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o Motherhood|頌揚母愛以外 以鏡頭探討母親的後悔與疲憊

撰文:moom bookshop
出版:更新:

「我愛著我的女兒,但我後悔成為母親。我知道這很難理解。我討厭社會對妳投以那種無私和自我犧牲的理想母親之期望、討厭那些壓力、討厭必須成為的樣子,討厭母親的標籤。妳曾經只是妳自己,現在妳變成了一名母親,整個世界都認為他們可以評判妳的所作所為,把妳當作孩子。」

當社會將犧牲奉獻、傾注生命等框架加諸於母性角色,紛紛頌揚「母親的偉大」之際,鮮少有人探究關於「母性角色」究竟是主動取得,或者被動授予,以及「後悔成為一位母親」等議題。

文:moom bookshop | 圖:《Undo Motherhood》

+1

來自俄國的攝影師 Diana Karklin 透過攝影作品及對女性的採訪,以不帶批判的方式看待母性,誠實地指向角色矛盾。攝影集《Undo Motherhood》中的影像主體,看似沈默平靜,卻於話語間暗自呼救。他們的眼神中閃爍著愛,也透露絕望、困惑、內疚與其他複雜情緒──這些情緒來自擁有和深愛一個孩子的同時,也意識到為人父母所需面對的犧牲。

+1

《Undo Motherhood》由七個章節所構成:「Anger 憤怒」、「Fear 恐懼」、「Isolation 孤立」、「Exhaustion 疲憊」、「Guilt 內疚」、「Resignation 屈從」和「Acceptance 接受」。攝影師將來自不同國家的七則女性故事,各自編排為獨立的冊子;巧妙的排版及摺頁設計,緩緩道出曲折故事隱含的情感;以不同顏色的碎花封面包覆冊子,手感粗糙,突顯母親們的孤獨與被社會譴責的沉默。「儘管我很想把它們看作是集體的聲音,但現實並不如此。」Karklin 解釋。

本書的最後一章強調了接受遺憾的重要性,為自己與孩子爭取權益,並逐漸從角色中獲得,學習與其和解。誠如 Karklin 所說:「我認為現在是時候提出關於母親角色的問題了。我們應該反思母親(和父親)過時的集體形象,並藉由促進父母共同承擔責任,以消弭家庭間的性別不平等。」

Diana Karklin,1981年出生於莫斯科,在德國、西班牙、俄羅斯和墨西哥之間交替生活。她自馬德里國際攝影和電影中心(EFTI)取得當代攝影國際碩士學位,其作品圍繞著「個人自由與既定規範」的主題,強烈關注於性別和女權主義。《Undo Motherhood》是她第一個完成的長期攝影項目。

(圖文經moom bookshop授權轉載,標題由編輯撰寫.本文不代表藝文格物立場)

尋書地圖——

moom bookshop 進口攝影書專門書店

【延伸閱讀:Luv. Rocco|舞台製作人患柏金遜症 從愛貓找回遇上優秀演員心

+2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