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女白領回村避疫記:搶閘離漢 移民生意難做要再搵工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今年1月20日,國家衞健委高級專家組組長鍾南山在接受央視採訪時表示,武漢發現的新型冠狀病毒疫情已升級,肯定可以人傳人,也正是從這一天開始,內地媒體對疫情開始進行大規模報道,疫情相關信息如洪水般淹沒了微博、微信等社交媒體,各地防控措施逐步升級,無數普通人的生活也從此改變。

如今,整整3個月已經過去,新冠肺炎疫情在內地已逐步得到控制,內地民眾的生活似乎也正逐步回到正軌。然而對於經歷了空前疫情的一個個普通人而言,生活是否真的還能回到舊日?在過去的三個月中,他們又究竟有怎樣的經歷?經歷過什麼樣的衝擊?有甚麼樣的體悟?《香港01》就此對多名生活在湖北、廣東、上海、北京的普通市民進行了採訪,寫下了他們過去三個月的人生故事,並陸續推出,將一般市民視角下的疫情故事分享給香港讀者。

在武漢擔任海外理財規劃顧問的24歲湖北荊州女孩小蘭接受了《香港01》訪問。她於封城前的1月21日「搶閘」趕回家鄉,就此在家中避疫長達3個月,期間經歷鄰居發燒帶來的恐慌,也一度因太過寂寞而違反禁令偷偷出門,至今仍因公司推遲復工等因素遲未返漢。

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影響了小蘭的事業,讓她面臨換工作的窘境,亦打亂了她往後兩年的旅行安排。對於生活何時恢復往常樣貌,她迷茫地表示尚未有答案,「很多事好像還定格在武漢『封城』時分」。

1月21日晚,小蘭出席公司年終晚宴時,家人再三打電話催促她回村。(示意圖/視覺中國)

小蘭自去年起從事現職,為客戶提供香港保險、海外房產、護照移民等業務諮詢。同在武漢工作的父母則從事建築材料批發生意,1月15日就已回鄉。1月21日(農曆臘月廿七),小蘭的公司安排了年終晚宴,但父母卻不停打電話催促她回家,「他們擔心武漢很快就封城,我再不回家就來不及了」。

然而,不願爽約的她還是決定與同事會合。用餐前,同事們都戴着口罩,如往常一樣有說有笑,但小蘭感覺到空氣中彌漫着的緊張氛圍,「畢竟漢口是重災區,而且透過看報道,大家感覺疫情好像並沒有這麼簡單」。

封城前夕「搶閘」離漢

雖然家人的再三催促令小蘭有些悶悶不樂,但她內心也隱隱擔憂疫情的發展,於是1月21日當晚,她與同事吃完飯就趕緊驅車離開武漢。由於當時高速公路並沒有設置檢疫點,加上父親在電話另一頭發脾氣,她在兩小時內就趕抵了村莊。

回村後的小蘭大鬆一口氣:「村裏地廣人稀,應該沒有那麼大的風險」。然而兩日後武漢就正式封城,村裏也實施了封路等措施,她這時才意識到疫情的嚴重性:「土堆、貨車、樹枝都成為封路工具,有點像電影情節,不太真實的感覺」,爾後開始焦慮和擔憂。

+2

1月24日(農曆大年除夕)早晨,伯父打來電話,呵責她剛從武漢回來不要到處串門,「家裏還有小孩」。她答應了,可一掛掉電話就委屈地哭了。

不過,小蘭還是很快適應了「宅」在家的生活,家中自建的三層住宅很寬敞,令她不會感到過於壓抑,每天除了看書、看電影、背英文單詞,也開始做瑜伽等健身運動,甚至玩起拼裝玩具、整理起塵封的黑膠唱片,心情漸漸好轉。至於日常生活的物資,則是由村裏的義工採購後按戶分發,或者各家向村黨支部書記提出進貨要求,到貨後大家分時間段去買。

+7
+6
+5

鄰居孕婦發燒引恐慌

直到鄰居家的孕婦婭婭從廣西回來後,小蘭的恐懼再度降臨。回村後連續數日到小蘭家做客的婭婭,沒過幾天就發燒了。而婭婭的家人則一度懷疑是否受小蘭一家感染,因為小蘭的家人剛好是他們唯一的「武漢接觸史」。

及後,婭婭與丈夫開車到縣城做核酸檢測,但因擔心影響嬰兒健康而沒有進行電腦斷層掃瞄(CT)檢查。當晚,夫婦兩人既不敢待在醫院,亦無酒店可投宿,只能勉強在車上過夜。翌日回村時,車輛被攔在了村子設置的關卡外,在寒冷天氣下,丈夫也只能找到一輛單車,讓挺着大肚子的婭婭坐在車椅上,再一步步推着單車才將她送回家。

鄰居家的孕婦婭婭從廣西回村後發燒,令小蘭感到恐慌。(示意圖,非當事人/視覺中國)

婭婭的核酸檢測結果很快出爐,為陰性,但基於對準確度的疑慮,婭婭一家繼續大門緊鎖,並讓婭婭在樓上隔離,家婆每日上樓送三餐。十幾天後,已康復的婭婭再度出現在小蘭面前,表示「就是普通的感冒」。小蘭說,雖然是虛驚一場,但也有點驚魂未定的感覺。

「宅」在家43天後 寂寞難耐偷偷出門

3月初,在家封閉43天的小蘭愈發寂寞,這時村裏仍沒有解除關卡,她終於忍不住沿着田埂走到奶奶家,「算是違反規定偷偷出門」,但見到久違的堂兄弟姐妹和侄女們,讓她欣喜若狂。然而伯父看到後,還是板着臉批評了她。小蘭覺得,伯父不是真的想趕她走,是怕鄰居說閒話,但待了一會兒後,她還是老老實實地沿着田埂走回了家。

在家封閉43天的小蘭因寂寞而偷偷出門,沿着田埂走到奶奶家。(受訪者提供)

公司復工延宕 至今仍未返漢

轉眼到了3月底,內地疫情日漸好轉,陸續復工復產,小蘭所在村作為保持零確診的「無疫村」,許多村民包括她的一些親戚都回到原本工作的城市。4月8日,武漢也宣布「解封」,逐步恢復生產經營活動,小蘭的父母觀望了幾天後便回到武漢,但告訴她,之前的搬運工人有的不敢去武漢了,有的3月底就去了外省打工,「今年工人不好找,生意不好做,只希望不虧本就好。」

小蘭原計劃在武漢「解封」當天就回去,但由於公司遲未復工,加上自己擔憂武漢的無症狀感染情況,她至今仍未返漢。「(農曆)正月初還算着上班時間,沒想到一推再推,公司的復工時間竟到了4月下旬。」

3月底,小蘭所在村作為保持零確診的「無疫村」,許多村民都回到工作的城市。(受訪者提供)

憶起抗疫至今的經歷,小蘭表示,「其實回想起來是很平淡的。宣佈封城後我每天抱着手機看新聞,後來心理壓力過大,索性不看了。當時看李文亮的新聞也哭得傷心,後來就稍微麻木一些了。如果日常不思考什麼嚴肅的問題,看些綜藝、劇集,兩三個月也就這麼溜走了。」

行業景氣不樂觀 「大家都很艱難」

小蘭表示,很多公司2月起陸續「網上復工」,她的公司也開始網上培訓不同國家的投資移民政策,她的生活也變得充實了一些。但對於這個行業目前的景氣,她直言不太樂觀,「可能要換工作,目前的工作可能會變成兼職。」

小蘭稱,其從事的投資移民規劃等業務市場不容樂觀。(示意圖/視覺中國)

據小蘭介紹,公司在疫情前期的宣傳語是「人生要有PLAN B,多個綠卡多條路」,現在國內疫情雖然平息不少,但國外又處於水深火熱之中,再加上幾個月來大家都沒有收入,維持生存是首要,考慮做理財的人也會少一些,現在海外房產項目的交易已減少,其他的投資移民專案也不容樂觀,「今年大部份的企業都會很艱難吧,大家的目標都只是『活下去』」。

不過她也表示,因為疫情,很多家庭被迫接受突如其來的生死離別,所以海外保險板塊會有所反彈,「諮詢香港保險的可能會多一些,但現在去香港也要隔離,所以實際上也沒有成交。」

兩年內旅行也取消 生活恢復仍需時日

至於生活何時恢復往常樣貌,小蘭表示至今尚未有答案,「很多事好像還定格在武漢『封城』時分」,就像她以前非常喜歡旅行,但計劃好的法國和意大利之旅,往後兩年都不會考慮了,「一是經濟因素,二是擔憂國外的排華情緒。」她也正在摸索新的人生計劃:「可能大家都需要時間走出來。」

(本文所用人名均為化名)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