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N】自閉男生因G-Dragon而改變 赴韓參加練習生面試屢敗屢戰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追星,大概是所有年輕人都有過的經歷,看著喜歡的演藝人表演時發出的光彩,期望著自己某天也能如此被看見。可是,這念頭在大人眼中總是不切實際,與其花時間去看演唱會,不如多做兩本補充練習吧。

Joey媽媽和她三個小孩卻都是「追星一族」,自7年前認識到韓國男子組合Big Bang後,追星便成了一家四口的家庭活動。追星除了讓她們有更多共同話題,也改變了患有自閉症的兒子Hody。

14歲的Hody在K3和三年級時先後確診患有讀寫障礙和自閉症,因能力所限、總不能完成功課而變得消極,看Kpop而認識Big Bang後,被團中成員權志龍(G-Dragon,下稱GD)的故事感染,不但變得積極,更成為他努力的目標。三年前一家人前往韓國看演唱會,當時有演藝公司的工作人員表示Hody的形象很適合,邀請他去參加練習生的面試……

攝影:吳鍾坤、李欣愉、部份由受訪者提供

Hody在K3和三年級時先後確診患有讀寫障礙和自閉症。

我希望多些人了解自閉症,希望大家能在他們的角度思考,認識他們更多,他們同樣有能力,向自己的夢想出發。
媽媽Joey

在自閉症的光譜中,同一個症也有動靜之分,而Hody是屬於典型的一種,「從前只覺得他比其他小孩文靜和慢熱,碰上陌生人時更寡言,除了說話組織能力差一點外,其餘發展都跟同齡人沒大分別。後來確診後才知道他愛排列玩具車、看車轆轉、救護車車燈閃動、執著於物品的擺放,都是症狀之一。」在媽媽眼中,Hody不但不比人差,甚至比同齡人更聰明,例如兩歲多時已懂得一件物件的中文、日文和英文,而且記憶力和數學亦不錯。

為何努力總是沒有回報?
升上小學後,功課量甚多,有嚴重讀寫障礙的Hody連抄寫也非常有困難,十件功課中每每只能完成兩件,花盡力氣時間後換來的只是手冊上一個個「欠」字:「對Hody來說,他有努力過、試圖交功課給老師,但老師總是不滿意,便開始放棄,認為自己甚麼也做不到,後來更沒動力嘗試新事情。」

偶像權志龍成為Hody的努力的目標。

偶像的力量
7歲時,Joey為Hody和哥哥報名參加韓風舞蹈班,當時大家對韓流、Kpop都是零認識,下課後便一起上網看Kpop音樂MV,因而看到Big Bang與另外一隊女子隊合合唱的歌:「畫面上有9個人,但Hody偏偏就只看到穿粉紅色衫的GD,可能因為他從小就喜歡粉紅色。然後他就喜歡上GD,我就喜歡了另一個成員T.O.P,就這樣開始了一家人的追星生活,哈哈!」迷上GD後,Hody翻看相關的影片,其中一段是Big Bang的「出道實錄」,內容講述GD在8歲時便當上練習生,11年間學習作曲、唱歌及跳舞,為了出道成為藝人而所做的努力。

Hody看到年紀輕輕的GD已懂得創作,只覺得他「好叻」和很努力,Joey問他想像GD一樣嗎?他點頭,Joey又說:「那麼你便要像GD一樣很努力才可以。」Hody又是點點頭。自此,Hody便180℃大轉變,變得不再懼怕陌生人,也願意參與一些未嘗試過的活動,Joey回憶過往Hody十分害人多擠逼的場所,經常因為電梯、巴士太多人,上不了需要等下一架,等著等著便遲到了。現在不但能去看演唱會,有觀眾希望跟他合照時也不抗拒,甚至有記者拿著咪高峰和攝錄機訪問他,Hody也能對著鏡頭給予反應,「這已是非常大的進步。」

三年前,一家四口到韓國看演唱會,期間有人自稱是娛樂經紀公司Big Hit員工(人氣組合防彈少團所屬公司),表示Hody的形象十分適合,並邀請他面試。Joey回憶當時甚麼也沒準備,在工作人員的要求下嘗試了唱歌和跳舞,後來公司回覆指Hody現在不太適合:「他們希望能保持聯絡,看看Hody長大後有何轉變,我以為這只是客套說話,誰料大半年後他們問會不會再去首爾,而碰巧我們又準備再去看演唱會,便有第二次面試。」

自閉兒也能進步,只是需要多一點時間
綜合兩次面試,對方指Hody唱歌時聲音太小,跳舞也不夠力量,的確他並沒受過任何訓練,表現不佳也是意料中事,「公司說今年4月會到香港海選,希望我們再試一次。如果換到香港,第一次面試時表現不理想,應該便不會再給予機會,但韓國公司卻給了三次機會,在香港是幾乎沒可能。」

雖然連媽媽都客觀地認為Hody的唱功不佳,但每次練習,他都投入其中。

為著三數個月後的第三次面試,Joey讓Hody上唱歌班和跳舞班,希望能比之前有更好的表現。記者跟著他們一起上課,在前數堂Hody進度緩慢,即使領口夾著收音咪,卻還是一點聲音也收不到;跳舞時手腳也放不開。再過數堂後,Hody漸漸熟習,能記下所有舞步,也不再「手軟腳軟」;唱歌時也變得大膽,不用咪高峰也能聽見。

雖然Hody的進步明顯,但Joey卻對第三次面試沒有太多期望,甚至「打定輸數」:「因為懂唱歌跳舞的人很多,而Hody這兩方面的確不太出色。即使韓國方面多次表示很喜歡他的外形,但他的確有所不足、不擅長說話,他們簽一個藝人是要做生意、賺錢的。」雖然如此,但Joey仍然讓Hody嘗試,每一堂課都陪伴在旁,像塊「翻譯年糕」般互相轉達老師和Hody的想法,找出適合他的學習方式。「因為這是他的希望,如果他想做好一件事,是不應該放棄的,只要盡了力、不後悔就可以了。

因為突然被請求在跳舞室唱歌,Hody「發作」了,就這樣坐了半小時。然後用了一星期去適應。

臨近第三次面試時,老師建議Hody來一次模擬練習,把自我介紹、唱歌、跳舞一併採排,他卻忽然完全不說話,就坐在地上什麼也不說,任大家怎樣哄和誘導都沒任何反應,Joey形容他在「發作」:「因為他習慣了在跳舞室排舞,我們突然要他唱歌,便一下轉換不來,又表達不到他的想法。」然後相隔一星期後,Hody把這慣性調整過來,最終能在跳舞室完成整個採排。

為何要自閉兒走常人的路?
確診患自閉症後,學校或醫院會提供相關的訓練小組,如言語治療、社交小組,但Joey認為這些訓練只是企圖「矯正」自閉兒的行為,逼自閉兒走常人的路,而非站在他們的角度去給予幫助。「那些訓練都不太實際,與生活無關,自閉兒需要實在的累積生活經驗,例如這次等待面試時,Hody看到很多比自己厲害的人,明白要付出更多努力,才能實現夢想,也學到如何克服緊張、面對陌生環境。所以即使不能入選,已經是很好的人生經驗。」

Joey猶如是一塊翻譯年糕,把老師們的意思翻譯成Hody能理解的語言。

是否有樂器證書並不代表Hody的演奏能力,因為喜愛音樂,他獲得不少的演出機會。

Joey的家有爵士鼓和鋼琴,原來都是Hody的興趣之一。有音樂天份的他小一時便開始接觸鋼琴和爵士鼓,但因他十分慢熱,而且不是每個老師都有耐性,數年來換了多個音樂老師,因而令學習進度緩慢:「他要花較多時間去觀察、熟習一個地方和陌生人,才能以點頭搖頭來給反應。」

Hody彈奏一曲後,記者問他現在考到多少級呢?Joey卻說並沒有考過鋼琴試。「他懂得看和寫樂譜,但只想彈自己喜歡的歌,不能按傳統循序漸進地學習,而且亦難以與考試官首次見面便按要求演奏。」而Hody對音樂的興趣,亦不需要用一紙證書來證明。

因為執著,Hody每次都要玩至破紀錄才肯離開。

玩物不一定喪志

最近潮流興玩「食雞」(射擊遊戲),記者也和他們來一鋪,在神槍手Hody帶領下,命中率幾乎是零的記者也成功勝出,回想當時Hody在冒險樂園玩籃球機的情況,我問會否考慮參加電競或射擊隊、能發揮他眼界的活動,Joey表示已報名了青年射擊訓練班,如表現出色更有機會入選港隊,只是取錄人數不多,要看抽籤結果。訪問後數天,Joey開心地跟記者說Hody被抽中了,獲得另一個機會發揮所長。

追星、打機、流漣冒險樂園,這些在許多人眼中都是玩物喪志的活動,但Hody卻從中克服自閉症的局限,找到自己的方向。

很多人說發明星夢不好,又不能吃飯,不要再發夢了。但其實發夢很好,代表有機會做自己喜歡的事,長大後回想,亦會因為有努力過而不後悔。
媽媽Joey

香港01 App下載連結:https://hk01.onelink.me/FraY/hk01app

Hody的妹妹同樣患自閉證和讀寫障礙,來看看她的故事:
​【沒有零分】媽媽為讀障小孩爭取默書加分制:不想小孩永遠是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