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告:極度驚嚇!】意大利畸形雕塑 發揮人體奧妙的極限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011年的《Je suis mon fils, mon père, ma mère et moi》意思是「我是我的兒子,我的父親,我的母親和我」。(SANTISSIMI)

看到這段文字,代表閣下並沒有被文章圖片嚇怕,或是對這種獵奇核突嘢有着一定興趣。圖中似人非人的,正是意大利雙人藝術家組合SANTISSIMI的雕塑作品“Migrants OVIS”, 以冷峻扭曲的手法去創作一系列類似畸形或混種怪物的「人體」,試圖表現潛藏於人類內心那對於肉體變換的渴望和快慰。

2015年的“《Migrants OVIS》,安詳滿足的臉容和比例極不平衡的肢體產生極大反差。(SANTISSIMI)

由Sara Renzetti和Antonello Serra組成的SANTISSIMI,早在2009年開始經已選用「人體」雕塑作為創作概念及媒介。以矽氧樹脂(silicone)為材料製作的皮膚和四肢像真度極高,然而作品形象卻是違反自然,如像瘋狂科學家基因改造下的畸形怪人,兩者配合之下帶來極大視覺震撼。但在病態和獵奇背後,SANTISSIMI表示希望透過這一系列挑戰大眾對人類以至生物想像的作品,表達人們無意識中對於轉變(transition)的渴望,以及轉變過程中,基於褻瀆肉體而生的喜樂。在《Migrants:self-portrait》的另類自畫像中,他們便下了“We are in transhumance.(我們正處於移牧狀態中)”的註腳,難怪大部分作品臉上也帶有一絲絲滿足歡愉。

SANTISSIMI雕塑作品的另一特色,乃是將「人體」置於冰冷的容器死物中。2011年的《Je suis mon fils, mon père, ma mère et moi》(我是我的兒子,我的父親,我的母親和我)把發育成熟的巨型「胎兒」放進透明膠袋,另一作品《In Vivo》(拉丁諺語,意指within the living「在活體內」)則把一對赤裸男女獨立放進亞加力膠箱中封存,令活體彷彿成為能夠被無機物隨意封存保管的物品一樣。

去年完成的《MOM》則不用容器,改用繩縛,更加突顯出兩人那招牌式的擬真皮肉(還有脂肪)創作手法。(SANTISSIMI)

2013年的《In Vivo》(在活體內)把一男一女置於亞加力膠箱中。與其說是冰冷的屍體/標本,倒不如說「它」只是一件毫無價值的死物。(SANTISSIMI)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