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之行・草間彌生展覽】用波點看清自己與日本藝術大師的分別

撰文:黃立暉
出版:更新:
被波點消融的現實畫面,確實震憾。(our_sweet_adventures IG圖片)

最近IG在瘋傳一幀照片:斑爛的大小波點在純白的房間滋生、蔓延。無他,因為日本藝術大師草間彌生的個展《我的永恆靈魂》現正於東京國立新美術館舉行。

實際上這並不是展覽區中的一部分,而是處於展覽出口外,離場人士必須經過的一個房間。每人進入房間前會被派發一張印有各色波點圖案的貼紙,觀眾可以將波點貼紙撕下,隨意貼在空白房間之內。將一個原本純白的空間,貼成一個波點的據點,讓純潔飾成瘋狂,瘋狂得震撼。

用波點消融物我 尋找快樂

這是一個頗有趣的觀眾互動,讓觀眾重新模仿一次草間彌生在1967年做過的行為藝術電影「Kusama's Self-Obliteration(Jud Yalkut, 1967)」。草間彌生的作品滿布波點的原因之一,出於童年被母親打罵逼致患上神經性視聽障礙,令視網膜上多了一重網狀斑,是以她童年所畫的作品,包括母親畫像都充滿波點。在繪畫波點的過程中,她得到快樂,繼而不滿足於繪畫的純然,而直接為實物與自己賦予波點。在1967所拍的實驗電影「Kusama's Self-Obliteration中」,無論騎在馬背、一身紅衣的她、馬,甚至背後的植物均貼滿波點,心無罣礙地讓現實世界變成自己真正的視覺,作為草間彌生式的「萬物齊一」。我不知道這能否就可以與佛家的「無我」與老莊的「道」扯上關係,最少最少,草間彌生用了這樣的方法消融了物、我之隔,褪去了個人身分。而這其實不過是她尋找comfort zone(波點視覺),以及討好自己的手段。

▲草間彌生自我消融的實驗電影「Kusama's Self-Obliteration (Jud Yalkut,1967)」

難得地會把波點貼上身的情侶。(surereez IG圖片)

回到現實,這互動房間有趣的地方是,當觀眾被賦予為眼前所見貼上波點的「權利」時,人們選擇往哪裏貼?對於草間彌生這位終極hardcore波點控來說,她不但貼身邊周遭的環境,更貼自己,讓自己成為波點視覺的一部分。但當觀眾如你我得到這樣的波點貼紙時,我們只會想到貼房、貼杯、貼書、貼碗,從來極少人貼在自己身上與房間「齊一」,只會貼在喜歡的物件上並與之合照。我想這就是我們與草間彌生的最大分別,也是最好的實驗吧?

They kept asking how many people were in our group & we kept saying three & they kept not thinking we were funny. (We are.)

kelsey bethune(@kelseybethune)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What a day to play! #vscocam #InfiniteKusama #acreativedc

Cecily C.(@yesitscess)分享的貼文 於 張貼

日本藝術大師草間彌生(官方圖片)

草間彌生《わが永遠の魂 我的永恆靈魂》

日期:即日至5月22日

休日:每週二(註: 5月2日(二)正常營業)

時間:10am-6pm;周五至8pm(最後入館時間為閉館前30分鐘)

地址:東京都港区六本木7-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