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節】被老師指冇得救 媽媽力撐女兒追夢:她很有用不是垃圾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每當小孩有新想法,總是希望得到家人的認同,然後上一輩卻未必能理解小孩的新嘗試。很多青年在開創新路向時,常形容家人的態度「不反對便是支持」,而這位媽媽卻身體力行的去撐女兒的手作事業。

現年30多歲的阿包與「垃圾」關係密切——小時候因為「坐唔定」、成績不好和做事三分鐘熱度,被小學老師評為垃圾、被中學老師指無得救;長大後無意中認識到海玻璃和升級再造,5年前由零開始自創手作品牌,阿包形容這品牌是「當垃圾遇上垃圾」,而一直陪伴在旁的媽媽卻挺起胸膛的說:「我的乖女不是垃圾!」

攝影:高仲明、部份由受訪者提供

一頭做事三分鐘熱度的牛

在共享空間Trial and Error Lab內,阿包製作的海玻璃飾物放滿整張工作桌,有由多塊碎玻璃合併而成的鎖匙圈,也有與木頭或金屬線結合而成的頸鍊,記者提意阿包教媽媽製作一件飾品,她便拿出12生肖的圖案,說要教媽媽移印。

「你先選個圖案吧。」
「我要一隻牛!」媽媽亳不猶疑的回答。「因為阿包屬牛,這樣便可以經常『掛』著女兒了。」
記者打趣的問阿包的性格會否也像牛一樣呢?「會呀!她很牛脾氣、硬頸,不聽別人意見!特別是中四、中五時的反叛期,經常看她撞板,選錯路了兜了大圈也不自知。」

媽媽特別喜愛這與銀線纏繞而成的飾物,因為像她和女兒親密的關係,也像女兒般古靈精怪:「這些圈每個都不同,就像阿包滿腦子新想法。」

開了話匣子,媽媽開始細數阿包小時的三宗罪:「她坐不定,行路又慢、吃東西又慢,做什麼都很慢,別人都抄完手冊放學了,她還在寫,從幼稚園就開始被老師投訴;學英文、學溜冰、玩跳繩也是三分鐘熱度,連玩玩具也是碰一碰便轉移目標。」除了缺乏恆心毅力,媽媽更說阿包喜歡「搞搞震,無呢樣搞呢樣」,經常在街上把大大小小的枯葉拾回家,當是寶貝般用瓶子收好。

說著說著,她們已完成移印的第一步驟:把剪下來的圖案貼到海玻璃表面。待乾透後便沾濕手指,輕輕的把半層紙張擦走,透出底下的圖案,記者也取來一塊嘗試,發現這步驟非常講求耐性,不能擦得太快太用力,否則便會擦掉圖案,其力度就似為嬰兒塗潤膚霜,如指印般大小的圖案,卻要擦上近十分鐘,「我沒想過阿包會有如此的耐性,可以坐這麼久。」媽媽這樣說。

+4
+3
+2

放棄設計T-shirt時,阿包耐心地向媽媽解釋發現自己只是一時衝動,實際做起來才知在這方面根本一竅不通,亦沒有考慮到市場喜好,再做下去只是倒錢落海,而且只是暫時放棄,讓媽媽明白阿包當時是經深思熟濾,不是隨隨便便又轉換目標。

工作數年後,阿包開始生出做手作的念頭,在媽媽角度來說,當然以為她又是三分鐘熱度。約7年前,阿包決定推出自家T- shirt:「既然人人都要穿衣服,又看到很多人把自己設計的圖案印上衣服便能做生意,為什麼我不能試試呢?」然後她買回大量純色衣服和熨畫機,打算大展拳腳,卻在兩個月斷然放棄。不久她又從沙灘拾回一堆玻璃碎片,嘗試把碎片升級再造成飾物,我狐疑媽媽看見這情況不會擔心嗎?阿包自認過往為人的確容易放棄,但自從24歲時考取青少年獎勵計劃(AYP)金章後,已漸漸改變自己在媽媽心中的形象。

體會堅持的回報

在24歲時,阿包決定參加AYP考核,打算考個獨木舟教練牌,即使讀不到大學,也能有一技能糊口。因為參加者年齡上限為25歲,對她來說亦即機會只有一次。在一年多的課程和考核期,阿包每星期有3至4天都往外跑,接受行山、獨木舟、風帆等各種訓練,為了應付密集式的課程,阿包不上全職,只做兼職工作,在媽媽眼中當然不可理解解。最後阿包成功取得金章:「我發現原來堅持是會有回報的。我跟媽媽說,AYP每年取得金章的人比大學畢業生少,雖然我讀不到大學,希望這金章可以彌補。」

雖然阿包有不少三分鐘熱度的往跡,但媽媽仍願意支持她的轉變。

 

因為阿包這一年堅持不懈的練習,讓媽媽漸漸對她建立信心,雖然完全不認識海玻璃,也不知道什麼是市集,但仍願意相信她:「看到她每個周末都往外跑,不再浪費時間,後來又有報導,便漸漸有一點信心。」了解到阿包正在做甚麼後,媽媽也嘗試支持她的工作,跟女兒一起去沙灘拾原材料、在家一起當工廠妹,又或帶同食物到市集與女兒一起擺檔,阿包指媽媽的支持尤其重要。

「其實媽媽在海玻璃一事上算是盲撐,因為她根本不認識手作和市集,但每次我給她看新設計,她總是稱贊。」阿包指每次媽媽去市集幫忙都不只陪伴,總會帶上食物,希望她工作之餘亦不會餓壞肚子。亦會花心思去認識海玻璃,再努力跟客人解說:「在擺檔上媽媽幫了很多,除了會幫忙教工作坊,亦會替我擋去愛挑剔的客人,有些客人會過份地評頭品足,作為製作者會心想『唔買就過主啦,唔好係度呀之呀左啦』,但媽媽會耐心地解釋海玻璃的價值、這不是垃圾,是升級再造,很環保和有價值的飾物。」她特別記得第一次教工作坊,因為沒有經驗,以為一人也可處理,誰知實際上人來人往,一對手根本不能同時應付,幸好當時媽媽一早自願來陪伴,才能即時下場幫忙,幫讓工作坊順利完成。

是蠻牛還是千里馬?

阿包在介紹自己的品牌Seaglassjewelry852時,形容為「當垃圾遇上垃圾」。媽媽回憶在小學時,因為不是乖巧的小孩,被老師評價為垃圾、無得救;中學時升讀頗有名氣的學校,卻因根基不好而難以追上課程,被老師婉轉地說她沒救了,轉去其他學校吧。雖然這些說話都由媽媽接受,但敏感的小孩又怎會察覺不到師長對她的嫌惡?「如果你不認識海玻璃、不知有何用途,在沙灘看見時只會以為是一件普通垃圾,會拾起來丟過或就此離去,這跟我小時成長經歷很相似,沒有人留意我,沒人發挖和欣賞,放到社會也只是平平無奇、亳無作為的人。我想讓市民看到海玻璃的價值,而海玻璃也讓我得到社會的一點點認同,因此便有這品牌出現。」

 

這圓型吊嘴原本是瓶口扭蓋位,從彎彎曲曲的瓶口推想,大概是因為製作過程中出了差錯,品質有問題而被丟棄,但媽媽卻一看愛上,請求阿包幫她做成飾物。

記者問媽媽,認同阿包也說自己是垃圾嗎?「我覺得阿包不是垃圾。」一直掛著笑容的媽媽忽然認真起來,一臉嚴肅的說:「在我心中她是很有用的,雖然常常三分鐘熱度,但她是個乖乖女,也願意幫人,對社會也有建設性。」

創立Seaglassjewelry852 五年間,阿包平日有正職在身,周末便到工作室埋首工作,「這是我第一個成功的堅持,媽媽也很難得看到我堅持這麼久,又認同我。」良駒易得,伯樂難求,在家人的支持下,小孩總有機會成為獨一無二的千里馬。

+4
+3
+2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