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夏】獨特的率真與「不完美」 23歲奪金像影后的「奇遇人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沒有表演經驗,92年生的她擊敗張艾嘉、湯唯拿下金像獎影后。

全素顏、隨意打哈欠、不顧形象追龍捲風。

不按套路出牌的春夏,美在「不完美」。

《奇遇人生》收獲了豆瓣9.2的高口碑,被稱為是近些年來評分最高的國產真人show節目。在節目裏,明星的光環被弱化,沒有遊戲沒有人物設定。你會看到小S在贊比亞為一頭死去的大象哭泣,朴樹在古巴來了場機車之旅,竇驍攀爬大洋洲最高峰......比起一眾明星老面孔,讓我驚喜的是像個野孩子一樣追龍捲風的新生代女演員春夏。

92年出生,中專畢業,模特出道,沒學過表演,春夏卻在23歲那年憑藉電影《踏血尋梅》裏的援交女角色,擊敗張艾嘉、湯唯、林嘉欣一舉拿下第35屆金像獎「最佳女主角」,成為金像獎歷史第一個獲獎的90後。

導演面試了180多個姑娘後選擇了春夏,因為她「不是在用技巧或理性表演,而是在用感情,有股初生之犢不畏虎的氣質,很像剛出道的舒淇。」

春夏憑《踏血尋梅》王佳梅一角橫掃多個電影大獎的最佳女主角及女演員殊榮,電影中幕幕大膽演出實在震撼人心!按圖看看春夏在《踏血尋梅》中的精選演出片段▼▼▼

+3
+3
+3

在節目上她表現得也很真實率性——幾乎全素顏,隨意地打呵欠,想哭就哭想笑就笑,大聊自己對婚姻的嚮往和害怕、覺得委屈還會直接和節目組吵架...... 很多人看完直呼沒見過這樣上節目的女演員。

真人show裏追龍捲風 從沒見過這樣上節目的女演員

「春夏個性起來的時候是炙熱的太陽,也許只有追龍捲風這麼酷的事,才能讓她和我踏上旅程」,阿雅說。確實,會穿着真絲睡袍的裙子,燙着大卷上紅毯,連合作的男演員都覺得她挺酷的春夏和龍捲風挺配的。比起小S去看望孤兒大象,春夏的追龍捲風任務顯得更有冒險性。

追龍捲風過程大部分時間在車裏度過,而且非常困難,追風專家得根據天氣情況作出專業判斷。時機對了,跳下車拍攝再馬上回來,否則可能會被雷電傷到。

內地真人show《奇遇人生》裏的春夏性格大膽、率真、爽朗,更被主持人阿雅大讚。按圖看看春夏在節目裏的表現▼

一路上,春夏很是隨性真實。穿着簡單的運動衣,素面朝天的出鏡,毫無女明星的形象包袱。在車裏渴了,直接用嘴咬開水瓶。睏了就打呵欠,和阿雅聊得開心了還會一起亂唱亂跳。當靠近厚積的雲層時,春夏還會擺出老手的樣子,開玩笑地說:「我們已經穿過結界了,走吧帶你去江湖看一看。」風暴來的時候,像個大姐姐一樣讓阿雅躲在自己的後頭。

追風專家對她說,如果懂得拍攝會是個更好的演員,春夏就很認真地帶着連體帽,在大風裏不顧形像地拍照。春夏會在拍到雷電時像個小孩子一般尖叫。喜怒哀樂在她這裏非常直接得被展現出來。

春夏的骨子裏還有非常女人的浪漫一面。風吹她的臉,看到導演的紅色褲襪,她會隨性作詩;看到街頭表演的藝人,會拍下給朋友看還感動流淚。甚至跳滑翔傘前被問到在想甚麼時,她還會說出文藝得不行的話——

「我在想我愛的人,我們難道不是應該把所有的時間空隙,都拿來想愛的人麼。」

在她的身上,有許多成熟包裝藝人裏看不到的「不完美」。這是一種帶着棱角又充滿希望的原始生命力。

春夏的骨子裏還有非常女人的浪漫一面。(《踏血尋梅》劇照)

我是個玻璃杯 角色是甚麼我就是甚麼

聊起《奇遇人生》想達到怎樣的效果。主持人阿雅說:「參加這個節目一定需要嘉賓本身的感知力和思考能力很強,因為這樣我們進到一個環境的時候,他才能獲得,自己有反饋。」

這種天然的感知力,在演員春夏身上得到了很好地體現。上一次大家被她的「感知力」所打動,是在春夏拿下影后的作品《踏血尋梅》。

春夏曾在自己的出租屋裏對着鏡子演王佳梅。劇本裏沒有寫要哭,而她演到被掐死那場戲時,她只要把手放到自己的脖子上,眼淚就止不住往下掉。而這一幕恰恰成為大家最為稱道其演技的地方。就像導演翁子光所說,春夏演戲用的是心,不是技巧。這種把自己浸在情境裏,完全感受周圍世界帶給她的能力可能就是她勝過科班演員的地方。

拿下影后時她說:「我就是個透明的玻璃杯,可以將一切的經歷、情緒乃至角色的一舉一動容納進自己的身體,然後將自己感知到的東西融合成專屬春夏的表演。 」

▼▼▼相關圖輯:春夏一連上載54張Selfie引熱議 網友激讚封「自拍範本」▼▼▼

+11
+11
+11

不想做努力的女藝人 只想做個普通人

「我的心裏沒有那麼多的渴求。金錢很可怕,如果我有幾千萬,我不知道會變成甚麼樣的人。」

在追風的過程裏,春夏似乎不太在乎結果。而這種淡然的態度好像也一直伴隨她的演藝事業。在鏡頭前,她直言自己不想做個努力的女演員,只想做個普通人。所以在獲得影后之後,她沒有利用機會多宣傳多拍戲,而是選擇躲起來一年。

其實在得獎後的一年春夏經常失眠,她把獎杯藏在自己床底下的箱子裏。她和別人打趣說,是害怕獎杯鋪塵,而在她後來公開的信裏說其實是害怕無法超越那座獎杯。

(《刀背藏身》宣傳海報)

「拍完《踏血尋梅》,我兩年都沒能從心理上離開它。」這時候電影《刀背藏身》拉了她一把。因為電影需要,春夏接受了一個多月的武術訓練。在艱難的過程中,她逐漸放下浮躁和質疑。

她在自己的工作日記裏寫到:「練到下午4點多,有個動作我就是不行,崩潰了,精神上放棄了。跑到洗手間哭了兩分鐘,心裏很想放棄,但我不停告訴自己,這是自己的選擇,我要做完它,這是我想成為的人必須要做的事。」

在春夏身上,電影有不一樣的「自我救贖」意義。所以當和阿雅說起當初拿了影后不多接劇的原因時,她很決絕地回答:「常有人勸我去拍電視劇,但我只想拍電影。」

就像《踏血尋梅》導演所說:「電影證明了春夏的演技,也讓她解決了自我價值缺失的燃眉之急,比起熱愛演戲,倒不如說她需要演戲,需要證明自身價值。」

我叫春夏 其實我很秋冬

當阿雅問春夏朋友家人們都叫她甚麼時,她說:「小李、李俊杰。」春夏的原名叫李俊杰。她解釋是因為中國有句古話叫「識時務者為俊傑」,但她發現自己是非常不識時務的人。而春夏這個名字,代表了溫柔,浪漫,熱情,戀愛,親密的關係。是她對自己的期望,可以跟她「秋冬」的性格互補一下。

春夏成名前的日子過得很叛逆,甚至比電視劇還「戲劇化」——為了爭取《左耳》黎吧啦一角,她曾給原著作者饒雪漫發去長達四千字的自薦信。信裏她寫下自己曾暗戀二姨丈和媽媽男朋友,小學偷東西被抓,中專還尿床,還有謀求安全感交了大自己20多歲的男友。

在節目的最後,春夏在好多天的追風失敗後,終於追到了龍捲風。(《奇遇人生》擷圖)

在綜藝節目裏,她也描述過自己曾兩三天沒錢吃飯,早上4點起床走着去上班。那些生活給她的殘酷體驗讓她變得不再柔軟。這份疏離和強烈的攻擊性可能也是她為甚麼能演活《踏血尋梅》裏的大陸援交妹王佳梅。

其實無論是黎吧啦還是王佳梅,都和春夏太像了。她們敏感,脆弱,卻都又靠滾燙的愛戀和熱情活着。

在節目的最後,春夏在好多天的追風失敗後,終於追到了龍捲風。她的追風嚮導馬丁將一塊不是圓形的粉紅花崗石頭送給春夏。他說:「這塊石頭是最堅硬的石頭之一,它不是圓形的,因為河水無法打磨它,它很堅硬,我把它送給你,因為我覺得你的內心也很堅強。」

帶着棱角和鋒芒的春夏,你在娛樂圈找不到同款。她有如名字般澎湃的熱情和生命力,還有獨特經歷賦予的超過同齡人的成熟思考。

電影《踏血尋梅》春夏飾演王佳梅(《踏血尋梅》劇照)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