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三子女皆有特殊學習需要 媽媽:科科肥佬校方不允許留班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誰不希望自己的子女能健健康康,快快樂樂地上學長大!但當子女上學後,每天回家都以淚洗臉,作為媽媽又會如何面對?劉女士育有三名子女,分別就讀小六、小四及小二,他們各有不同的學習問題,但惟一的共通點,便是都在同一所小學裏,每天過着不愉快的校園生活。

不願上鏡的劉女士 (李紫銘攝)

劉女士是一位單親媽媽,靠著每個月約八千元的單親綜援過活,曾經想過子女上學後可以去做兼職幫補家計,但最終都難以抽身,去照顧三名有特殊情況的子女!現時就讀六年級的大仔患有過度活躍症以及亞氏保加症;二女有讀寫障礙以及懷疑有過度活躍症(將會排期診斷);年紀最小的妹妹則患有嚴重焦慮以及輕度自閉症。劉女士的子女在學期間,不但受同學欺凌,學校老師的處理手法也有問題,任教數學的老師試過將兒子帶到高年級課室,當眾斥責他的不是,令兒子自尊心受損,對此劉女士感到十分無助:「學校只是想他們走,如果有一天,我三個小朋友被逼到輕生,誰可以還我三名子女!」。

大仔在學被欺凌 難以察覺全因亞氏保加症

在兩年前,劉女士大仔就讀小四,她發覺兒子整天回家又哭又鬧,懷疑被言語欺凌,告知老師後反被指其「講大話」!劉女士表示:「學校當然不知道我兒子被人欺負,因為我兒子有亞氏保加症,有什麼事情都會在外人面前壓制,但我是他最信任的人,他一回家便會向我哭訴,有時還會自己躲在房間中落淚!」

大仔因為亞氏保加症的問題經常要向學校請假覆診,試過有一次在早會期間,同學對兒子說他是「垃圾、隱形人!」被同學言語欺凌,令兒子很不開心。

圖片非當事人 (VCG圖片)

感覺自尊受損

患有亞氏保加的人多會壓抑自己情感,因此大仔即使在學校遇上多不開心的事情,都會回家才發洩情緒!但試過一次,亦是惟一的一次在學校大哭,是因為他被數學老師責罵,他在課堂時表現欠佳,下課後因而被那位老師帶到高年級的學生面前斥責他的不是,兒子的自尊心受到嚴重傷害。

二女主科通通不合格 最後議員介入才成功留班

劉女士憶述二女在幼稚園時期已經確診有讀寫障礙,完成K3後,連26個英文字母都未學懂,只能由A背到H,當時選擇與大仔讀同一所小學,是因為該校當時情況未如此惡劣。但一如所料,二女是完全跟不上小學課程,默書考試最高都是5-6分,但竟然奇蹟般地順利升班。劉女士認為學校此等做法有如「送瘟神」,不斷逼自己將女兒帶回上學,達到一定出席率,然後強行升班,當時二女由小一升小二劉女士已經極力反對:「我一早和校方表示,我女兒小一已經跟不上,強行把她升到小二根本聽不懂老師在說甚麼!」

二女到後來升小三時,學校仍不允許她留班,劉女士最終到小三升小四時,找議員介入事件,校方才答應其女兒的留級要求。

而劉女士說,二女除了在考試主科時,因為有學習障礙會去其他班房作讀卷等的特別安排,以及平日的功課「星星」題可以不做外,平日的測驗、默書都和正常學生一同處理,而學校只有功課班,沒有所謂「補底班」,加上她一直以來也跟不上程度,但學習內容卻一年比一年深,放學後劉女士即使花盡多心力去教她也無補於是。

細女一見老師即哭 壓力巨大令身體出事

劉女士雖然知道該校的作風已大不如前,並不打算幫細女報讀此所學校,但最終仍獲派此校。有一次上英文課堂,細女舉手示意想去洗手間,老師亦批准,但當細女回到課室時,卻被老師指她上堂時去洗手間,因此要罰站。自此,細女便很怕英文老師,更和媽媽哭訴「是否升了小學後,就不能上堂去廁所了?」

劉女士生氣得找學校理論:「我不介意老師處罰女兒,但老師事前沒有說明上廁所後要罰站,批准了我女兒上廁所又莫名其妙地罰她,是難以接受的事!」

當時校方亦承認是該名老師處理不當,細女亦花了很長時間才能重回課室,可惜細女不久後又遇到另一名英文老師,當眾把她的功課全部擦掉,原因是字太醜!細女再次承受不住打擊,出現壓力性便秘、頭痛等徵狀,最終要醫生出信,獲豁免上英文課堂,更誇張的是,女兒在考試期間,該名英文老師只是在課室窗外走過,都已經令她泣不成聲,可想而知當時的事令她留下了巨大陰影。

曾被學校告「虐兒」 社工跟進表示一看便知道不是

劉女士表示,有次和細女覆診,多了一名男子在場,自稱是醫務社工,因學校和教育局認為細女在校經常叫「肚餓」以及沒有購買書本,便上報劉女士疑似虐兒,而他則是來跟進事情!而書本一事劉女士則表示因為當時援助金未到手才延誤。

該名醫務社工和劉女士說,校方和教育局的指控其實不構成虐兒,但可以是疏忽照顧。不過經觀察後,醫務社工認為劉女士不像是會虐兒的家長,通常真有其事的個案,小朋友聽到媽媽兩個字已經害怕。劉女士更說:「社工看見細女很愛粘著我身邊,當時已經知道學校的指控應該是有問題的。」

其後醫務社工相約校長、學校社工以及教育局職員到劉女士住處進行家訪處理事情,但最終只有醫務社工到場。

圖片非當事人 (VCG圖片)

嘗試為女兒轉校 SEN學生處處碰壁

雖然大仔今年升中一終於能離開「傷心之地」,但劉女士仍然希望兩名女兒能轉校。劉女士則表示曾向教育局區域教育服務處尋求協助,但該處只提供一些有可能會收女兒的學校名給自己,然後自己便需親自敲門,但每次都無功而還十分無助,更試過有一次敲門失敗後,該校女書記告知,部分學校對SEN學生缺乏支援,希望這些SEN學生自己轉校,或是快快讓他們升班離開,所以寧願不收,也不做這種學校。目前劉女士仍在努力為兩名女兒找學校,以屯門區為主,元朗也是考慮區域之一,但仍未成功。

而記者就劉女士的個案向教育局查詢,該局回覆指「家長應親臨就近的區域教育服務處尋求學位安排支援服務,教育局職員會儘力協助他們的子女轉校繼續學業。」

 

教育局回覆記者關於轉校的疑問

同校SEN家長:校方支援有幫助 但各家長期盼和需求不一

另一位子女同樣就讀與劉女士子女同一所學校的家長Flora指,孩子在入學前有言語發展遲緩問題,有向校方申報,目前小朋友即將升小二,成績中規中矩,學校有定期安排言語治療師協助其小朋友,她坦言學校雖然有SEN支援,但每個家長的要求都不同,加上自己小朋友不算嚴重,對她自己而言,校方目前的支援已有成效,孩子的確有進步。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 家長及嬰兒訓練服務總主任 梁麗芬女士 (受訪者提供)

融合教育欠透明 家長不知道有何支援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發言人梁麗芬女士指出,融合教育推行逾二十年,透過教育局提供多項資助予學校推行校本支援服務。但卻有不少家長反映兒童升讀小學後的情況,部分小學所提供的校本支援服務透明度和服務模式都非常參差。

香港基督教服務處智愛家長會於去年12月至今年1月以問卷,訪問114位SEN子女9月入讀主流小學的家長,約八成半(86.7%)受訪者認為學校於實踐融合教育的措施仍未具足夠透明度,家長表示不知道子女升小後所獲的支援屬何種級別;多於七成(71.7%)的家長指校方沒有途徑讓他們參與討論子女的學習情況、近一半(48.7%)受訪家長反映學校沒有安排專責職員與他們聯繫、 超過四成(40.8%)表示學校未有聆聽他們或兒童的需要。

家長希望校方提供進度報告

很多家長不知道學校能提供甚麼程度的支援給有需要的SEN學生,梁麗芬女士指主要是教育局一直讓主流學校自行以校本方式實踐融合教育,只提供《全校參與模式融合教育運作指南》鼓勵學校跟隨。教育局至今仍未有規管學校必須向家長交代其子女所獲校方安排的支援服務。

VCG圖片

老師欠專業知識 容易誤解學生及家長管教不力

根據教育局「照顧有特殊教育需要學生教師專業發展」文件,至2015年2月,只有30%公營普通學校的教師已接受了 30 小時或以上有系統的特殊教育培訓。在本年3月至4月有機構以問卷訪問五百多位小學教師,大部分受訪教師都認為自己了解專注力不足、讀寫障礙學生、自閉症等特殊教育需要學生的特徵,不過只有約一半人表示掌握支援這類學生的技巧。

梁麗芬指缺乏相關培訓會導致老師難以理解學生行為背後的需要,亦容易誤解學生的行為是不聽從指示或者歸因為家長管教問題。 再加上缺乏有效技巧處理學生問題時,令部份老師感挫敗而選擇不理會學生。再加上現時學校課程內容緊密,老師需兼顧不少行政或課外活動,難有空間為照顧個別學生的差異、建立正面的師生關係、檢視課堂設計和教學手法及與家長作更好的溝通。

學校家長欠溝通 SEN家長憂子女被校方嫌棄

梁麗芬指暫時未收到SEN家長被校方強行升班盡快送走的個案,但家長群間的討論中的確常常有反映過這種擔心。家長會認為這源於與家校溝通不足有關,若是校方與家長能持續就兒童學習進度及支援作交流及溝通,定時給予家長兒童學習支援的報告,相信雙方均會對兒童的學習進度取得較一致的共識,不會導致上述情況出現。若教育局能着力為家校溝通作多一點的推動,有效移除家長的疑慮或誤解,相信可減低此等情況的發生。

《香港01》App,瀏覽更多親子資訊,
立即下載: https://hk01.onelink.me/FraY/hk01app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