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家福看舊時】社會變遷的「旁觀者」 隱藏在老照片的倫理觀念

最後更新日期:

家庭照,顧名思義是以家庭、群族作為單位的照片。照片記錄了家庭當刻的狀況,也為彼此的關係留下印記,將這些照片集合起來,更見證了香港社會,如何由一個個家庭匯聚成長。

攝影:龔嘉盛、馬熙烈、龔慧、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1960至1970年代正值面向經濟起飛的社會發展,從家庭照已看得出當時人們對儀容衣著與背景布置的要求比起以往已大大提高。

向老家報平安報喜 到影樓拍全家福

家庭照的興起,本是源於一段移民歷史。據本地文化收藏家鍾燕齊編著的《物語:相片考─影樓篇(一)》中所述,由於戰後出現難民潮,大批來自全中國不同省縣的新移民湧入香港,當他們的生活安定下來之後,就會到影樓拍攝家庭照,寄回鄉下,有報平安之意。

「戰後組織的新家庭以勞動階層為主,最明顯的特色是重男輕女,因為男性代表了勞動力,加上中國人的傳統觀念,男主外,女主內,無論社經地位,都是以男性為主導。所以每逢添丁都要拍照,好讓長輩大事宣揚,向親朋戚友報喜,此外也是為了讓鄉間的父老確立男丁地位,留名於家族族譜之上。」本地收藏家鍾燕齊(Joel)由傳統家庭照的意義說起。

父權社會的展示

這種根深柢固的傳統觀念,也塑造了當時家庭照的標準規格。「傳統的父權家庭,拍照時一定由男人坐在正中間,而男人拍照時大多面容繃緊,以展示出威嚴;太太則必定順從丈夫、長輩,所以也是木無表情的,只有小朋友會展示出原本『真實』的神情。」直至1960年代香港開始有輕工業,女性可以踏足社會,從事較精細、例如車衣之類的工作,女性社會地位改變,也導致家庭角色的改變。「到後期的家庭照,反過來是男人站立,女人坐着的比較多,反映女人是要優待、要被服侍的,展示女性地位提升。」

鍾燕齊 (Joel)

本地收藏家、策展人,集中研究兒童文化,與香港社會的歷史發展。現為舊式文具店兼展覽館「銀の文房具」主理人,著作包括《九龍皇帝》系列及《物語:相片考—影樓篇(一)》。

從戰前到戰後 全家福的演變歷史

戰前1930至1940年代

戰前攝影技術未普及,可以拍攝家庭照的都是大戶人家或上流社會的人。初期的影樓設於天台,利用自然光拍攝,背景相對簡單。

戰後1950年代

戰後來自大陸的新移民逃難來港,拍攝家庭照為了象徵一家團圓,並藉以向鄉下的親人報平安。當時社會環境艱難,物資短缺,所以人們對相片的要求不高(例如服飾),而以功能性為優先。

1960至1970年代

社會民生趨向穩定,人們開始有固定工作,對於照片的要求日益提高,除了斟酌個人儀容,影樓的背景陳設亦走向多樣化。常見三代同堂的家庭照,而以父權為主的傳統家庭,仍可見一夫多妻的家庭結構。此外,家庭計劃指導會出現以後,小家庭亦開始普及。

1980年代

簽署中英聯合聲明之後出現移民潮,家庭分隔兩地的情況普遍,當時人們以拍攝家庭照作為維繫家庭關係的工具。受電影、電視的海外文化影響,人們對於理想家庭的想法也滲進了濃厚的西方色彩,影樓出現西式家居陳設,背景亦由平面趨向立體。隨着大眾開始擁有私人相機,拍攝照片變得更日常和自然。

「慢半拍」煉就光影美:美姿華攝影室

曾經何時,影樓是一家大小,甚至是幾代同堂的聚首地點。一家人齊齊整整來張大合照,大團圓便是好兆頭。不過,自從數碼相機和智能手機相繼興起,舊式影樓已逐漸式微,雖然現在來的人少了,但全家福背後的象徵意義,卻恆久不變。從美姿華攝影室和長虹攝影這兩間舊式影樓中,可窺看家庭照拍攝怎隨潮流轉變和箇中攝影妙法。

社會重男輕女的旁觀者

昔日家庭上影樓拍全家福,多穿得整齊企理,很多人更要因此請假,有妻妾的大家庭更有發生大婆二房之「排位爭執」,可見此事之隆重講究。美姿華全盛期時,每日可做多達30單生意,當中不少是家庭相。全家福除了在農曆新年別具意義外,新婚、添丁和子女畢業也是重要的上影樓原因。

昔日重男輕女的思想,由光影留下見證,「有一大家庭年年來找我影相,連續生了8個都是女兒,到第9年終於追到一個兒子,我記得那老爺臉上笑容是歷年最開懷的。」

美姿華裝修幾十年如一日,有些顧客見到背景陳舊外觀就抱怨,陳生回答:「又不是當酒店住,這些背景每張相影出來也是不同的!」陳生鏡頭下相中人展露的神緒卻有目共睹。

舊照中為陳生的大女、兒子以及朋友,攝於半島酒店外,那時候舊啟德機場仍在運作,飛機升降總掠過九龍上空,大女舉起手指飛機的動作瞬間被陳生拍下。

對舊式婚宴文化、排場各樣,陳生也是記憶猶新,「有人結婚會派帖請我飲喜酒,從前擺酒拍結婚全家福,賓客都急於打麻雀,常催促師傅影快些,樣子不重要,最緊要是把他們恤的美髮、穿的靚西裝和名錶等一身『碼頭』盡收鏡頭內,很多人也會翹起手來展示首飾。」陳生不禁莞爾,「真正的有錢人是財不露眼,根不不會這樣『晒命』。」

全家福式微 只因不夠快

1980年代大陸改革開放,南下新移民日多,不少找不到正職而要做地盤散工,建築工人日薪甚多,錢來得快,新移民也如同一般低下階層港人要「老充」一番,穿起西裝戴起勞力士來拍照,「手錶一度是身價家底的象徵,而現在手提電話也能報時,手錶也自然不如昔日重要了。」全家福式微,美姿華也拍學生證件照,卻難跟同行競爭,全因起貨不及人快,「別人今日影明日有,我們三四日才曬好,全因師傅太固執,執相要執得完美,學生卻只想早點交相給老師,免被責罰。」

同一張人像拍上6、7次,被拍者的表情方可由拘謹漸變得放鬆,展露恰到好處的「真笑」。

1980年代大陸改革開放,南下新移民日多,不少找不到正職而要做地盤散工,建築工人日薪甚多,錢來得快,新移民也如同一般低下階層港人要「老充」一番,穿起西裝戴起勞力士來拍照,「手錶一度是身價家底的象徵,而現在手提電話也能報時,手錶也自然不如昔日重要了。」全家福式微,美姿華也拍學生證件照,卻難跟同行競爭,全因起貨不及人快,「別人今日影明日有,我們三四日才曬好,全因師傅太固執,執相要執得完美,學生卻只想早點交相給老師,免被責罰。」

塑造完美人像 眼笑的重要

陳生的攝影哲學,也許全在於「耐性」兩字。他強調拍人像不能着急,攝影師應慢功出細貨。拍攝一張人像,往往動輒拍上幾個小時、動用十數格菲林。他認為人像攝影是呈現被拍者的情感、美麗一面,不甘於例行公事地拍下傳統木無表情、正襟危坐的人像收錢作罷,在美學上應更有要求,即使被顧客誤解他不懂拍攝、浪費時間,仍要貫徹待之,「你拍得快和密,但被拍的人表情跟不上,也是徒勞。」

一般人開始埋位拍攝,必然拘謹,表情僵硬,陳生便擔當導演的角色,不斷指引和調校被拍者的視線、眼神、笑容和坐姿,「有所謂『眼笑八成,口笑兩成』之說,眼睛在笑容佔的角色比嘴更重要,真笑假笑都是由眼神來區分。當去到最後那幾張,出來的樣子最好看最自然,因為被拍者已『好攰』,不再過度用力擺樣子。」

陳生年輕時有習武經驗,反應敏捷,總能在一瞬間捕捉孩子最可愛活潑一面,「我是用氣功來拍照,氣一到指導動作,加上觀察力就能成功。」有相有真相,陳生備有一本又一本「履歷」相簿,記錄他兒孫和不同顧客在一連串照片中的表情變化,「要是未看過這些,你還以為攝影只是擺好場景、再按個掣便搞掂的簡單事吧!」

陳生堅持拍菲林相,但在視覺效果方面一直與時並進,亦勇於嘗試新事物。此舊照之背景「歐洲河畔」是來自投影機投放牆上的幻燈片。

美姿華攝影室

地址:香港仔大道210號一樓A室

電話:2552 6456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