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善社交?喜好獨特?你可能有亞氏保加症

撰文:黃啟宏
出版:更新:

相信大家在中學時代,總會遇到一些同學經常口出狂言、固執野蠻、社交力弱,成績卻又斐然。

我在初中時,曾嘗試和這類「怪人」交往了一段時期,但直至現在,我腦海中與他相處的片段仍然相當負面,回想他那猙獰面目,至今我仍歷歷在目。如他無故剪去我一撮頭髮,又曾用橡皮筋不斷射向我的頭,又恥笑我暗戀班中一位體型豐滿的女同學。

但有趣的是,他的嗜好是收藏當年大為流行的「寫真集」。不論中、外、日,他對每本均是如數家珍般背誦如流。當然他的朋友不多,但我心中卻敬佩他不用怎樣溫習,卻又成績出眾。

畢竟,當年社會大眾對兒童及青少年精神科認知不深,相信我的同學應該是「亞氏保加症」(Asperger syndrome)的青少年。

不善社交 不懂世故 喜好獨特 智能卻高

亞氏保加症為「自閉症譜系障礙」(autism spectrum disorders,簡稱 ASD)中的一項病症。

與普通自閉症不同,這類小朋友的語言及認知發展均屬正常,只是他們在社交方面大多出現困難,容易自我中心、不合群,甚至有時會做出不恰當的社交行為,而令人反感。如曾有病童因害怕爺爺不知何時逝世,而在他壽宴中詢問他何時過身。

另外他們亦會出現溝通困難,這與他們不懂世故,只理解字面意思,不明白內心情感含意有關。所以,大部分在寫作抒情文或作答閱讀理解時,往往會一知半解。

第三,這類孩子往往亦有特定興趣或癖好,而他們對這些興趣卻有別於常人的深入認識。例如喜歡巴士的,會深入研究巴士型號、路線。有些喜歡鐵路,有的甚至研究賽馬,或電視台內綠葉演員的名字,有的更會研究對面大樓每戶每晚開燈次數。若未能滿足這些特殊癖好,他們會常常發脾氣,甚至出現肢體衝突。

值得注意的是,亞氏保加症的兒童絕大部分屬於高智能,在學習上並無障礙,部分更對數學、電腦及科學甚有天分。不少偉人年幼時,均屬亞氏保加症兒童,如愛因斯坦。

有研究指出,全港共有約一至二萬名相關病童。由於此病並無藥物治療,溝通差、社交欠佳,更令他們在朋輩中被標籤為「怪人」,成為麻煩學生。

不少偉人年幼時,均屬亞氏保加症兒童,如愛因斯坦。(Fotocollectie Anefo,Wikimedia Commons)

親身接觸亞氏保加症少年 闖了禍卻不以為意

尤記得,當初面見來自直資名校的中一生 Eric 仔,他那趾高氣揚的態度,令我對這位亞氏保加症青少年烙下了深刻印象。

生於小康之家的 Eric 仔,為家中的獨生子。父母為生意人,他自幼都是由嫲嫲和傭人主力照顧,在校成績一向名列前茅。據父母說,最近由於他鬧情緒,在街上把嫲嫲推倒,及後途人報警,將他送至醫院,醫生診斷他患上亞氏保加症,之後再轉介至社工跟進。

神情極度肅穆的父母,很緊張的與 Eric 仔步入面談室,只見胖胖的Eric仔,戴着一副黑色粗框眼鏡,背着名牌書包,再手執一部 iPhone,不發一言,便坐在原屬於我的旋轉大班椅上。

父母解釋,原來兒子自小喜歡收集鐵路車票,聰穎的他更懂得用作炒賣賺錢,曾在一個暑期中獲利超過一萬元。

至於事發當天,原來 Eric 仔打算排隊購買限量發售的車票,可惜遲了起床,於是只有急步前往。慈祥的嫲嫲由於擔心他的安危,只好伴着他,可是 Eric 仔嫌嫲嫲行動緩慢阻礙他,忽然發惡,在街上一手推跌她。

更令人髮指是,他並沒有停下照顧受傷的嫲嫲,反之更打算獨個兒繼續前往。由於途人報警,他最終被警察逮着。深深不忿的他,只有發脾氣責罵嫲嫲生事,警方見 Eric 仔情緒激動,最終將他送院檢查。

「其實你有否想過,你這般對嫲嫲,之後可能再不能去買賣車票呢?」我問道。

Eric 仔好像很驚訝的瞪着我,之後答道:「不去就不去,反正我之前賺下的錢也夠我用了。」

「那麼我叫爸爸沒收你儲下的所有錢財吧!」我也帶點氣憤說。

「你是我誰人?為什麼我們需要聽從你的指示呢?」Eric 仔用手輕托眼鏡並回答。

爸爸媽媽全程只是坐在旁冷眼旁觀,我唯有邀請 Eric 仔離開,以便單獨和父母解釋亞氏保加症的詳細病徵。

父母懷疑病症 怕標籤不求助

父母對我所言很明顯抱有懷疑態度,我直覺更感到爸爸好像在竊錄談話。他們只有在聽到亞氏保加症兒童大多十分聰明時,表現得較為雀躍。及後我詢問,能否主動聯絡學校社工,以進一步掌握 Eric 仔的情況,爸爸只是淡然回答:

「社工,我仔仔成績一向不差,只是可能朋友不多。既然你也說,此症無藥可治,那麼你們的工作還有什麼作用呢?若你再向學校通報兒子的病況,只會把他標籤吧!」

於是我唯有向爸媽說,日後若有需要再聯絡我。

臨走時 Eric 仔把 iPhone 放回褲袋時,不慎把袋中的 5 元硬幣掉在地上,出奇的是 Eric 仔裝作沒有反應。於是我問道:

「Eric 仔,你掉了 5 元硬幣在地上呀!」

「我知道呀,但我從不執拾掉在地上的任何物件。」他毫不在乎地說。

「好,那你即是扔掉垃圾了。」我也按捺不住心中怒火。

這時,Eric 仔忽然拿起放在檯面的一張紙巾,然後用來包着手,拾起地上那 5 元。之後「砰」的一聲,把它掉在垃圾桶內,更洋洋自得:「這沒有問題了吧?」

無藥可醫 耐心和管教技巧最重要

很明顯,Eric 仔父母未能接受他兒子有特殊需要,而繼續施予偏向放縱或逃避的管教方式,直接令 Eric 仔行為問題惡化。

至於當年我同學的父母,則由於學識低微,根本完全不掌握兒子的問題。聽說那位同學在大學一年級那年,於香港大學一間非常古舊及出名着重宿生團結的宿舍寄宿。由於社交差,很快便被宿友排斥及恥笑。未嘗過失敗的他,因而患上嚴重情緒病,在休學一年後,最終也未能畢業,自此在茫茫人海中銷聲匿跡。

教導亞氏保加症兒童,需要很有耐心,父母往往要執着他們每句說話或行動,來指導他們如何處理以避免得罪他人。另外,在管教上亦需很有立場,不可太嚴苛,卻又不能軟弱。

正正由於此症無藥可醫,因此父母對該病症的了解,及調適相關管教技巧,顯得至為重要。

(本文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