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中國「邪膠」玩具代表Kaiju Tan 邪惡得得B踩進藝術領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對藝術迷來說,上星期的Art Basel自然是必去之事。但在玩具迷眼中,上星期日(25號)舉行的一場玩具Show卻更加矚目 ─ 中國最炙手可熱的Sofubi(軟膠)玩具設計師Kaiju Tan來港舉行名為《Circus》的個展兼販售會,一眾面目猙獰的「非人生物」大軍盡出,就算閣下對玩具興趣不大,也不妨了解一下這種被稱為「邪膠」的恐怖作品,如何跨越玩具和藝術品的界線。

Kaiju Tan的成名作「人面豚」(Pig Pig Man)爛口兼流膿,卻是不少收藏迷眼中的「美」。(官方提供)

問:為何會選用《天線得得B》作為Telemimi的靈感?

我的東西主要是看起來比較嚇人的怪獸,《天線得得B》則是比較好玩、活潑,從小孩角度去看會覺得很有趣,所以想利用兩種關係拼合出新的東西。

問:能否介紹一下首次曝光的新作品Telebobo?和Telemimi有沒有什麼故事或背景上的連繫?

Tele其實是個共有4件作品的系列,Mimi和Bobo手臂上分別有「天」和「真」兩字;計劃中另外兩隻寶寶則會有「無」、「邪」,加起來就是天真無邪,也許會在明年公佈。

Kaiju Tan,中國最炙手可熱的Sofubi玩具設計師之一。修讀藝術出身,深受恐怖片和搖滾樂等次文化影響,混合自己的怪夢創作出一系列非人生物。人頭豬身的「人面豚」和邪惡版天線得得B「Telemimi」均極受一眾「邪膠」收藏迷歡迎。設計師本人堅持不露面不拍照,最喜歡遊走在會場觀察大家的反應……

Tele系列共有4件作品,活動當日才首發布的Bobo,和已推出的Mimi手臂上分別有「天」和「真」兩字,計劃中另外兩隻寶寶則會有「無」、「邪」,約會在明年公佈。(官方提供)

以「神作」天線得得B為皮囊的Telemimi,比Ron English的骷髏咀更加「激進」。(官方提供)

問:比起其他玩具物料/形式,Sofubi玩具的吸引力何在?

雖然其他材料也能做出這種藝術品型的玩具,但Sofubi這種物料本身的質量比較高端,軟韌度和可控性也很高,只要克服限制就變得非常好用。

問:你提到靈感源自舊電影/搖滾樂,哪套電影/哪張唱片對你影響最深?

音樂方面會是瑪麗蓮曼森(Marylin Manson)吧。電影方面則是那種奇異恐怖主題的黑白默片,手法當然比較幼稚,但從中可以發掘很多東西。

問:你的作品通常也是以潰爛/溶化面目示人,為何偏好這種狀態?

大家應該會比較想看一些平日看不到的東西,加上早期恐怖電影也是用這些方式去呈現何謂不安恐怖。

相比之下,Mimimonster已經是比較可愛的作品。(官方提供)

問:要在Mimimonster、人面豚和Telebobo中選一隻作為寵物的話,你會選哪個?為什麼?

Mimimonster,我想牠應該沒那麼壞吧,可以把它當成寵物小精靈般看待;其餘兩隻太難控制了。

問:能否分享一下腦海中最邪惡最鬼畜的想法是什麼?

在設計Mimimonster時有一個想法……就是Minimonster一開始只是一顆小東西,但會以人類為宿體,然後突然就不斷「爆」出來,越生越多,Minimonster的頭卡就是這個畫面。

另外就是,在播放着吃人畫面時,背景音樂放的卻是老舊美國兒歌,很平靜地配合那個畫面,自己挺喜歡這個感覺。

Telebobo在活動當天首次曝光,加上可以即場抽選一眾舊作,吸引不少邪膠迷慕名而來。(官方提供)

問:怎樣看中國目前的Sofubi界?樂觀嗎?

目前大家仍在探索階段。現在很多人也把Sofubi局限在怪獸方面,其實這種物料或載體不一定要拿來做怪獸,反而可以跳出框框,轉而傾向小型藝術雕塑。傳統的藝術品只有一幅,以天價賣給一個人而已,但像村上隆或是其他藝術家,則會是限定形式賣400張畫,一張畫以幾萬元或更平的價錢出售,變相是把藝術品平價攤分予喜歡它的人 ,把藝術品變成大家也消費得起。

問:滿意今次香港站個展嗎?

今天非常滿意。很開心,不是因為場地好,而是看見大家的反應都很high ─ 就算是在舊倉庫/破地方搞也沒關係。加上我全程在後面偷看,98%人都不認得我,自己其實頗享受這種感覺:聽到有人聊八卦說「這個好貴呀﹗」但我不會因為大家覺得貴而影響自己的想法,主要是想以最平常的心態去珍惜和大家的交流。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