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運動攝影】哪裏才是最佳拍攝位置?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經驗告訴我,這關乎你對賽事的預見能力,而這預見能力跟天賦的超能力無關,而是取決於你事前有沒有勤力「做功課」…劉翔在起跑線準備就緒,然後如獵豹般衝向終點線,那頭早有無數長短鏡頭在對焦,希望拍下這欄王復出的英姿。那一刻,我是唯一站在第八個欄旁邊那記者區內舉機的攝影記者。為什麼捨棄全世界公認的最佳拍攝位置(終點線),而要選擇站在賽道的旁邊呢?
程詩詠

「應該坐邊個位影先最好?」

每回跟大眾談運動攝影,都被問及這問題。這確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例如剛過去的七人欖球賽,球場那麼大,球員都有手有腳,會跑會跳,攝影師如何選擇拍攝位置,絕對考功夫。

經驗告訴我,這關乎你對賽事的預見能力,而這預見能力跟天賦的超能力無關,而是取決於你事前有沒有勤力「做功課」。

最近參與「亞洲青年體育記者培訓營」,便跟來自兩岸四地、日、韓、巴基斯坦、伊朗、烏茲別克、蒙古等地區的體育記者,分享了體育照片Behind the Scene的故事。

應該點樣影劉翔?獨家是這樣煉成的

其中一張相片的主角,是無人不曉的中國跨欄運動員劉翔。那是2010年廣州亞運,劉翔經歷08北京奧運的黯然退出,兩年養尊處優後,再度踏上國際賽事的舞台,為來屆倫敦奧運備戰。可以想像,當時全場的目光,都聚焦在這一代欄王身上。

田徑場上擠滿世界各地的攝影記者,劉翔在起跑線準備就緒,然後如獵豹般衝向終點線,那頭早有無數長短鏡頭在對焦,希望拍下這欄王復出的英姿。那一刻,我是唯一站在第八個欄旁邊那記者區內舉機的攝影記者。

為什麼捨棄全世界公認的最佳拍攝位置(終點線),而要選擇站在賽道的旁邊呢?

我當時的考慮是這樣的:劉翔起步向來輸蝕,在正常狀態下,他一般要到第四至五個欄才追上來,到第七、八個欄,他開始超越對手,這一刻,論動作、神情、鬥志都可能是最精彩的。

鎖定第七、八個欄,你或會問,那為什麼是第八而不是第七呢?仔細觀察,從第八個欄看過去,背景正是廣州亞運的標誌,那麼,第八欄就是我當時的最佳位置了。

一張獨家照片,就是如此炮製出來。

要全心全意投入體育運動,才可預見,才能掌握,找到運動員的節奏,這就是一個運動攝影記者能為自己累積的功力。

攝影 是一個孤單而專注的過程

有時候,我甚至會在入場前給自己一些目標,一些挑戰。譬如七人欖球賽,我過去都以拍攝action shot為主,今年卻想多影sports feature,用來表達這項看似粗野,卻極其君子的運動。於是,運動員的眼神、身上散發的汗水、被踢起的草頭,就成為我狩獵的目標。

這是一個非常孤獨的過程,在鬧哄哄的球場上,你要一個人靜靜的坐着,心無旁鶩的,思考、等待、再思考、再等待。

結果,我等到一張期待已久的照片,欖球運動員身上散發一縷煙,這一般只在冬天時才出現的景象——其實是一個運動員剛噴完壓縮鎮痛噴霧,就這麼一瞬間被凝住了。

日本攝影師令我敬佩

當所有攝影師都坐在底線,你不一定要隨波逐流,你要堅信自己事前所做的「功課」,然後專心致志的,做好自己想做的事情。

記得我最初認識運動攝影,日本攝影師的專注已教我大開眼界。在球場上,日本攝影師總是滿佈各個角落,他們不論男女,身上總是掛滿重甸甸的鏡頭,一機多鏡,不交談,不八卦,從不理人家做什麼,只專注自己的view finder。

後來在賽車場上,日本攝影師的專業更令我敬佩。他們永遠是最早到場的一批攝影師,卻又最遲離開。他們習慣在開賽前遊走於賽場四周,他們幾乎熟讀場內所有的人脈關係,於是,場內任何風吹草動,都逃不過他們的鏡頭,很多極具新聞性的照片,也就由此而生。這都是我們望塵莫及的。

人人都想找「最佳位置」,我卻相信運動攝影沒有所謂「最佳位置」,只有在你所在的位置,拍得最好的照片。

【編按:相片由作者提供。】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