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學】自組親子學習 倡低成本體驗 發起人:教育是家長的責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歲上N班、3歲上幼稚園,每個小朋友的學習路徑似乎都一式一樣,朝着「品學兼優的模範生」模樣長大。「在教育體制中,好學生只有一種,成功的定義只有一個。」媽媽Carrie身兼小島學園董事,一直和陳葒校長並肩嘗試在香港走出不一樣的教育路。「我跟陳校長說,我想做一個低成本的共學平台,他二話不說就答應,但這條路不易行,我也哭了好幾晚。」

要帶領孩子走出體制外,共學團一直在做的不只是讓孩子邊玩樂、邊學習,更多的是需要家長觀念上的轉變、學習和參與,了解自己才是教育孩子的最好老師。

攝影:龔嘉盛

媽媽Carrie嘗試帶領有心的家長走出現行教育體制。

「每期都有家長問:『我冇乜專長喎,我可以教小朋友乜嘢呀?』。」育有一子的媽媽Carrie說,身為小島學園的董事,也是小島學園「小兒科」共學團的搞手,「其實活動並不是最重要,而活動中也會有些孩子不感興趣,自顧自去玩耍,但我希望家長能明白教育不一定只是老師的工作」。

跟「小兒科」入農莊 體驗「共學」

記者跟隨Carrie和參加「小兒科第五期」的10組親子,在一個平日的下午進入農莊進行活動。農莊的主人Aaron叔叔帶家長和2至5歲的孩子們認識各種農場的植物、餵飼場內的山羊和家豬,即使小朋友喜歡路邊的野花想要採摘,他也任由孩子玩樂去。「一般在公園裏當然是不能採摘花朵,但我農莊的花下星期都會掉到地上去,給他們採摘也沒什麼問題。」Aaron叔叔豁達地說。

+4
+4
+4

小朋友拿着製成品遊玩。

然後,其中一位家長準備了小手工,邀請其他媽媽和孩子一起利用廁紙筒和雜誌紙,製作簡單的燈籠迎中秋。茶點時間時,Aaron叔叔也和孩子們說故事和唱遊。部分小朋友對活動沒有興趣,便到一旁去玩滑梯,偶爾也會為搶玩具而爭執和哭鬧。

看似不如學校般有秩序,小朋友也是按興趣自己決定是否參與活動,,這樣的學習方式看來十分混亂。「去辦這個共學團,主要是啟發家長。」Carrie解釋說:「小朋友在一起會混亂,也不是每件事也有興趣,而父母都要學習包容不同孩子的差異,接納每一個小朋友。另一方面,也能理解孩子和他人學習進度有別,不一定是老師的責任問題。」

盼能低成本 踏出體制第一步

回想開辦共學團的目的,Carrie說「體制是一隻大笨象」,如果想擺脫原有的教與學方式,可謂牽一髮動全身,「老師、家長、校長、政府,還有無數歷史遺留下來的舊處事規則,憑一己之力能做到的太微小」。她希望透過「共學」的方式,把教養的責任重新回歸家長的身上。拋開專業的包袱,即使家長認為自己「沒什麼專長可以教到小朋友」,但從簡單生活中與孩子互動,不需跟從育兒專家的意見,也能設計出合適自己孩子的學習遊戲。

而她留意到,坊間也有不少家長渴望走出現行的教育體制以外,不過自發的群組多數不了了之,機構籌組的每月收費動輒上千元,並不是一般家庭能夠負擔,政府更沒有任何資源支援,「在家共學」似乎只能是中產家庭的玩意。去年暑假,她把心中的想法告訴陳葒校長,他願意支持她的想法,並說:「你搞吧,我信任你,你自由發揮吧!」

「小兒科」初起步時並不容易,她不了解家長的難處、規則和權責訂得不夠清晰、家長也是理念不一,因而接收了不少投訴。「共學團的家長參與度很高,不如幼稚園般家長和老師角色能清晰分割,溝通不足下,便大家都弄得不愉快。」她為此哭過幾晚,中途又要面對尋找合適場地、家長因種種原因離開,又經歷自身家庭的壓力,讓她不禁問自己是否要繼續下去。

Carrie:這是一場溫柔革命

「雖然家長不斷人來人往,但見到不少家庭因為這個平台而有很大得着,對自己和孩子的教養態度也不同了,很是感動,就又繼續做下去了。」Carrie說。

她形容「小兒科」這是一場溫柔革命,讓香港家長不用付高昂的費用,也能嘗試走出體制外。現時參與「小兒科」的家長,只需要付出500元便能一起遊玩3個月,享受繪本閱讀、Messy Play、幼兒煮食、社區探索、種植、感官刺激活動、唱遊等等的活動,而且達到9成出席和義務主持2次活動,更可以退回300元,實際上參與費用只需200元。

Aaron叔叔。

費用低廉,只因革命亦有同行者,就如農莊的主人Aaron叔叔。他育有兩子,原職是中學教師,看到很多孩子在行為上出現問題、性格自我中心、愛發脾氣等,尋根究底與家庭脫不了關係,「可能是父母與孩子溝通的時間少,不懂表達情緒」,到了中學,教師能夠做的都只是「補救工作」。於是,他想可不可以從「源頭」入手呢?他留意到,進入農莊的客人大多注重親子關係,「當家長緊張小朋友的成長,孩子的行為和情緒均會較為穩定,遇到困難也不輕易逃避,也會和家人商量」。

他的農莊現時免費每周開放一天,讓「小兒科」的家長和孩子進去認識大自然、去玩,以及接觸陌生的環境。「我在非繁忙的時間,輔助一些基層家庭擁有更多親子時間,我也會向他們分享我的經驗和心得。」

+2
+2
+2

參加過兩期小兒科的羅太,指大女有上幼稚園,但每星期也會帶女兒到小兒科,親親大自然,她自己也能學習到不少育兒知識。

面對障礙:缺乏場地、義工

Carrie指,現時「小兒科」缺乏市區的場地提供,希望有閒置空間讓家長和孩子進行不同的活動,也希望有義工能協助「小兒科」的行政工作,甚或有經驗指導家長主持活動。「期望多幾個我,可以分開帶18區(共學團)。」Carrie笑說,現時「小兒科」每周2次,一天上午在市區、一天下午在農莊,雖然未能像幼稚園般一周五天持續舉辦、找到恆常參與的家長亦不容易,舉辦的地點也未必能遷就所有家長,但她仍一步一腳印地走下去,盼把「革命」一點一滴地累積下去,為幼兒教育走出新的路向。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