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生活2:文殊花度】一杯茶一些花 改轉環境先觀照心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人,常說工作太忙,生活太枯燥,斗室太小。我們以為改變要很費力,卻沒想過找個瓶子,一點水,一枝花,再死氣沉沉的環境與人,也能夠隨之找回一點生氣。誰都知環境可以改變心境,不過原來當心境改變了,眼前的東西都仿佛不再一樣……

攝影:陳嘉元
場地提供:木+木idg concept

中國插花,是心境與花境的互動

這道理,是花藝家Emily教會我的。在太子工廈,外面仍舊車來人往,但眼前有花境,還有茶席,誰還會想到煩囂?「插花,除了是一種視覺表達,也是為了尋回一顆靜觀的心。」Emily呈現的是中國插花。也不用說到很深奧,只要看她的花藝作品,自自然然就會感覺到一份平和……

這天,白色的月牙型花器,摻雜着龍柳、曲蔥、蘭葉,縱有小牡丹與重瓣鬱金香,也不招展。「不同於西方插花,講究顏色、形式為先;中國人更着重花境與心境的互動,以花的個性去表達自己的情志,也是花藝所強調的意趣。」意趣難懂,因為沒有固定的方法去捕捉;但其實也不難懂,只要體會到四時變化,理解各花材的獨特之美,而最重要,是明白自己為何插花。「插花也是一種藝術表現,但如果沒有自我、個性、思維在當中,你的插花也不可能稱之為藝術作品,只是一個商業或節慶產物。」

沒有閒心,做什麼都會覺得煩躁,但定下來,自自然然就會做到。

最初,Emily也是學習西方插花,無論結構、色彩、形式,都有明顯的格式可循。但她最喜歡的,其實是將剩餘下來的花材加上茶器、陶瓷,創造自己心中的景致。「回想起來,我覺得那是我花藝上的第一次頓悟,因為我不是單純依照老師的教導,而是將自己的心情呈現表達出來。」頓悟是指剎那間領悟到一點道理,就算不提到禪,人在一件事上不斷思索,總能突破自己。花藝上,Emily就是這樣。

喝茶插花,都是生活的藝術

也因為從小愛茶,讓Emily更理解和熱愛中國插花。「習花、習茶,都是講究心法,是沿於生活的藝術,是一種loose style。」事實上,誰都可以喝茶,插花,多數人也是想藉由兩者來提昇生活,喝清新的春茶就要配雅緻的花葉;茶味濃時,花也更為鮮艷。然而許多人沒發覺,這改變其實是先要由心境開始。插花不過是個過程,「我現在常對學生說,先要讓內心沈靜下來,才可以觀照自己,有何不足窘乏。有了心境才有悟境,有悟境才有花境,創作出來的花才會帶來微妙感動,即使平和,都可以令人留下深刻印象。」

+7
+6
+5
中國花道都有法則,也有形式、結構。例如枝條與花器的比例,置入枝條、花、草的次序,還有定枝的方法和手法也有考究,卻比日式花道多點率性和野趣。

初期創立文殊花度教授插花,曾有人誤以為Emily教的是日本花道。她不慍不火地說:「雖然都屬東方花系,也有類同之處,但對於意趣的展示,還是有分別的。」其實,意趣除了來自個人,也來自外在 ─ 將山林的景色引入室內,使人領略自然。「當中,除了要將山林的印象移境入室,也有一份創作者展示的當下心境和率性。比較來說,日本花道會加添較多人為的功夫,如較繁密的折枝、揉枝,來改變花材的面貌,達致心中想要的作品效果。但中國人插花,較想追隨自然,盡量展示花材的原有個性。」事實要做起來,亦不難。她說:「只要對大自然有接收和覺察,一個花器,幾枝花草,已一定能夠做到初步。之後只視乎你有沒有精進的心。」

總有聽過:松象徵長壽、梅花寓意堅忍、菊花寄寓淡泊……與其說中國人對花草充滿想像,不如說有一份崇敬。所以古時有文人以花草寄寓情志,現代有人透過插花冶養性情,只因花草的確擁有改變人心的力量。「尤其生活在這麼煩囂的都市,我覺得茶和花都喚醒了我的內在,讓我能夠專注,倒空自己,內心多了和、靜、虛。」的確,喝茶賞花,若兩者不和,心也不能恬靜,兩者其實需要互相呼應。「『和』很重要,一個茶席,每樣器物要互相配搭,但又不凌奪,就像人與人之間怎樣和而不同,都是茶和花所教會我的道理。我很喜歡一句說話:『落花無言,人澹如菊。』花開花落,其實對人生都總有啟發。」

Emily Chong
「文殊花度」創辦人,香港花藝家。求學時開始鍾愛東方文化,除花道,也鑽研中國藝術、陶器、茶藝及雅好佛學。文殊取自文殊菩薩,佛教四大菩薩之一,代表智慧和雅致。花度乃指追尋花藝的溫度、厚度、高度和深度。
文殊花度 M.dimension:@M.dimension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