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之聲】男子歌唱組合爆烈兄弟 舞台上燃燒王道動畫熱血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香港以ACGN為興趣主軸的同人界,除畫師、cosplayer外,最大聲而又令人注目的群體,就是音樂群體,即歌手、樂隊和舞團。

一套動畫作品能否打動觀眾的心,故事、畫功和配音故然緊要,牽動觀眾情緒音樂也是不可或缺。出色的動畫主題及片尾曲,地位和入腦程度不亞於動畫本身。

你可能未必記每套動畫的劇情,但熱血的動漫歌曲必能勾起令人昂首的畫面。澤野弘之的電子搖滾交響樂《Before My Body is Dry》一響起,彷彿《Kill La Kill》女主角纏流子在你面前爆衫變身;陳麒元主唱的《Get the World 》使人想起星馬豪星馬烈這對四驅兄弟的愛車在跑道上追逐。

今集《同人之聲》請來出show全情投入、元氣十足的男子歌唱組合「爆烈兄弟」受訪,且聽聽他們在所謂「王道」的熱血少年動漫作品日少、萌系和輕小說當道、動漫歌壇「陰盛陽衰」之現在,如何貫徹自身熱血剛陽之道而不失現代化,當然亦有他們對動畫歌曲未來的看法。

熱血卡通歌 唔睇動畫邊識唱?

爆烈兄弟之弟小犬(左)及兄Quidam(右)鍾情王道熱血的曲風,奉日本動漫天團Jam Project為音樂路上的圭臬。 (龔嘉盛攝)

Quidam出道十年,表演經驗豐富,早年更在旺角西洋菜南街的行人專用區駐唱,向大眾唱出動畫魅力。(龔嘉盛攝)

爆烈兄弟作為動漫歌唱組合,兩位歌手Quidam犬崎祐也(小犬)必定是動漫迷。要了解他們的音樂世界,必先要請教下二人喜歡的作品。

Quidam份屬小犬先輩,2007年已出道登台,影響二人的動畫和歌曲卻無太大的時期分別,例如《數碼暴龍》及和田光司主唱的經典主題曲《Butter-fly》就屬二人集體回憶,他說:「《小魔女DoReMi》這魔法少女作品,是套好講『心』的動畫,故事感動,令人看到世界美好的一面。」

小犬雖然從小看動畫,但比較後期才接觸卡通歌,「我會唱流行歌手如李克勤的歌,自從接觸到Fire Bomber後才『人體自燃』般變成火屬性的『熱血系』歌唱者。」他的聲線和高昂嘶叫的唱法很易認,最近翻唱《一拳超人》主題曲《THE HERO!》粵語版就獲得不少好評。

此外,小犬亦深受日本遊戲品牌Key發行的戀愛冒險遊戲兼動畫《CLANNAD》影響,他的藝名犬崎祐也,是由作品中的幾位男主角名字各抽一字來組成:「這作品雖然像『動畫界韓劇』,但我希望能像劇中男主角般堅強,成為保持一己信念的男人。」

小犬珍藏Fire Bomber曲譜。 (龔嘉盛攝)

Fire Bomber是《超時空要塞7》中出現的虛構搖滾樂團,深深影響小犬的音樂理念,「愛唱歌男主角面對無止境的種族鬥爭和戰事,他嘗試以音樂和歌聲感化不同人的心,希望達致停戰和平。」他驚覺音樂力量之大,由心而發的直率演唱,也許能感動別人改變世界。

小犬珍藏Jam Project曲譜。 (龔嘉盛攝)

Quidam小犬二人同奉為神級的藝人,是日本殿堂級動漫歌唱團體Jam Project(下簡稱JP)。JP去年曾來港演出,由五位獨當一面、唱過無數經典的動漫歌手組成。「隊長影山浩宣先生唱過《龍珠》同《星鬥士星矢》主題曲,也是《一千倍動能》的作曲;『金毛』的北谷洋則唱過《勇者王》和《海賊王》;奧井雅美唱《滴骰孖妹》的主題曲,在《魔劍美神》和《遊戲王》;福山芳樹則是《超時空要塞7》男主角熱氣巴薩拉的配音和代唱。」

二人如數家珍地數出各JP成員唱過主題曲或片尾曲的動漫作品,擁躉熱愛可見一斑。音樂本身出色外,JP以小犬形容為「搏老命」的忘我台風為人稱頌,每次現場演出都會賣力跳來跳去、唱到身水身汗。二人非常嚮往這種表演方式和跟觀眾互動的感覺,視為參考模範,「希望能像他們一樣,帶熱情同元氣給大家。」小犬說。

Quidam同人歌唱界年資非淺,之所以越來越有心在同人圈子表演,都有賴JP的啟發,「年少時不太認識JP,只聽過他們的歌,謹停留在覺得好聽的地步;但自從觀看現場演唱DVD之後,就見識到JP的強大魄力,這班老前輩唱歌的熱誠、感染力好犀利!」

同人音樂與眾同樂 細數難忘寶貴經歷

小犬的動漫歌唱比賽獲得的獎項,以及他以不同名義參加的公開演出紀念狀,都記錄着他在同人圈五載時光的耕耘點滴。(龔嘉盛攝)

日文「燃」跟形容可愛的「萌」,讀音同為Moe。前者常被用來說明熱血沸騰、士氣振奮的情緒狀態,形容小犬和Quidam的幹勁可謂合適不過。

爆烈兄弟於2012年成立,並在灣仔循道衛理的公益禁毒活動首次公開演出。二人一直活躍於各大專院校同人活動,如城市大學的《秋祭》和香港教育大學的《春風之約》,更不時穿梭港澳間登台,跟外地同人跨境合作。效法JP發自內心的演唱方式,台上「燃燒生命」,務求令觀眾感受動畫正面力量。同人音樂,與眾同樂,無論寫歌、填詞和演唱者都是分享喜悅,結識志同道合,一齊發展興趣,作品更上一層樓。

「玩同人最緊要開心!」Quidam指他喜歡大合唱,是最自豪的企劃:「跟不同單位如舞團合作,試下可否擦出新火花,同好之間又會加深認識、建立各種的『絆』(讀音kizuna,日文中指人的友誼紐帶)。」

他藝名Quidam原為法文詞,意指「路人」,出自雜技劇團「太陽劇團」同名劇目。主角是個自以為看透世事、覺得一切都很沉悶無趣的青年;無頭人Quidam就帶同進入奇幻世界,領略生命美妙。「此劇理念啟發到我,我以平凡的『路人』身份進入同人界,希望更多路人可參與成為一份子,永不苦悶。」

上、下:Jam Project隊長影山浩宣有份發起的Animelo Summer Live音樂節,雲集全日本不同唱片公司的動漫歌手一同演出,團結推廣日本ACG文化,甚有同人精神意義。圖為2011年當屆演出合集。(龔嘉盛攝)

小犬參與多個同人音樂項目,除了早前報導過的粵詞填詞組織弦月Project,更有三人男子歌唱組合旺角熱狗,以及即將在今年推出專輯的動漫樂隊MOE Z等等。小犬試過參與經費不高的大學同人音樂演出,表演超時,場地斷電。全無燈光同音響,小犬憑住夾band累積的經驗「執生」,即刻自彈自唱《Butter-fly》鋼琴版,「觀眾好感動,跟我一齊唱。由此事可見表演者投入感情,觀眾都能看得出,不太會計較那小小技術問題。」

「樂隊成員個個喜好不同,例如我鍾意Fire Bomber,有樂手則喜歡東方,最後我們揀了高橋優所作的勵志動畫《爆漫》的歌曲《現実という名の怪物と戦う者たち》作團歌,中文名可譯為『跟名為現實的怪物戰鬥的勇者』。」他覺得這首歌非常有意義,一句歌詞提到『遇到你實在太好』正好引申至同人文化,每個人都走在成長旅途,好感激在路上遇到如此多的朋友同支持者。

動漫音樂的未來是樂觀

高大靚仔有型的男聲優小野大輔有不少女性擁躉。(龔嘉盛攝)

「動漫歌係一種好特別的音樂,包羅萬有,有很多一般香港流行曲遇不到的風格。」小犬說,不少香港觀眾會驚訝動漫歌曲好難唱,尤其是熱血系歌曲;只是相關的動畫作品日少,主流市場傾向萌系、日常系和輕小說改編的作品。即便風格較女性化和陰柔,小犬和Quidam都不抗拒,將之視為熱血以外的新挑戰,也開始接觸niconico、vocaloid等同人音樂領域——當然會用「燃」和元氣的唱法演繹。

「一般人不會像同人動漫歌手圈子咁留意新番和文化潮流。一講起動畫,香港人通常會稱作『卡通』,只識《小丸子》和《叮噹》,新少少大路作品就只得《海賊王》同《狐忍》。」近年鮮聞粵語動畫歌曲,對推廣動漫文化無疑是不利。Quidam觀察到八九十年代本地有不少原創粵語動畫歌及兒歌,無以為繼的原因,是千禧年左右坊間開始出現負評,不少忠於原作的觀眾,往往認定粵語歌詞差過日文,「這種比較確是存在,但我個人認為好嘢就係好嘢,不分改編和原唱,只有歌者將誠意擺落去,一樣可打動觀眾。」

小犬以旺角熱狗身在防止虐待兒童會演出,獻唱新歌《一拳超人》、《進擊的巨人》和《Love Live》等新作品歌曲,竟發現小朋友都識,「係出奇的,我以為今日小朋友只會上網,原來都會睇電視動畫。只是依家動畫都冇中文歌詞,冇咗兒歌感覺。」(龔嘉盛攝)

「動畫跟小說一樣是媒介,滲入好多人的生活,不是多奇特的東西。所以請不要先入為主地定型為負面,了解多少少。」Quidam近年在「紅館酒吧」出show,期望把動漫音樂帶入大眾,起到推廣作用。「正如小犬常說,我們同人歌手都有正職,不是為錢唱歌,而是為興趣而唱,亦都好想令更多朋友享受到這種興趣。」小犬補充說:「睇動畫的人不會學壞。」Quidam認為少年時代所觀賞的作品,都具有的正面思想,只是在長大成人過程中忘卻了。同人音樂能幫助到工作繁忙的都市人警醒,在生活中重執正念。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