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蒙・波娃化身「南宮夫人」 為讀者解答感情生活性疑難

撰文:賴家俊
出版:更新:

法國哲學家西蒙・波娃(Simone de Beauvoir)是著名女權主義先驅,她的著作對女性主義理論產生了重大影響。最近有研究員在研究她的《第二性》時,發現了大量西蒙・波娃與讀者的書信,西蒙・波娃原來成為他們的「南宮夫人」,回覆了成千上萬的男女讀者來信,解答他們的私密建議。

西蒙・波娃︰女人男人本質有什麼不同?男女不平等的基礎是什麼?

西蒙・波娃(1908-1986)是法國作家、存在主義哲學家、女權主義者及社會理論家,她以1949年的開創性著作《第二性》(The Second Sex)以及與作家尚-保羅・沙特(Jean-Paul Sartre)的開放伴侶關係而聞名。最近,有研究員發現了兩萬多封西蒙・波娃的信件,這批信件顯示受到西蒙・波娃非傳統的愛情生活觀啟發,成千上萬世界各地的男男女女,寫信向她尋求相關的私密建議。

這些信件由德克薩斯大學歷史學副教授 Judith Coffin 首次研發現。她在巴黎的法國國家圖書館(Bibliothèque Nationale de France)做有關《第二性》的研究時,偶然發現這批信件。

西蒙・波娃以1949年的開創性著作《第二性》(The Second Sex)以及與哲學家、作家尚-保羅・沙特(Jean-Paul Sartre)的開放伴侶關係而聞名(資料圖片)

讀者來信請教如何變性

西蒙・波娃的人生已絕不簡單,曾言「一個女人不是天生的,而是後天成為的」,她的讀者也向她探問一些尖銳的親密問題,部分問題以當代來說,都不是容易讓人啟齒。與普通書迷寄來的郵件不同,從這些信件中我們看到作者和讀者之間的親密聯繫。從婚姻到情婦,從生理困惑到性問題,從墮胎到風流情史,男人和女人均向她尋求建議。

這些信件跨越了動盪的歲月,由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期到早期的同性戀解放和女權運動這段時間。1962年,也就是同性戀在英國被合法化的5年前,一位36歲的英國婦女給她寫了一封信給她:「我就是所謂的變態、同性戀。我和我的朋友相愛多年了。你能告訴我哪位醫生能給我做外科手術把我變成男人嗎?」

西蒙.波娃:第二性 - EP78

1952年,一位39歲的法語教師向她表示:「我從來沒有感受過愛或欲望。我不是十分漂亮,雖然我的身體是足以吸引人,但誰也沒有讓我有一刻因欲望而顫抖。」

早在1967年墮胎在英國被合法化之前,就有一位婦女來信表示因在一張「骯髒」的桌子上經歷了非法手術後而「絕望地哭泣」。

Coffin 將這些書信檔案描述為「20世紀的文化產物」,認為廣大讀者認為西蒙・波娃既是一位才華橫溢的知識份子,又同時是如一位寄信人所說是一位「極度敏感的知心大姐(an agony aunt )」,這可能就是為什麼他們願意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一個陌生人的原因。

「作家們會收到信件,但他們並不總是保存它們。這顯露了,她是多麼地關心她的讀者,這也是為什麼她保存所有這些信件。」

三分一來信來自男性讀者

而令 Coffin 尤為驚訝的是,幾乎有三分之一的信是男性寫的:「這提醒我們,西蒙・波娃涉獵的題材很廣泛,包括個人生活、自尊以及女性對平等和自由的追求,也同時與男性有關,也讓男性感興趣。」

獻身於沙特之後,西蒙・波娃卻拒絕結婚,這事激發了無數讀者的來信。一位讀者寫道:「你是我們所有人的榜樣⋯⋯在愛中,應該沒有小氣和嫉妒。」

書信當中,有一些問題涉及當時的禁忌。Coffin 指出,有幾封信揭露了「與家庭虐待和暴力的鬥爭」。一位女士寫道:「我和我丈夫在一起一點都不開心。他非常敏感,而且暴力。」

位於巴黎蒙帕納斯公墓的西蒙波娃墓(資料圖片)

寫信的人來自各行各業,從工廠工人到醫生。直到西蒙・波娃於1986年去世,讀者仍然給她寫信,並在她位於巴黎蒙帕納斯公墓的墳墓前以放置紙張的形式留下他們的留言。

【新聞來源:衛報】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