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後中國女藝術家針拮乳房 批判「要靚唔要命」整形風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除了政治,性別平權相信是最易引爆網民大戰的議題,但在信息瞬間即逝的網絡,一眾罵戰帖文和KOL長文往往見得兒嬉蒼白。

與其靠鍵盤,不如借藝術建立更有力的性別論述。像中國女性主義藝術家王瑋珏的新作《Boobroom》,以巨型針織粉紅乳房表達中國女性面對整形,隆胸等身體商品化的壓力和不公平。

中國年輕女藝術的作品《Boobroom》剛於美國三藩市的StARTup Art Fair展出。(Weijue Wang)

《Boobroom》以酒店房間為場景,白色雙人床上一對名為《Airport Dream II》的乳房自然是主角。其誇張尺寸把現今社會對女性乳房的審美標準,把圓渾、脹滿及粉嫩盡情放大。1993年南京出生的王瑋珏自言,其成長階段正是商品化在中國發展得最急速激烈的年代,消費主義和商品社會全方位轟炸大眾身心,至於身體方面,更以女性首當其衝,身材要瘦、皮膚要白,胸部則要大,不然會被稱作無魅力、「飛機場」(這亦是作品名稱由來)。王瑋珏又從其自身經歷觀察到,現今中國女性往往希望整容或隆胸換取「美」,但這些身體改造過程背後其實卻充滿「痛」,削骨、開胸、抽脂以至縫針在各種意義上亦是極為暴力。

作名名為《Process》,切割、增大再組合的過程,是隆胸等整形手術的原理。(Weijue Wang)

正是手術刀和針(鋒利)所帶來的痛,啟發王瑋珏以羊毛針刺(needle felting)作為創作媒介。每個看起來柔軟的粉紅色乳房,背後也被刺過數以千次,然而不少渴望趕上社會審美標準的女性卻樂意接受這種「摧殘」。「現代女性雖然多了自由,但物化女性風氣卻威脅着女性的自信,令她們以痛楚換取社會所定義的美麗。」王瑋珏又如此解釋創作概念:「酒店房間能夠放大作品中的性/在地意味,同時營造出女性身體部位的拜物主義。床上和散落地上的小乳房均能引起觀眾的想像。」

《Airport Dream II》(Weijue Wang)

+2
+2
+2

《Jar》(Weijue Wang)

王瑋珏的針刺藝術計劃早在2016年始動,以乳房為概念創作出一系列作品,如《Jar》在透明密封罐中塞滿各種迷你羊毛針氈乳房,當中包含粉紅、啡、黃等不同膚色,而《The Bestseller》則將這些迷你女體配上戒指底架並置於陳列架上,呈現女性商品化下的赤裸買賣。

 

Weijue Wang 王瑋珏​
個人網站:www.weijuewang.com
Instagram:www.instagram.com/weijueeeee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