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場探險】柴灣高威廣場藝術空間 探討人類與大自然共生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死場,即是死寂的商場。

不論是空置率高,又或是人流偏低,這些商場既沒有大型活動,也不見明星到場宣傳。不過,死場不一定不值得一去,我們的死場探險隊,為大家搜尋港九新界中,死亡、低調兼無人識的商場,從中發掘新奇刺激有趣的亮點。

第一集是柴灣的高威廣場。

東港城入口很低調,加上位置偏遠,過門而不入的情況很常見。(黃正軒攝)

私人住宅高威閣在1983年入伙,樓下東港城商場及高威廣場的上下兩層組合(下統稱「高威廣場」)依坡而立,陪伴該區街居民逾30年。

跟一般屋邨的「噏耷」舊商場差不多「半生不死」,高威廣場人流稀少,只有周末和放學時間較熱鬧。業權分散舖位多是以街坊「衣食住行」為依歸的店舖。補習社、琴行、學童興趣班和文具店等學生(或家長)服務不在話下;數間髮廊、中西醫務所、車仔麵檔、專業改衣、美容中心、經濟的時裝童裝店等小本經營亦是意料中事,同類商場常備。

缺乏新潮店舖食肆和奢侈品的刺激,外人不願費時來此處探秘,不過細睇下高威廣場仍是有驚喜,某些舖頭根本看不出在做何種生意,像藝術空間Neptune(惑星海王)絕對是其中之一。

一樓的東港城(上)及「地窖」高威廣場(下)之入口。(黃正軒攝)

「Neptune」位於高威廣場一樓(東港城)153號舖。(黃正軒攝)

玻璃門寫着Neptune的店舖,具有難以言喻的神秘氣質,比所有商店都更耐有尋味。牆上一幅半裸女橫卧看着鄧小平的藝術沙龍照,電視放着不明外藉歌手以冷辟外語唱歌,中間放了幾棵彷彿來自法國科幻動畫《奇幻星球》(La Planète sauvage,1973)中的惑星的黃金粉色仙人掌…… 抽象展品放在同一單位,跟周遭尋常店舖對比格外強烈。

Neptune對面是文具店及童裝精品店。(黃正軒攝)

宛如培育着外星植物的巨大玻璃箱。(黃正軒攝)

策展人士日:街坊商場美學無可代替

哥倫比亞裔獨立策展人士日現長居香港,也是活躍於多本國際藝術期刊的藝評人。(黃正軒攝)

翻查官網,Neptune約去年三月開始,每兩、三個月便轉變主題,是受藝發局資助之藝術項目,「為期一年的策展計劃,組織多個本地及國際藝術家聯展,作品除了與香港的藝術社區有關,同時亦呼應周邊社會結構。」記者聯絡了本為柴灣居民的策展人士日(Inti Guerrero),他在柴灣區住了五年,一直都想回饋社區。「我是高威閣常客,這裏給我的感覺是『平行宇宙』。雖跟商業有關,卻以平民化小店為主,帶着抽象獨特氣質,像反抗大財團控制的繁忙商場。」

Neptune剛進駐高威商場的狀況。(Neptune)

作為東區死場的一大代表,高威廣場長期是無人地帶,在士日眼中卻有豐富美學價值,視為都市縮影,通道等同於街道形成類似村落構造:「空曠得令人靜心,慢慢發掘和欣賞平日忽略的細節。店主可能整日都沒跟一個客人談過話,其坐鎮都帶『劇院性』,如同扮演角色,都是相關服務知識保存者。」高威商場「無用」之處啟發了他,「當代藝術常令人聯想到只有中產精英才明白的奢華東西。我們展出的作品都是外向的,目的是跟高威商場美學和周邊社區結構連結,不會太難明白,以吸引大眾欣賞。」

三大議題:城市規劃、天文學及性別

士日進一步以Neptune名字的三大靈感泉源,解釋這個頗具試驗性質的藝術項目背後意念。

首先居屋屋宛「樂翠台」的英文名是Naptune Terrac,「樂翠台坐落泰民街,就在高威閣對上的半山,這典型民居區域是構成柴灣區身份地標之一。」其次就是代表這個柴灣街坊商場展館屬於「邊陲」——不論在地理還是藝術價值取向亦一貫如是,Neptune策展平台紮根鄰里,具有非傳統面向,更帶點幽默,「Naptune即為海王星,我們身處的太陽系最遙遠最邊緣的行星。香港的藝術中心、展館都集中於中環、灣仔等市中心地帶。對於藝圈人士而言,入柴灣觀展就像出發去海王星般長途跋涉。」而第三是流行文化參考,Naptune也指日本動漫作品《美少女戰士》中的同性戀角色海王美智留:「《美少女戰士》一度紅遍東亞,當中海王美智留跟天王遙兩女的lesbian關係,是不少人童年時透過電視和漫畫,首次接觸到的同性戀典範。」士日總結,城市規劃、天文學及性別性取向除了是Neptune的三重意思外,亦是在該點展出作品必然緊扣、探討的議題。

香港藝術家吳國凝的行為藝術作品《身體在有風景的房間休息》留影。士日指藝術家在中共領導人合成照前躺足一日,橫卧身體形成山脈狀,似在欣賞但其背上「YES!」字諷刺香港的民主危機,帶反叛意味。(黃正軒攝)

對比吳國凝的超現實抽象風格,澳洲原住民Bidjara族人出身的藝術家Christian Thompson大玩其民俗語言文化及酷兒文化元素。電視播放他以土著語言唱流行風的傷感歌曲;而照片則為他扮演族中女巫,顯現男性剛陽以外陰柔一面。(黃正軒)

社區藝術理想未竟全功 鄰近店東難以消化

即使Neptune銳意在不一樣場所建立策展平台,提供低成本地方予本地及國際年輕藝術家發表作品,嘗試將當代藝術變得「貼地」跟本土社區鄰里對話交流、緊密結合,只是高威閣之類的街坊小商場位置偏僻,交通來往亦不算便利,吸引力相對有限。對面文具店東主梁先生平日會義務為Neptune開門,他表示展館開幕時人頭湧湧,過後卻很冷清,應在網上加強宣傳。

經營童裝精品店的李小姐則認為Neptune很特別,指跨區來看展覽多為藝術教師及學生,高威廣場做來做去也是街坊生意,鮮有外來者,有時行人經過都會好奇了解,對某些對作品都有感想,卻不是每個也看得明白:「像我自己,雖看得出是仙人掌,但要看單張才知道它要表達的思想。」

《Neptune Terrace 樂翠台》(Neptunehk.rocks)

隔壁時裝店東主Annie認為展館初期的作品如金魚雕塑美觀,後期則不太欣賞,「我不太明白單位進行甚麼事情,吸引不到本區人。要是有人來看,都是出於八卦而未必為了認識藝術。」她憶述第三個聯展《Neptune Terrace 樂翠台》舉行期間的一件意外,其中一個裝置是大鳥籠中放着真正活鳥,雀鳥疑因缺乏活動加上夜間商場關閉令空氣不流通,疏忽照料情況下逝世,「一些店東曾寫信去業主會投訴。」Annie說。

對此事Neptune曾於官方Facebook專頁鄭重道歉,土日回應:「這是一個不幸、傷心的時刻。我們以最莊重小心的方式處理過世鳥兒的遺體,亦對鄰近店家道歉。」但他認為是次意外不應掩蓋整個策展計劃的中心思想,「該作品是反映香港居住環境如何影響人的心理狀態,鳥和鳥籠是對這環境的一種影射。」士日表示Neptune策展計劃已續期多一年,且看此空前藝術經營模式未來如何發展下去。

Sailor Neptune Part II (Neptune)

正值藝術最熱鬧的三月,Neptune也帶來了新展覽《Sailor Neptune Part II》 (美海王戰士 - 第二部曲)是一系列探討幻想與性別之間關係展覽的第二集,是澳洲/哥倫比亞藝術家Maria Fernanda Cardoso與本喆藝術家Angela Su作品,透過人類與大自然的共生關係,將性、性器官和與身體再現的既有概念向大眾提出質問和懷疑。

《Sailor Neptune Part II 》


地址:柴灣道111號高威閣東港城一樓153號舖(泰民街入口)
日期:3月12日至5月22日
開放時間:星期四至日2pm時至8pm
網站:neptunehk.rocks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