚覺擾耳的聒噪蛙鳴,他聽來卻是有趣可愛歌聲,癡迷於牠的兩棲天性。自覺跟青蛙「惺惺相惜」,因他常遊走現實與虛幻之間,近乎瘋癲;令人側目的奇怪言行跟青蛙一樣常被誤解,不受接納,卻自得其樂。初中性格已離經叛道,美勞堂上曾以手指蘸滿水彩大塗特塗,老師怒得把其作品「貼堂」視作壞榜樣。

2007年的水墨裝置。(官網Frogkingkwok)
2005年6月在旺角朗豪坊進行《箱中作業》展覽和即興行為藝術創作。(官網Frogkingkwok)
(10 Chancery Lane Gallery)

蛙王1970年畢業於葛量洪教育學院美術專科,正規藝術教育並無磨滅他的稜角。導師中只有郭樵亮欣賞蛙王作品,學期末力排眾議,頒發「最具創意獎」予蛙王。後於中大及港大學校外課程部進修,師承正統水墨畫家呂壽琨。蛙王實踐卻充滿顛覆意味,在功課中以鮮活鯉魚代替毛筆,蘸墨後放上宣紙,記錄鯉魚掙扎痕跡,反映生命動能。

+3
(10 Chancery Lane Gallery)

個人創作雖充滿實驗性,天馬行空;蛙王曾於理工學院任教設計三年,王家衛、林敏驄和曾德平等不同領域著名創作人曾是其學生,時裝設計和產品設計徒子徒孫無數。

無止境挑戰界限 數蛙王出位事蹟

蛙王曾出版書籍《遊藝三十年》(Kwok-Art Life for 30 years 1967-1997)(官網Frogkingkwok)

在蛙王初出茅廬的70年代,藝術界謹慎保守;他拒絕一成不變,大玩混合媒介,挑戰成規,材料包括腐爛臭蛋,又以蠟燭煙熏畫紙來繪畫,將棉絨綑綁當作火龍燃燒。蛙王相信遊戲也是藝術,開創行為藝術「客賓臨」,是英文"Happening"粵語音譯,偶發創作展演常邀請觀眾參與,講求即興互動的玩味。最出名就是配戴他的「招牌」設計——青蛙眼鏡。

蛙王作品當時或許太偏鋒,創作過程充滿爭議,某些同行眼中屬「搞搞震」破壞行為。一些藝廊和博物館謝絕蛙王展演,他表示年少氣盛得罪人多,創作也不為時人接受,香港的因循保守的風氣令他感到侷促。

倒牛骨事件

1975年首屆香港藝術雙年展上,蛙王展演《火之雕塑》,將燒焦的牛骨倒在燒焦的膠管作品旁,惹起譁然。

《郭在理工》,1979年,在理工學院扔紙。(西九文化區)
《郭在北京》,1979年於長城。(西九文化區)
《郭在北京》,1979年於天安門廣場。(西九文化區)

「膠遊」北京天安門及萬里長城

1979年,中國大陸剛改革開放,政治社會仍很封閉。蛙王冒着被拘捕風險,於長城及北京天安門廣場,當着解放軍面前,進行名為《郭在北京》的行為藝術,綁起一串串膠袋。

蛙王的紐約藝術生涯,收錄於《遊藝三十年》一書。(官網Frogkingkwok)

1980蛙王毅然放棄教席,遠赴紐約發展,追尋自由創作天地。美國人對於浮誇、大陣仗的行為藝術比港人更包容,蛙王剛抵埗從事「洗大餅」等基層工作,在街邊寫字畫,賣幾美元一張,亦見識到紐約藝術家充滿才情卻頹廢的生活。他努力不懈摸索出青蛙主題的行為藝術方式,漸得賞識,在當地藝壇掘起。94年於紐約大會堂舉行《蛙舞會》(Frogs' Party)個展,獲市政府藝術委員會頒發「才華藝術家」獎狀;直至翌年母親跌傷入院,蛙王方回港照料她。

「任次元」即是任何形、任何量、任何媒介、任何意念、任何維度,都可以隨手拈來成為創作,講求的是隨意和即興性。
「蛙王」郭孟浩

年逾古稀 繼續偏鋒

2011年,蛙王代表香港前往意大利參加盛事「第54屆威尼斯藝術雙年展」。(官網截圖)

蛙王不惜節衣縮食,把收入大部份投資藝術創作,生活難言富裕,經濟更一度陷入拮据,位處牛棚藝術村的「蛙王郭博物館」自2001年起,經歷過租金危機,力撐至今。蛙王雖年事已高,仍自居永不放棄命硬青蛙。

2011年,蛙王代表香港前往意大利參加盛事「第54屆威尼斯藝術雙年展」。個展《蛙托邦・鴻港浩搞筆鴉》大收旺場,斑爛複雜、持續生長擴展的作品「佔領」全個展廳,吸引七萬人次參觀,成功打入主流。

2011年蛙王在威尼斯雙年展引來注目。(官網Frogkingkwok)

2016年,蛙王與上海灘合作,推出特別設計限量版太陽眼鏡系列,以及兩款分別極簡和極花的限量版恤衫。三層樓高的中環上海灘旗艦店內亦展出蛙王水墨作品。

蛙王 x 上海灘太陽眼鏡。(網上圖片)
蛙王 x 上海灘太陽眼鏡。(網上圖片)

今屆巴塞爾藝術展(Art Basel)香港展會的策展角落(Kabinett)展區,將會展出由10號贊善里畫廊(10 Chancery Lane)提供的蛙王作品。

此外,香港將會派出建築師及藝術家團隊參加「越後妻有大地藝術祭2018」,位處日本津南町上鄉逆卷的「香港部屋」亦將於6月竣工。藝術祭於7月29日至9月17日舉行,蛙王會與香港演藝學院合作,在部屋鄰近社區進行藝術創作及表演,跟當地居民交流,同時為香港部屋的工程展開序幕。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