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場探險】長沙灣聯邦地下街(上):御宅族的失落園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死場,即是死寂的商場。

不論是空置率高,又或是人流偏低,這些商場既沒有大型活動,也不見明星到場宣傳。不過,死場不一定不值得一去,我們的死場探險隊,為大家搜尋港九新界中,死亡、低調兼無人識的商場,從中發掘新奇刺激有趣的亮點。

第二集,長沙灣聯邦地下街。

正門的電視機牆尚算有少許恐怖感,然而聯邦地下街並不是走獵奇路線的死場。(王嘉政攝)

「聯邦地下街」五字,或許令人不期然把《高達》中的地球聯邦軍,以及周國賢舊歌《地下街》的浪漫情節相及結合,然而幾廿歲人無謂幻想太多,此聯邦地下街不過是位於長沙灣和荔枝角中間的一個地下小商場,和地面至三樓的聯邦廣場(下文會提到)同於1958年落成,在它們之上則是「上蓋住宅」聯邦閣。

但就算聯邦之名多響亮,仍然無法改變它們已成「死場」的事實。根據記者觀察以及受訪者所知,仍在地下街營業的店鋪只有兩間美容店、一間單車店、一間每周只營業三天的中醫、一間偵探社,以及接受採訪的中古電玩店,兩日採訪其間合共遇上過三位街外客,人流稀少程度足見一斑。加上不像上回高威廣場般有藝術空間進駐,究竟這個地下死牢有何值得探索?

場內空置鋪位眾多,租出的鋪位不少也是用作貨倉之用,右上角的一間更是廢料堆積如山。(王嘉政攝)

每個「死場」也有其獨有氣味:荃灣海濱廣場有陰森恐怖味,《生化壽屍》取景地新時代廣場有Cult味,聯邦地下街則有着微弱的御宅(Otaku)味。

像電玩店Otaku Games附近,有兩個放滿舊版Medicom 12吋可動人偶、大友克洋《亞基拉》海報等玩具動漫收藏的殘舊櫥窗。「嗰幾間玩具舖從來唔開,用嚟擺貨㗎咋。」看更叔叔解答了記者的好奇,搜尋之下亦發現店主早已「轉移陣地」至玩具集中地——旺角皆旺商場地庫繼續營業。

同玩具不同命,有的可以在現時點或信和大放異彩;有的只能在不見天日的死場中渡過餘生。(王嘉政攝)

至於樓上的聯邦廣場,亦有另一間和御宅、次文化相關,主打彷真人形娃娃和網購的小店Hello Leeho,一整列1:1大小的女性「胴體」並排而坐,在坊間玩具店以至情趣用品店均相當少見,店主Lawrence指選址「死場」聯邦,全因租金便宜:「5千蚊左右,與其說是舖頭,這裏更像Showroom,旨在讓有興趣的人看看娃娃實物。」這種通常被歸類為性愛娃娃的另類玩意,既和死場一樣鮮有進入大眾目光,亦同樣有其獨特性和研究角度,像日本和中國先後研發的機械人女友娃娃,便以「人機戀」拓闊了戀愛關係和性愛的可能性。

在聯邦廣場2樓的Hello Leeho,你能看到市面少見的等身大彷真人偶。(王嘉政攝)

次文化以外,聯邦地下街的另一有趣價值,乃是作為研究城市發展政策的活教材。翻查資料,房協自2012年起在長沙灣區展開「喜」字頭住宅發展計劃:以喜盈、喜韻、喜漾、喜薈、喜雅共五個小型私人屋苑項目,提供900個住宅單位,加上同區精品住宅以及其他市區重建項目,不難嗅出當局希望把長沙灣打造成中產地區的意慾。聯邦地下街對面的舊樓據悉已被田生集團收購,意味着這個「死場」極有可能是下一個收皮……不,收購目標。問題是,撇除金錢考慮,「死場」對於社會和人們是否真的毫無價值?保育古蹟和郊野的同時,又有沒有需要保育死場?

聯邦地下街續集,將找來場裏的中古電玩店Otaku Games店主,聽聽從德國來港生活20多年的他,為何樂於在「死場」開店,以及死場對於香港人的重要性。

下集連結:長沙灣聯邦地下街(下):德國人獨享無人之境的樂趣

在市區重建計劃下,「升值潛力高」未必是笑話-但死場消失又是否好事?(王嘉政攝)

聯邦地下街/聯邦廣場

地址:長沙灣青山道465-471號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