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 Basel】狂野奇趣野獸藝術品 動物可愛以外的一面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繪畫,人類已知最古老的藝術。
動物,則是古人最先畫下的東西-法國肖維岩洞中的動物壁畫,可追溯至3萬2千年前。
是次Art Basel中亦不乏以動物為內容的藝術品,這批名副其實的「野獸派」正好讓大家飲水思源,感受一下何謂變變變生命力。
藝術家:George Boorujy
作品:Chatham Bend
畫廊:P.P.O.W
母獅大開殺戒後的平靜、北美猛禽的凌厲眼神,或是潛藏於草原野獸身上的靈氣……在紐約畫家George Boorujy極盡細緻的筆觸用色下,顯得份外銳利逼人。大尺寸畫布上,每一條羽毛以至每一條羚角坑紋也被徹底透視。George Boorujy逼使觀眾和一眾叫不出學名的動物面對面「對質」,無聲無息地直視自己源於未知/陌生的恐懼和膜拜讚嘆。
藝術家:Josh Smith
作品:Untitled
畫廊:Xavier Hufkens
別以為NBA球星Josh Smith踩過界玩藝術,這條咀藐藐的怪魚(是否左口魚?)其實是出自另一位同名同姓的美國藝術家之手。1976年出生的這位Josh Smith最喜歡以魚、樹葉和自己的名字作為創作主題,他本人亦相當爽快直接,指自己希望抽走藝術創作的神秘面紗,令普羅大眾也能直觀理解-聽到這裡,大家再沒藉口以「藝術嘅嘢我識條鐵」來當擋箭牌吧?
若說意大利雕塑組合SANTISSIMI是以「人」為本,展現人體形態的畸化;澳洲女藝術家Patricia Piccinini則是以「物」出發,透過製作令人不安的混種生物,去探討生物工程和基因改造等科學倫理議題。猶如獵奇版MONCHICHI的“Dancer”用上矽氧樹脂(Silicone)、樹脂、金屬、人類及動物毛髮「製作」而成。不知會否像其舊作一樣,找來小朋友和毛氈和作品相處以加強效果?
藝術家:Nobuaki Takekawa(竹川宣彰)
作品:Osprey and Okinawa
畫廊:Ota Fine Arts
以「鷹和沖繩」命名,這幅雕版印刷作品意指去年發生的駐日美軍魚鷹機墜落沖繩一事,美國和日本的關係在畫中昭然可見。戰爭、國家和民族歷史一直是竹川宣彰作品中的重要命題。既是反仇恨言論運動組織「反種族主義隊」成員,亦積極參與311震災活動,來自東京的他可謂是無比貼地。其作品和媒介遊走在童趣和冷峻、復古與現代、西洋和亞洲之間,去年的INTEGRITY更甚有Vaporwave風味,真心推介。
藝術家:Sun Xun
作品:Sun Crown
畫廊:Sean Kelly
不知是否因為今年雞年之故,促使來自遼寧的影像藝術家孫遜以這幅公雞作品參戰是屆Art Basel。這位80後生力軍一向喜歡探索各種創作素材和媒介,在電影作品中滲透對中國歷史的隱喻亦是其拿手好戲。但在政治以外,他亦提過「作為一名藝術家,只關注政治主題是非常危險的。」今次以靜制「動」,以狠勁粗黑筆觸帶來另一種藝術詮釋。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