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三月・Art Central】中環海濱那些藝術與女人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身處Art Central叫人想起朱自清,想起他寫過一篇關於女人的短文,說自己看待女人的心情和目光,說自己如何「到無論甚麼地方,第一總是用眼睛去尋找女人」,在火車上甚至走到女校裏;假如那個時代經已流行,相信更包括這種大型藝術博覽,他會堅持「拖着兩隻腳跟着她們走,往往直到疲倦為止」。

藝術的創作對象沒有規範,人物尤以女人為主,不談論述先關注眼睛,那是對美色與輪廓的滿足與渴望,困於一座巨型帳篷之內的Art Cenrtal,乘得上海風卻註定矗立不了過於龐然的作品,卻又令眼前路線更專心。今年有不少女人,那是藝術的女人,「這個陶醉是剎那的,無關心的,而且在沉默之中的」。

攝影:陳嘉元

時間成了她臉上,甚至畫框的皺痕,Yoko Ono(小野洋子)一進門就叫人注視。

假如這是位男性,你還是會覺得創作概念有趣,但大概不會有叫人一欲窺看的感覺。

在場內被一件又一件以女性為主體的創作吸引,一幅張愛玲油畫是最直白的點綴。

《紅樓夢》內說,女兒是水做的骨肉,男人是泥做的;尤幸水着張狂的年代過去了,水和女人又回歸了安好。

對抗性極強的兩種元素:平頭裝(Skinhead)和女性制服,擾亂你對女性色相的想像。

有時關於女人的也不一定只有外觀,愛和權力的並置,讓人引發甚至是對現代女性的討論。

以色列藝術家Lee Yanor的女性肖像作品,攝下女性的翩躚。

16mm的菲林投射,一隻會動的眼睛,引人不住聯想。

卡通貼紙是成長路上的恩物,中國藝術家葉紅杏用之表述《堆積的沉默》,卻叫人聯想出一顆洶湧的小女孩心境。

不解釋,回眸就是女性的專用詞。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