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Basel】藝術會場中的至Cult之選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Chim Pom - Super Rat(2017, 日本)
藝廊:
Mujin-to Production(東京)
日本藝術團隊Chim Pom的真老鼠標本Super Rat,整體上是一個結合標本塑像和影片的裝置藝術。
Super Rat(超級鼠)是花名,鼠王用以形容一般老鼠藥都毒不死、已發展出高抗藥性的都市變種老鼠。Chim Pom團隊聲稱以魚網捕殺幾隻超級鼠,製成標本後再染上黃色,整到成隻《寵物小精靈》的比卡超一樣。
同場加映捕鼠過程影片,Chim Pom想透過超級鼠作為符號,代表高強適應性和生存能力,來借喻日本人自生存於核幅射洩漏和高壓社會下之嚴峻境地。
此作有點殘忍,但卻屬罕見的日本式自嘲,有種令人難以抵抗的病態黑色幽默。
Makoto Aida會田誠 - 飯盒系列(2016, 日本)
藝廊:
Mizuma Art Gallery(北京) 
日本跨媒體藝術家會田誠素有「日本當代藝術頑童」之稱,他曾說出「生為天才,我很抱歉!」的超串言論。10年前一系列表情怪異的美少女高中生畫作頗為著名,一度被批評有厭女意識。作品題材涵括情色、暴力、戰爭及環保。
1991年出道以來針砭日本社會時弊,風格怪誕超現實,甚具爭議。今年Art Basel展出他以日本即棄便當飯盒、聚氨酯發泡膠及阿加力膠製成的混合媒介系列作品,每個以日語五十音中抽出兩個音來命名,姑且稱為「飯盒系列」。
聚氨酯發泡膠及阿加力膠以五顏六色漿汁姿態亂濺於飯盒上,像時下流行的玩具鬼口水、拉面膠之餘也極似男性某些體液,不禁令人聯想到孔子的「食色性也」。
紐約陶瓷家、黏土藝術家Adam Silverman於Rhode Island School of Design修畢建築及藝術學士學位,過去30年活躍於家具及街頭服裝等創意領域,曾任日用品公司Heath Ceramics設計總監。
Silverman的擅於為陶瓷表面加上血管脈或藤壺顆粒樣的紋理,再施以高超染色,令其貌似有機生命體組織,成為「詡詡如生」的「異形蛋」器皿。
Makoto Taniguchi谷口真人 - 無題(少女鏡像畫)(2016-17, 日本)
藝廊:
Nanzuka(東京)
「寥寥數筆,令你眼濕濕」這是我首次觀賞谷口真人作品的初步印象感覺。這位生於1982年的年輕藝術家今年剛好出道10年,其日式極簡主義風格清新討好,線條好少卻令人著迷。主要題材都是自80年代日本動畫等流行媒介消費中不斷重複循環、發展至今的「少女圖像」,除了對少年時代的谷口影響深,其形象更有取代真人少女的傳播力量,可以說是「萌系」根源。
今年Art Basel展出的少女鏡子圖像系列新作,延續2015年的香港個展《你》的實驗性。谷口以壓克力板和鏡子創作的繪畫,正面圖像溶化扭曲,鏡面反映出壓克力板背面的少女像雖然較暗(因為背光),卻仍然完整輪廓美麗,表達了「認知經驗」和「實際體驗」的反差。
谷口標誌性的飄渺夢幻、淡淡傷感外,令我想起帶來厄運的「分身」(相傳當人見到跟自己一模一樣的分身,便離死不遠),像日本懸疑驚慄片《雙生靈》橋段,出奇地帶有一絲黑暗的想像。
Javier CallejaCoconut(2017, 西班牙)
藝廊:
Nanzuka(東京)

70後西班牙藝術家Javier Calleja有着跟前皇馬足球員一樣的名字,作品常在單行薄、舊書紙、地圖集等「就地取材」上創作。畫風簡單清新,諷刺性的口號和大眼公仔是常用素材。新作《Coconut》甚有奈良美智的既視感。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