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俠時裝學】由聶隱娘到黑玫瑰:各路英雄的時尚武功

撰文:朱珮茵 胡可欣
出版:更新:

如果「俠義」能給你一點武俠造型的啟示,在小說載體中,它直接提供了答案;而來到電影,卻有一種更貼近時尚的演繹。武俠之服不同功夫衫,後者主張功能,但要是為武俠造型,精義更在於風範和氣派—要襯出俠客的身分,一身衣服必須能反映俠義的理念與執着。古今中外的武俠電影,千迴百轉地努力建構各自眼中的武俠造型,在種種設計之中,不知不覺間形成了一種武俠專屬的時尚。
圖片:電影劇照、網上圖片

《女黑俠木蘭花》黑型滿身

典型的古裝武俠,著裝飄逸,每一下揮手轉身都要有震懾的氣勢,長髮配闊袍大袖成了理所當然。然而跟時裝進程其中一處類近的地方,是武俠也是走到了後來,在追求氣勢之餘,也談設計和實際。當大俠們從荒郊森林走進都市,衣服設計也就要遷就「市場」,而有了另外的想法。

「都市女俠」這外號,由1960年代倪匡(當時筆名為魏力)寫的《女黑俠木蘭花》下了註腳。小說中對女俠的外觀造型描述不多,只在小說封面上以剪影展示了較近似西方007的現代形象;後來,《女黑俠木蘭花》系列被無綫拍成電視劇,並於1981年播出,形象立時豁然清晰─一襲優雅的little black dress薄紗,在江湖遠去的世代,留住「俠」的氣質。設計上緊接着1970年代的加闊肩膊剪裁和小圍巾細節,薄紗下縱然是低調不過的黑色緊身衣,但在女性之柔與流顯中性的全黑色調下,不同材質的布料交疊之間,叫人瞥見兩分Rick Owens的有型基因。

《黑玫瑰》系列女俠紳士

1990年代,是街頭的世代。遊走於民間街頭的《黑玫瑰》系列,自陳寶珠、南紅、蕭芳芳時期後,也選擇在這時「重現江湖」。然而這次的重點不在於她們的「工作服」(黑色緊身衣),而在日常。中國武俠的有趣之處,是總不掩飾地拼命強調時裝界的性別模糊,從王家衛《東邪西毒》一不小心的女穿男裝,到1990年代《92黑玫瑰對黑玫瑰》系列,愈走在現代就愈講究男子氣概,Ralph Lauren式的儒雅紳士流派成為了女俠的日常著裝;由陳寶珠的玉女進而到了黃韻詩極為中性的角色設定,女俠的打扮更見個人風格,反而當劇情說到黃韻詩尋回愛郎而換上女裝,頭頂着一雙叫人驚嚇的巨型蝴蝶結,俠者氣概蕩然無存,無意間說明了我們對女俠的想像,不止於美艷,更在於神氣。【Lancôme事件:何韻詩錯當黃韻詩? 重新認識她們的事】

《東邪西毒》用層次展示人格

電影大部分時間在沙漠取景,背景只得一片灰黃,花巧的服裝和頭飾都派不上用場,美術指導張叔平最後讓一切回到基本:出場人物蓬頭垢面,身上披着不同顏色卻一式一樣​的粗布麻衣。套用時裝術語,設計如此低調,細節中見重點:從平凡中看出不平凡,巧妙運用對比色令一眾主角「突圍而出」,像黃藥師(梁家輝飾)身上的黃色外袍配紫色服裝,令他成功在一眾黑壓壓的山賊中分外顯眼。又或如林青霞飾演的慕容嫣及其人格分裂出來的「哥哥」慕容燕:女兒身的慕容嫣穿一身紫紅,相當女性化;「男兒身」的慕容燕則穿粗紗服,在黑紗下隱透出底層的白衣,用衣服的層次交代心情─為保護自己(白衣)而建構出多一重的人格(黑紗)。

《英雄》的日式唯美 見微知著

張藝謀的古裝電影中,色彩往往是重點。顏色對衣服的重要性,在流行與不流行的因素以外,其實還看得出功架,單是章子怡穿過的一身紅,便是由54種紅色基調混成。或許一切都要歸功於日籍服裝設計師和田惠美,她巧妙地用一種顏色說一段故事,甚或表達一種情緒,讓觀眾先從視覺(服裝顏色)了解故事的脈絡。

看《英雄》,就像在閱讀日本的格式思維,在電影瀰漫着的那種「佗寂」(wabi-sabi)氣氛之中,說的是生活本質中純粹的美,當中也包含「無常」的美,這種哲學思想在電影服裝上充分體現,也隱隱呼應了俠客的生涯。

和田惠美也將日式和服元素融入戲服設計之中,特別寬闊的剪裁令每個動作更加飄逸,甚至滲出日式的唯美感覺。它像是一場日本時裝剖析,心思總放在匆匆一瞥的微小處,無論你認真看或隨心看,那些層層披搭的衣裳之間,隨着動作隱現的同色系內搭,或在衣領上繡一串同色的小花,統統都是日本時裝見微知著的觀察和本事。

《刺客聶隱娘》高級訂造服 一針一線的精細

侯孝賢用了十多年時間才拍完《刺客聶隱娘》,其中一個原因來自美術指導黃文英。現今武俠電影愛將故事背景設定為架空年代,雖令建築、服飾和人物等發揮空間更大,卻少了一點對還原歷史的堅持,為了準確重現唐代服裝和飾品的材質,黃文英特意前往故宮博物院看唐宋人物畫,也多次到日本和中國尋找靈感,甚至遠赴中亞學習唐代胡漢融合下的刺繡風格,務求大體細節都合乎歷史,這些都是近代武俠電影中少見的細緻考究,從每件戲服的穿法、配飾、顏色配搭,都經過非常嚴謹的安排。

因此,別看聶隱娘作為刺客時穿的總是一身同調子的黑衣,其實亦有功能的考量─侯孝賢想像聶隱娘執行任務時,常常在樹上等待目標出現再一躍而下,多層次搭襯自然別具美感。而聶隱娘回家後穿的一襲淺粉紅色烏干紗裙,裙腳上的山水畫、披風上的雲朵飛鳥,全由人手一針一線繡成,套到現代的話,絕對可稱得上是高級訂製(Haute Couture)。而從服裝的精細度,也讓戲內每個人物的地位之別一目了然,有趣的是,到了現代,「以服取人」依然是個亙古不變的定律。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